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天记录

横扫社交平台的惊喜之作。


聊天记录

$ 23.40

“【内容简介】:

爱尔兰女大学生弗朗西丝写诗,爱文艺。21岁那年的夏天,她和女友博比结识了小有名气的女作家梅丽莎和她的演员丈夫尼克。在书店、花园、咖啡馆、公寓楼,弗朗西丝和她的新朋旧友谈天说地,妙语连珠之间,人与人的关系或拉近,或疏离。不知不觉,弗朗西丝与尼克开始了一段明知不会有结果的婚外恋。
生活渐渐失控,价值理念归零,弗朗西丝在爱欲和伤痛中迎来第二次成长,重新审视自己的脆弱与偏见,拷问并习得关于友谊、爱情、婚姻、金钱、宗教、疾病等一系列问题的答案。要明白世界与自身必须先要经历生活,弗朗西丝发现,她不能总是做一个纸上谈兵的人……

《聊天记录》是一个由年轻诗人讲述的故事。小说语言清澈直白,处理的却是现代社会的个体面对的一系列道德难题。弗朗西丝,或者说作者萨莉?鲁尼,像一个小小的哲人,勇敢地面对生活中的困惑,真诚地思考人与世界的关系。

More than 10 In stock - 邮寄至 澳洲、新西兰(最快7个工作日送达)

SKU: 1201902744 分类:

Description

  商品基本信息,请以下列介绍为准
商品名称:   聊天记录
作者:   [爱尔兰]萨莉?鲁尼 著 钟娜 译
译者:   钟娜
ISBN号:   9787532781393
出版社:   上海译文出版社
商品类型:   图书

  其他参考信息(以实物为准)
  装帧:平装   开本:   语种:
  出版时间:2019年07月01日   版次:1   页数:304
  印刷时间:   印次:   字数:136000

  作者简介
萨莉?鲁尼,1991年生于爱尔兰西部的梅奥郡,2013年毕业于都柏林圣三一大学英文系,作品发表于《格兰塔》《白色评论》《都柏林评论》《蜇人的飞蝇》等杂志。她在攻读美国文学硕士学位期间创作的部长篇小说《聊天记录》引起英国出版界广泛关注,共有七家英国出版社争夺版权,很终由费伯出版社于2017年出版。萨莉?鲁尼亦因此书获得2017年《星期日泰晤士报》年度青年作家奖,该书也被美国《巴黎评论》评为年度很好小说。
她2018年出版的第二部长篇小说《正常人》入围布克奖、都柏林靠前文学奖、英国女性文学奖、迪伦?托马斯奖,被水石书店评为“年度图书”,获得科斯塔年度很好小说奖、爱尔兰年度图书奖、英国图书奖年度很好图书,并已被BBC签下电视剧改编权。
目前,萨莉?鲁尼住在都柏林。

  内容简介
“【内容简介】:

爱尔兰女大学生弗朗西丝写诗,爱文艺。21岁那年的夏天,她和女友博比结识了小有名气的女作家梅丽莎和她的演员丈夫尼克。在书店、花园、咖啡馆、公寓楼,弗朗西丝和她的新朋旧友谈天说地,妙语连珠之间,人与人的关系或拉近,或疏离。不知不觉,弗朗西丝与尼克开始了一段明知不会有结果的婚外恋。
生活渐渐失控,价值理念归零,弗朗西丝在爱欲和伤痛中迎来第二次成长,重新审视自己的脆弱与偏见,拷问并习得关于友谊、爱情、婚姻、金钱、宗教、疾病等一系列问题的答案。要明白世界与自身必须先要经历生活,弗朗西丝发现,她不能总是做一个纸上谈兵的人……

《聊天记录》是一个由年轻诗人讲述的故事。小说语言清澈直白,处理的却是现代社会的个体面对的一系列道德难题。弗朗西丝,或者说作者萨莉?鲁尼,像一个小小的哲人,勇敢地面对生活中的困惑,真诚地思考人与世界的关系。

  媒体评论
“【媒体评论】:

鲁尼精准地捕捉了当代年轻人的现状:对话在电邮、短信、眼神之间无缝穿梭,对性爱与创作充满自信,爱慕写电邮时首字母全部小写的年长男人。她的人称叙述者、21岁的弗朗西丝,是一个无时不刻细致观察的人,然而鲁尼留出空间,让读者看到弗朗西丝忽视的一切。
——《巴黎评论》年度很好小说推荐语

鲁尼这本从头到尾都精彩绝伦的小说,一大美妙之处就在于她犀利地洞察了与所谓的自知之明常常伴生的自欺欺人。……《聊天记录》是一本别出心裁的理念之书。但它对人的观察甚至更为聪慧。
——《纽约客》

鲁尼出色地描写了一个有才华、但有自残倾向的年轻女人,捕捉了她的精神与生理状态。她敏锐地意识到,表面的自由其实受制于肉眼看不见的栅栏。……鲁尼能言善辩的人物们或许没能表达脆弱的自己,她却用专享的声音替他们发声。
——《卫报》
我爱读那些根本无法相信是处女作的处女作……《聊天记录》刻画了一个冰雪聪明的女大学生陷入与一个年长的已婚男人恋情纠缠的微妙画像,令人手不释卷。
——扎迪?史密斯
萨莉?鲁尼是文坛上冉冉升起的作家。《聊天记录》用B.E.埃利斯早期的那种紧凑、从容到酷的文风,写出一群二十一世纪的年轻人,活像塞林格笔下那种实诚、自命不凡的年轻的爱尔兰后裔。
——科林?巴雷特(《格兰贝的年轻人》作者)

  目录
“【目录】:
部 1第二部 149″

  主编推荐
“【编辑推荐】:
★“千禧一代个伟大的作家”九零后爱尔兰女作家,英国图书奖、科斯塔图书奖有史以来很年轻的获奖者萨莉?鲁尼的处女作。
★一种全新的情感小说;将男女之间的暧昧发挥到很好。
★千禧一代的心理写照;不讨喜也不试图讨喜的千禧一代。
★友情、爱情之间的游移、破裂和重组。
★电子邮件、网络聊天、短信、脸书融入角色的日常生活,网络交流口吻构建出一种全新的叙事文体和张力。
★青年作家张悦然、周嘉宁,青年翻译家陈以侃力荐!

  精彩内容
    “【在线试读】:
    

    

    

    
博比和我次遇见梅丽莎是在有天晚上市区的一场诗歌活动上,我和博比一起表演。梅丽莎在外面给我们拍照片,博比在抽烟,我刻意地拿右手握住左手腕,好像担心它会弃我而去似的。梅丽莎用的是一款大块头的专业相机,她在专用相机包里装了很多种镜头。她一面拍照,一面聊天和抽烟。她聊起我们的演出,我们聊她的作品,我和博比在网上读过。接近午夜,酒吧关门。那时正好下起雨来,梅丽莎说欢迎我们去她家喝点酒。
    
我们一起钻进出租车后座,开始系安全带。博比坐中间,头转过去在和梅丽莎说话,我只能看见她的颈背和勺子似的小耳朵。梅丽莎给了司机一个蒙克斯顿的地址,我转头看向窗外。收音机里一个声音在说:八十年代……流行……经典。然后是一段广告过门。我很兴奋,准备好迎接挑战,拜访一个陌生人的家,已经开始酝酿好话和某些面部表情,好显得我迷人可亲。
    
梅丽莎家是座半独立式的红砖建筑,外面有一棵槭树。街灯下树叶看起来泛橘,像人工造的。我喜欢看别人家里的样子,尤其是梅丽莎这种小有名气的人。我立马决定要记住她家的一切,
    
过后才好向我们其他朋友描述它,然后博比会赞同我。
    
梅丽莎请我们进门后,一条红色小猎犬从大厅直冲过来,冲我们咆哮。走廊很温暖,开着灯。门边是一张矮桌,有人留了一小堆零钱、一把发梳和一管没拧上的口红。楼梯墙壁上挂了一幅利亚尼画作的印刷品,画着一个斜倚的裸女。我心想:这是一整套房子。能住一家人。
    
来客人啦,梅丽莎对着走廊深处吆喝。
    
没人出现,于是我们跟着她走进厨房。我记得我看见一只深色木碗,里面装着熟透的水果,还注意到一座玻璃暖房。有钱人,我心想。我那时总想着有钱人。狗跟着我们进了厨房,在脚边嗅,但梅丽莎没提起狗,因此我们也没提。
    
来点葡萄酒?梅丽莎问。白的还是红的?
    
她把酒倒进大得像碗的玻璃杯,我们一起在一张矮桌边坐下。梅丽莎问起我们是怎么开始一起进行诗歌表演的。我们当时刚念完大三,但还在高中时就开始一起表演了。那会儿考试都结束了。五月末。
    
梅丽莎把相机放在桌上,偶尔把它提起来拍照,自嘲地笑自己是个“工作狂”。她点了支烟,把灰磕在一只花哨的玻璃烟灰缸里。房间里一点烟味儿都没有,我不知道她通常是不是在这儿抽烟。
    
我交了些新朋友,她说。
    
她丈夫站在厨房过道里。他举起手向我们致意,狗开始吠叫,呜咽,转圈圈。这是弗朗西丝,梅丽莎说。这是博比。她们是诗人。他从冰箱里拿出一瓶啤酒,在台子上打开。过来和我们坐坐,梅丽莎说。唉,我也想,他说,但我应该在飞之前努力睡会儿。狗跳上他旁边一把厨房椅,他心不在焉地伸手摸它脑袋。他
    
问梅丽莎喂狗了没,她说没。他把狗抱起,托在臂弯里,让它舔
    
他的脖子和下巴。他说他会喂它的,然后就从厨房门走了出去。尼克明早要在加迪夫拍戏,梅丽莎说。我们都已经知道她丈夫是演员。他和梅丽莎在活动上经常被一起拍到,我们有朋友的朋友曾经遇见过他们。他有一张宽阔英俊的脸,看上去能轻而易举地单手把梅丽莎举起来,用另一只手挡开不速之客。
    
他很高,博比说。
    
梅丽莎微微一笑,那样子就像“高”是在暗示别的什么,并且还不一定是好话。聊天转向其他话题。我们讨论了一会儿政府和天主教会。梅丽莎问我们是否信教,我们说不。她说她觉得宗教场合,比如说葬礼或婚礼,“能带来一种镇定的慰藉”。它们是集体生活,她说。对一个神经质的个人主义者来说,那场合挺好。而且我在一所教会女校读过书,我还记得大部分祷词。
    
我们在教会女校读过书,博比说。出了点麻烦。梅丽莎咧嘴一笑,问:比方说?比如,我是同性恋,博比说,而弗朗西丝是个共产主义者。而且我一句祷词也不记得了,我说。
    
我们聊天喝酒,在那儿坐了很久。我记得我们聊起诗人帕特里夏?洛克伍德a,我们很崇拜她,还聊了博比瞧不起的所谓“男女同工不同酬女性主义”。我开始感到疲倦,还有一点醉。我想不出什么机智的话,也很难摆出什么表情来传达我的幽默感。我觉得我光在笑,不断点头。梅丽莎告诉我们她正在写一部散文集。博比读过她的本文集,我还没有。
    
不怎么好,梅丽莎对我说。等着下一本吧。
    
大约三点,她领我们去空房,说能遇见我们太好了,很高兴我们留宿。爬上床时我盯着天花板,感觉酩酊大醉。房间不断旋转,旋儿又急又紧。我的眼睛刚适应了这轮旋转,下一轮又立马开始。我问博比她有没有这种情况,但她说没有。
    
她太迷人了,是不是?博比说。梅丽莎。
    
我喜欢她,我说。
    
我们能听见她在走廊里说话,她的脚步声穿过一个个房间。有一次狗开始吠叫,我们能听见她在嚷嚷,然后听见她丈夫的声音。但那之后我们就睡着了。我们没听见他离开。
    

    
博比和我在中学相识。那时博比还很固执己见,经常因为我校所谓“破坏教学纪律”的不端行为而留校察看。我们十六岁时,她穿了鼻环,开始抽烟。没人喜欢她。她有一回因为在耶稣十字架受难石膏像旁的墙上写“操父权社会”而被暂时停学。这件事并未激起共鸣。博比被视作。就连我也不得不承认,教学在她休学的一周里顺畅多了。
    
我们十七岁时要去学校大会堂参加一场筹款舞会。一颗破损的迪厅闪光球把光打在天花板和带铁栏的窗户上。博比穿着一条很透的夏裙,看上去像没梳头。她光彩照人,也就是说每个人都得努力不去注意她。我告诉她我喜欢她的裙子。她把伏特加装在可乐瓶里喝,分了点给我,然后问我是不是学校其他地方都上锁了。我们去看通往后台楼梯的门,发现它是开着的。那里一盏灯都没开,一个人都没有。透过木地板条,我们能听见嗡嗡的音乐,就像别人的手机铃声在响。博比又分了我一点伏特加,问我喜不喜欢女孩。在她身边很容易让人装作若无其事。我只是回答:当然了。
    
当博比的女朋友并不会让我背叛谁的忠诚。我没有亲密的朋友,午饭时我在学校图书馆里一个人读课本。我喜欢其他女孩,我让她们抄我的作业,但我很孤独,感觉自己配不上真正的友谊。我写清单列出我想要改进的地方。我和博比开始交往后,一切都变了。没人再问我要作业。午饭时我们沿着汽车停车场手牵手散步,人们带着恶意别过视线。很好玩,这是我次觉得真好玩。
    
放学后我们经常躺在她房间里听音乐,谈论我们为什么喜欢彼此。这些对话又长又激烈,并且在我看来无比重大,我私下里会在傍晚凭借记忆把它们记下来。当博比谈起我时,我感觉像在镜中次看见自己。我也更爱照镜子了。我开始对自己的脸和身体抱有强烈兴趣,这是靠前的。我问博比这种问题:我的腿长吗?短吗?
    
毕业典礼上我们表演了一段诗歌唱诵。有的家长哭了,但我们的同学只是看向集会室窗外或彼此小声交谈。几个月后,在我们交往一年多时,博比和我分手了。
    
梅丽莎想写一篇关于我们的人物特稿。她发来邮件,问我们是否有兴趣,并附上她在酒吧外拍的照片。我一个人在房间里,下载了其中一张照片,把它全屏打开。博比正回头看我,带点淘气,右手夹着烟,左手拽着皮毛披肩。站在她身旁的我看上去百无聊赖,很有性格。我试图想象我的名字出现在特稿里,加粗的衬线字体。我决定下次见到梅丽莎时更努力地给她留下印象。
    
几乎邮件一到博比就给我打来电话。
    
你看见照片了吗?她问。我觉得我爱上她了。
    
我一手拿手机,一手把照片上博比的脸放大。照片是高清的,但我把它放大到看得见像素颗粒。
    
或许你只是爱上你自己的脸了,我说。
    
我长了一张漂亮脸蛋,但这并不意味着我自恋。
    
我没有计较这句话。我还沉浸在放大过程中。我知道梅丽莎为好几家大的文学网站撰稿,她的作品在网上传播很广。她写过一篇关于奥斯卡的有名散文,每年到了颁奖季大家都会转发。有时她也写当地人物特稿,在格拉夫顿街上卖作品的艺术家,或伦敦的街头艺人;她的文章总是配有漂亮的人物照片,看上去既带人情味儿又很有“个性”。我把图片缩回原样,努力打量我的脸,假装自己是头一回看见它的陌生网民。那张脸看上去又圆又白,眉毛像倒下来的括号,眼睛别过镜头,几乎闭上了。就连我也看得出来我有个性。
    
我们回复梅丽莎说乐意之至。她邀请我们吃晚餐,讨论我们的作品,再拍一些照片。她问我能不能把我们的一些诗发给她,我发给她三四首优选的作品。博比和我假意讨论我们两个应该穿什么赴会,实则是讨论博比很后应该穿什么。我躺在我的房间里,看着她凝视镜中的自己,把几缕头发前后挪动,衡量效果。
    
所以当你说你爱上梅丽莎时,我说。我是说我暗恋她。你知道她结婚了。你不觉得她喜欢我吗?博比问。她在镜前举着一件我的纯棉磨毛白衬衫。喜欢你是什么意思?我问。我们是在严肃地讨论还是开玩笑?我有一半是严肃的。我认为她的确喜欢我。婚外恋那种喜欢?博比只是笑了笑。和其他人在一起时,我大致能感觉到我该把什么当真,什么不当,但和博比在一起时这是不可能的。她从不会接近认真,或接近开玩笑。于是我学会以禅系态度接受她说的奇奇怪怪的东西。我看着她脱掉上衣,穿上我那件白衬衫。她仔细地卷起袖子。
    
好看?她问。还是难看?好看。很好看。
    
2
    
我们去梅丽莎家吃晚餐那天,下了整整一天雨。早上我坐在床上写诗,想敲回车的时候敲一下。很后我把窗帘拉开,读新闻网页,冲澡。我的公寓有扇门通往大楼庭院,里面种满绿色植物,远处一角有一棵樱花树,是一大特色。当时已经快六月了,但四月时樱花又亮又滑,像婚礼时用的彩色碎纸。隔壁夫妇有个小孩,有时晚上会哭。我喜欢住在这里。
    
博比和我傍晚在城里碰头,搭公交去蒙克斯顿。沿路返回那座房子感觉像玩传礼物游戏a时拆开礼盒包装。路上我把这种感受告诉博比,她说,拆完里面是礼物,还是下一层包装?
    
我们吃完晚饭再聊,我说。
    
按响门铃后,梅丽莎来应门,单肩挂着她的照相机。她感谢我们来。她的微笑极具表现力,带着密谋的意味,我认为她大概对所有受访者都这么笑,好像在说:你对我而言不是普通的采访对象,你是我的偏爱。我知道过后我会带着妒意朝着镜子模仿这个微笑。猎犬在厨房过道里汪汪叫,我们把外套挂好。
    
厨房里她丈夫正在切菜。狗被聚会搞得异常兴奋。它跳上一把厨房椅,每隔十或二十秒就叫一声,他让它停时才止住。
    
你们想来杯葡萄酒吗?梅丽莎问。
    
我们说当然了,于是尼克给酒杯斟上酒。上次见到他后我在网上查他资料,部分原因是我在真实生活中还没认识过哪个演员。他主要演戏剧,但也演些电视剧和电影。几年前,他曾经获得一个大奖提名,但没得奖。我搜到一整系列他没穿衬衫的照片,绝大多数照片上他看起来都要年轻些,正从游泳池里上来,或在一档老早就被取消掉的电视节目上冲澡。我给博比发了其中一张照片的链接,附上留言:花瓶老公。
    
梅丽莎流传在网上的照片不多,虽然她的散文集给她带来很高的知名度。我不知道她和尼克结婚多少年。他们两人都还没出名到能在网上找到这种信息。
    
你们总是一起写东西吗?梅丽莎问。
    
哦上帝,不,博比说。都是弗朗西丝写的。我一点忙都不帮的。
    
这不是真的,我说。这不是真的,你帮了忙的。她只是随便说说。
    
梅丽莎把头歪向一边,发出一种笑声。
    
行,好吧,你们两个谁在撒谎?她说。
    
我在撒谎。除了充实了我的人生,博比并没有帮助我写诗。据我所知她从来没写过创作性的作品。她喜欢表演戏剧独白,唱反战抒情歌曲。在台上她比我表演得更好,我经常焦虑地瞄她来提醒自己该干什么。
    
晚餐我们吃浇了很多白葡萄酒酱的意面和大量蒜香面包。大部分时候尼克不说话,梅丽莎问我们问题。她经常逗我们笑,但是就像别人不是特别想吃东西时非要人家吃。我不知道我喜不喜欢这种欢快的力量,但很明显博比很好享受。她真的没必要笑那么厉害,我看得出来。
    
尽管我没法说出具体原因,但我明显感觉当梅丽莎知道是我独立撰写素材后,她对我们的创作过程没那么感兴趣了。我知道这种变化很微妙,博比过后不会承认,这让我很恼火,就好像她已经否认过了。我开始觉得自己从整个场景飘离出来,仿佛终于现身的那种张力其实并不让我感兴趣,甚至都不包括我在内。我本可以更努力地加入其中,但我或许很讨厌要努力才能招揽注意。
    
晚餐后尼克清理盘子,梅丽莎拍照。博比坐在窗台上凝视一根点燃的蜡烛,一面笑一面扮可爱的鬼脸。我一动不动地坐在餐桌边,喝完第三杯葡萄酒。
    
我喜欢在窗边照,梅丽莎说。我们能拍个类似的吗,不过改在暖房里拍?
    
厨房的双扇门向外通往暖房。博比跟着梅丽莎,梅丽莎把门在她们身后关上。我能看见博比坐在窗台上,在笑,但我听不见她的笑声。尼克正在给水槽接上热水。我再次对他说晚餐太好吃了,他抬起头说:哦,谢谢。
    
透过玻璃,我看见博比抹掉眼睛下面的一点妆渍。她的手腕纤细,手指长而优雅。有时当我在干什么无聊的事时,比方说从上班的地方走回家或者晾衣服时,我喜欢想象自己长得像博比。她的姿态比我好,脸美得让人过目难忘。有时我装得太逼真了,当我碰巧看到镜中自己时,会感到一种诡异的、非人的震惊。博比此刻就坐在我眼皮底下,假装起来更有难度,但我还是试着做了。我想说句挑衅的蠢话。
    
我猜她们大概用不着我,我说。尼克看向暖房,博比正在摆弄她的头发。你觉得梅丽莎在区别对待?他问。我可以和她说一声,如果
    
你想的话。没关系。大家都很喜欢博比。真的?我得说,我更喜欢你。我们眼对眼。我能看出他在哄我,于是我微笑了。对,我觉得我们很融洽,我说。我喜欢诗意的人。哦,好吧。我的内心生活很丰富的,相信我。我说这话时他笑了。我知道我有点越界了,但我不觉得很愧
    
疚。外面暖房里梅丽莎点起一支烟,把相机放在玻璃茶几上。博比就着某句话热切地点头。我本以为今晚会是一场噩梦,但其实还挺好,他说。他来到桌边在我身旁坐下。我喜欢他突然的坦诚。我还惦记着自己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在网上看了他没穿衣服的照片,此刻我觉得这件事很好有趣,几乎想要告诉他。我也不是特别喜欢晚宴,我说。我觉得你表现得挺好。你表现得很好好。你刚才棒极了。
    
他对我微笑。我努力记住他说过的每一句话,以便能日后对博比复述,但在我脑海里它听起来没这么有趣。
    
门开了,梅丽莎走进来,双手捧着照相机。她拍下一张我们坐在桌边的照片,尼克单手托着酒杯,我目光无神地盯着镜头。然后她在我们对面,看着照相机屏幕。博比走进来,没问她就给她的酒杯加了酒。她脸上有一种很好的幸福,我看出她喝醉了。尼克望着她,但什么也没说。
    
我提议我们应当出发去赶末班车,梅丽莎承诺会发照片给我们。博比的微笑垮了一点点,但现在提议再待一会儿已经太迟。我们的外套已经递了过来。我有点晕,博比不再说话,我一个人傻笑。
    
我们走了十分钟来到车站。博比一开始很安静,我以为她很沮丧或者恼火。
    
你们聊得开心吗?我问。
    
我很担心梅丽莎。
    
你很什么?
    
我觉得她不幸福,博比说。
    
不幸福是什么意思?她在跟你说这个?
    
我觉得她和尼克在一起并不是很幸福。
    
真的吗?我问。
    
真可悲。
    
我没有指出博比只见过梅丽莎两次,虽然我大概应该提的。的确,尼克和梅丽莎看上去并不深爱对方。他没给任何解释,就对我说他认为她组织的晚餐会是一场“噩梦”。
    
我觉得他很风趣,我说。
    
他连嘴都没怎么张。
    
对,他的沉默很幽默。
    
博比没笑。我没再提。我们在公车上没怎么说话,因为我看出她不会对我和梅丽莎的花瓶老公轻松建立的默契感兴趣,而且我也想不出别的什么可以聊。
    
我回到公寓,感觉比在梅丽莎家时还醉。博比回家了,就我一个人。我在上床前打开所有的灯。有时我会这么干。
    

Additional information

Weight 369.0 g
Dimensions 21.2 × 14.1 × 1.8 cm
作者

出版社

上海译文出版社

页数

304

版次

1

出版日期

2019-07-01

装帧

平装

开本

其他

isbn

9787532781393

印刷时间

2018-05-01

商品编码

1201902744

发货时间:可邮寄至 澳洲、新西兰。周一至周五 每天早上8点发货。
2KG 以下:国际快递(普通空运),邮费$15。发货后一般10~15个工作日到。(可买够2KG,自动升级为下面的国际特快。)
2KG 以上:国际特快,邮费$15。发货后一般7个工作日左右到。

--- 限时促销活动(查看首页) ---


邮寄公司:澳洲为AusPost负责送货;新西兰为NZPost。如送达时没人签收,可以前去附近的邮局领取。

查看 - 实际快递运输时间


注1:书本介绍页面有标明该书的重量 。结算时系统也会自动计算总重量。
注2:邮寄至新西兰有时需要多1~3个工作日。

我们的优势

  1. 可购买到超过25万种简体中文书。
  2. 快速邮寄-购买超过2KG的书便可自动升级为特快邮寄,发货后约7个工作日送达。
  3. 空运运输-所有书都是使用国际空运运输(不用在海上漂几个月)。
  4. 快速、简单的图书预订服务 -没有找到想要的书?我们会在1~2个工作日增加到网站上供您下单。
  5. 除网站外,还能微信直接留言下单/预订。
  6. 方便快速友好的咨询方式:微信(微信不打扰承诺),每天至少12小时在线(10am-10pm)。
  7. 新书介绍,原创书评(我们亲自读过并觉得不错的书;如果不合书友们的喜好,还望见谅;欢迎在书评下面留言:)
  8. 因为热爱,我们认真的对待每一本书

Reviews

There are no reviews yet.

Be the first to review “聊天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