论“文艺青年”

不知从何时起,“文艺青年”这个标签式的称谓就开始在社会上流行了。大凡喜爱文化艺术的年轻人,都可被称之为“文艺青年”,甚至包括那些喜欢泡在独立咖啡厅里读鸡汤,而与文化艺术毫不沾边的人。因而,文艺青年被简单粗暴地贴上了三个标签:书、咖啡和人文主义精神。书和咖啡都是任谁都可立即上手的,但人文主义精神为何物呢?没关系,这种虚无的东西说说便可,不必认真。毕竟没人会深究你是更富于人文主义精神还是马斯克主义精神。

所以,即便一个人只有小学文化,即便他/她脑子里想的除了陌陌艳遇就是白马王子霸道总裁,只要拿上本不论贴着什么标签的文化垃圾,跟风听听已经火起来的宋老师和麻油叶,举起不知从何处借来的忧郁吉他,或是心血来潮够得的单反相机,再苦大仇深地于各种社交媒介上感叹生活、感叹友情、感叹未知或已知的爱情,就会立即被称作不知是褒义还是贬义的“文艺青年”。因此,文艺青年这个词,很快地,就如同瘟疫一般在网络上传播开来;而文艺青年的数量,则以比癌细胞扩散还要迅速的趋势增长着。就连如今的淘宝店,也迎合着广大“文青”的口味,在自己的商品描述中,添加上“文艺青年”的关键词,以便那些新晋的真真假假的文青们能够迅速地为自己置上些符合身份的行头——同时帮店主们付清上月拖下的欠款。

在这浩浩汤汤的文艺青年大军中,成员们的各方面的素质都良莠不齐,自怨自艾者有,无病呻吟者更多。很快,“文艺青年”这四个字就被这些无辜的伪艺术崇拜者们拉到了前所未有的低层次。“文艺青年”,也就变成了“敏感”、“情绪化”、“轻视逻辑”、“缺乏自省和思考力”、“分不清想象中的艺术与现实”等等评价的代名词;而这些自以为文艺的文艺青年们,仍不遗余力地展现着自己的风采,拼命地搅浑着早已泥泞不堪的中国文化这滩水。而其余的大众呢?大众是无辜的,无所不知的,更是无所知的,“隔行如隔山”的眼睛不足以让他们分辨出谁是真文艺,谁是伪跟风,所以只好按照标签,将某些人划为“文艺青年”,某些人划为“普通青年”。

不幸的是,因为爱读书,爱写字,爱中国传统文化,即使并不泡咖啡厅,也未展示出任何的人文主义精神,我仍是被身边的大多数人毅然决然毫不犹豫地归到了“文艺青年”的范畴里。可我得声明,我这辈子,还从没觉得自己跟这四个字有过半毛钱的关系。我读书,是因为我喜欢文字,喜欢以方块字为载体所呈现出的不同的生活、反思与经验。尽管现在的文字垃圾多如牛毛,我依然不理解有些成天嘴里“面包树上的爱情”、“你若安好便是晴天”,而却每晚韩剧美剧综艺节目,微博还陆琪疗伤的人是如何“文艺”起来的。

这根本就不是文艺,这是空虚和没有追求和激情的生活。在一种每天盼下班、盼休假、偷闲耍滑的状态下,不知自己为何而生、为何而活,所以只好靠些以文字游戏式的苍白空洞的段落,来打动和填补自己更为苍白和空洞的灵魂。你以为你的梦想是不工作?人活着,就需要工作,需要梦想,需要激情,而不能让身体和思想都闲着。闲着闲着就会闲出病来。这种病就是小布尔乔亚的无病呻吟。

我不喜欢文艺青年这个词,它无端地将一种人文的和文人的情怀,生生地狭隘化了。在中国,大家都以看客的态度来看待追求艺术的人。究竟什么是艺术?只怕那些追求艺术的人自己也不甚了了。中国的艺术有自己的问题。中国的艺术畸形,所以追求艺术的人,许许多多的也都沦丧与平庸和俗套。我的一个朋友认为,艺术属于人类需求金字塔的顶层(self-actualization,自我实现);而我认为,像我们这些人,没必要把自己提升到追求艺术的高度。比如说,我喜欢读哲学就读哲学,想玩儿篆刻就玩儿篆刻,想写文章就写文章,我并不觉得这是追求艺术,而只是兴趣使然而已。但在现今的中国,这种人类精神上的终极需求,已经被太多人降低到第四层甚至第三层(在同伴中的认同感)了,这也就是所谓的“逼格”,另一个流行的网络用语,多多少少也针对了文艺青年。

木心先生在文革遭到迫害期间,说:想死,但想想艺术对于自己的教养,又舍不得死了,死了对不起艺术的教养。这才是真文艺。

文艺青年在现代中国的知识青年中,是一个庞大的队伍。而这支队伍,本应是传承文化的主力军,而非扰乱文化的迷途羔羊。

战无休而祸不息,吾辈何以为战。


本站点评:此文适合与读经典太累,读点轻松的不行吗?这篇文章一起阅读:)


注:此文转载至微信公众号“弄渠斋偶记”,已授权。此文仅代表作者观点。


有兴趣写文章?想要分享给大家?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