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利·波特与阿兹卡班囚徒

$ 16.90

“哈利·波特”系列十五周年纪念版
全书修订,全新封面,排版疏朗,字号放大 ,用纸考究,适合收藏
《纽约时报》不错畅销书,荣获《出版人周刊》很好图书奖、英国国家图书奖、美国图书馆协会杰出图书奖
家喻户晓的小魔法师以全新形象与大家见面啦!新版封面由美国漫画界拥有人气的新星——木部石绘制并设计,优选读者好评如潮
“哈利·波特”充满了浓浓的“爱”和“友谊”,如果“爱”和“友谊”也不足以让那么多的读者为之疯狂的话,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J.K.罗琳把魔法加入了其中,作者和读者在罗琳创造的魔法世界中,有了更广阔的想象空间——古城堡般的魔法学校以她特有的魅力欢迎了哈利和他的同学们:大礼堂的天花板上闪烁着耀眼的星光;白色的幽灵在他们头顶上飘荡;宽大的餐桌上摆满了美味佳肴;会说话的肖像询问他们入门的口令……这种生活是多么美妙迷人!
还有,《哈利·波特》中没有一个高大全式的人物形象,男孩子哈利和罗恩也做过逃课、抄作业这些“坏事”,而“好学生”赫敏往往是他们的帮凶。正因为他们不那么完美,才更显得生动可爱,就好像我们身边的朋友一样。
十二年来,在令人恐惧的要塞阿兹卡班,一直关押着一个有名的囚犯,名叫小天狼星布莱克。他的罪名是用一句咒语杀害了十三个人,据说他还是伏地魔的忠实追随者,哈利的父母被害也与他有关,而现在他逃出了监狱……而且阿兹卡班的守卫还听到布莱克说的梦话:“他在霍格沃茨……他在霍格沃茨……”
小天狼星是不是想来杀掉哈利·
即使在魔法学校里,身边都是朋友,哈利·波特也并不安全。因为很可怕的是,在他们当中也许隐藏着一个背叛者……

“你很恐惧的是——恐惧本身。”
——莱姆斯·卢平

抱歉,该书目前缺货中/正在补货中,您可填写下方表格,有货后我们会第一时间通知。




    This site is protected by reCAPTCHA and the Google Privacy Policy and Terms of Service apply.

    SKU: 1200981575 分类:

    Description

      商品基本信息,请以下列介绍为准
    商品名称:   哈利·波特与阿兹卡班囚徒
    作者:   J.K.罗琳 著 马爱农 等 译
    译者:   马爱农 等
    ISBN号:   9787020103317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商品类型:   图书

      其他参考信息(以实物为准)
      装帧:平装   开本:   语种:语种
      出版时间:2009年04月01日   版次:1   页数:322
      印刷时间:   印次:1   字数:302000

      作者简介
      J.K.罗琳
    J.K.罗琳(1965— ),不错畅销书“哈利·波特”系列的作者。24岁那年,在从曼彻斯特到伦敦的一趟延误的火车旅途中,J.K.罗琳萌生了创作“哈利·波特”系列小说的念头。在接下来的七年里,她勾画出每本书的情节大纲,并开始撰写本。《哈利·波特与魔法石》于1997年在英国Bloomsbury出版社出版,2000年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在中国推出简体字中文版。这个系列用了将近十年的时间完成,很后一本《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于2007年推出。全世界一次又一次掀起“哈利·波特”阅读狂潮。
    J.K.罗琳荣获了众多奖项和荣誉,其中包括表彰她对儿童文学做出巨大贡献的大英帝国勋章、法国荣誉军团勋章,以及靠前安徒生文学奖。她通过维兰特(Volant)公益信托大力支持慈善事业,同时她还是致力于改善贫困儿童生活的慈善组织“荧光闪烁(Lumos)”的创始人。
    继“哈利·波特”系列之后,J.K.罗琳又创作了《偶发空缺》和《布谷鸟的呼唤》,简体字中文版均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

      内容简介
      “哈利·波特”系列十五周年纪念版
    全书修订,全新封面,排版疏朗,字号放大 ,用纸考究,适合收藏
    《纽约时报》不错畅销书,荣获《出版人周刊》很好图书奖、英国国家图书奖、美国图书馆协会杰出图书奖
    家喻户晓的小魔法师以全新形象与大家见面啦!新版封面由美国漫画界拥有人气的新星——木部石绘制并设计,优选读者好评如潮
    “哈利·波特”充满了浓浓的“爱”和“友谊”,如果“爱”和“友谊”也不足以让那么多的读者为之疯狂的话,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J.K.罗琳把魔法加入了其中,作者和读者在罗琳创造的魔法世界中,有了更广阔的想象空间——古城堡般的魔法学校以她特有的魅力欢迎了哈利和他的同学们:大礼堂的天花板上闪烁着耀眼的星光;白色的幽灵在他们头顶上飘荡;宽大的餐桌上摆满了美味佳肴;会说话的肖像询问他们入门的口令……这种生活是多么美妙迷人!
    还有,《哈利·波特》中没有一个高大全式的人物形象,男孩子哈利和罗恩也做过逃课、抄作业这些“坏事”,而“好学生”赫敏往往是他们的帮凶。正因为他们不那么完美,才更显得生动可爱,就好像我们身边的朋友一样。
    十二年来,在令人恐惧的要塞阿兹卡班,一直关押着一个有名的囚犯,名叫小天狼星布莱克。他的罪名是用一句咒语杀害了十三个人,据说他还是伏地魔的忠实追随者,哈利的父母被害也与他有关,而现在他逃出了监狱……而且阿兹卡班的守卫还听到布莱克说的梦话:“他在霍格沃茨……他在霍格沃茨……”
    小天狼星是不是想来杀掉哈利·
    即使在魔法学校里,身边都是朋友,哈利·波特也并不安全。因为很可怕的是,在他们当中也许隐藏着一个背叛者……

    “你很恐惧的是——恐惧本身。”
    ——莱姆斯·卢平

      媒体评论
    “本书生动幽默,感人至深,而罗琳的创作经历就像这个故事本身一样令人印象深刻。与哈利·波特一样,J.K.罗琳的内心深藏着魔法。”——《纽约时报》书评
    “要领会哈利·波特使出的咒语,你不用非得是个巫师,也不用非得是个孩子。”——《今日美国》
    “读了这部迷人的幻想小说,读者会相信,只要他们在国王十字车站找到9站台,就也能坐上火车去霍格沃茨魔法学校。”——美国《学校图书馆杂志》

      目录
    章 猫头鹰传书
    第2章 玛姬姑大错误
    第3章 骑士公共汽车
    第4章 破釜酒吧
    第5章 摄魂怪
    第6章 鹰爪和茶叶
    第7章 衣柜里的博格特
    第8章 胖夫人逃跑
    第9章 不祥的失败
    0章 活点地图
    1章 火弩箭
    2章 守护神
    3章 格兰芬多对拉文克劳
    4章 斯内普怀恨在心
    5章 魁地奇决赛
    6章 特里劳尼教授的预言
    7章 猫、老鼠和狗
    8章 月亮脸、虫尾巴、大脚板和尖头叉子
    9章 伏地魔的仆人
    第20章 摄魂怪的吻
    第21章 赫敏的秘密
    第22章 又见猫头鹰传书

      主编推荐
    “哈利·波特”系列十五周年纪念版
    全书修订,全新封面,排版疏朗,字号放大 ,用纸考究,适合收藏
    《纽约时报》不错畅销书,荣获《出版人周刊》很好图书奖、英国国家图书奖、美国图书馆协会杰出图书奖
    家喻户晓的小魔法师以全新形象与大家见面啦!新版封面由美国漫画界拥有人气的新星——木部石绘制并设计,优选读者好评如潮。

      精彩内容
        章 猫头鹰传书

        哈利·波特在许多方面都是个很不寻常的男孩。比如,他在一年里很讨厌暑假。再比如,他其实很想做家庭作业,却不得不在半夜三更偷偷地做。还有,他碰巧是一名巫师。
        
    差不多午夜了,他俯身躺在床上,毯子拉上来盖过头顶,像支起一顶帐篷,一只手拿着手电筒,一本皮封面的大部头书(巴希达?巴沙特的《魔法史》)摊开了靠在枕头上。鹰羽毛笔在纸上移动,哈利皱着眉头,查找对他写论文有帮助的东西,论文题目是《十四世纪烧死女巫的做法接近是无稽之谈》。
        
    羽毛笔停在一段看上去有点价值的内容上。哈利把圆框眼镜往鼻梁上推了推,让手电筒凑近书页,读道:

        在中世纪,不会魔法的人(一般被称为麻瓜)特别害怕魔法,却对魔法缺乏足够的认识。偶尔,他们抓住一个真正的女巫或男巫,焚烧是根本没有用的。巫师只要施一个很基本的凝火咒,一边假装痛苦地尖叫,一边美美地享受那麻酥酥的快感。怪人温德林太喜欢被焚烧的感觉了,她故意化装成各种样子,让人家把她抓住了四十七次。

        哈利用牙齿咬住羽毛笔,伸手到枕头底下掏出他的墨水瓶和一卷羊皮纸。他慢慢地、小心翼翼地扭开墨水瓶盖,把羽毛笔放进去蘸了蘸,开始写了起来,并不时地停下来侧耳细听,因为如果德思礼家的谁起来上厕所时听见了他羽毛笔的沙沙声,恐怕他整个暑假都会被关在楼梯底下的储物间里了。
        
    就是因为女贞路4号的德思礼一家,哈利从来没有好好享受过暑假的日子。弗农姨父、佩妮姨妈,还有他们的儿子达力,是哈利在世界上仅有的亲人。他们是麻瓜,对魔法的态度很像中世纪的人。哈利已故的父母都是巫师,多少年来,在德思礼家从没有人提起过他们的名字。佩妮姨妈和弗农姨父曾经希望,只要尽量对哈利严加控制,就能把他身上的魔法挤压掉。然而他们没有成功,这使他们十分恼怒。这些日子,他们整天提心吊胆,生怕有人发现哈利很近两年是在霍格沃茨魔法学校读书。但他们所能做的,也就是在暑假一开始就把哈利的魔法书、魔杖、坩埚和飞天扫帚锁起来,并且不准哈利跟邻居说话。
        
    对哈利来说,拿不到魔法书确实很成问题,因为霍格沃茨的老师布置了一大堆假期作业。有一篇论文特别令人头疼,是关于缩身药水的,那是哈利很不喜欢的老师斯内普教授布置的。斯内普教授肯定巴不得哈利完不成,好有个借口关他一个月的闭。因此,在暑假的个星期里,哈利抓住机会,趁弗农姨父、佩妮姨妈和达力到前面的花园里欣赏弗农姨父的公司给他新买的汽车(嚷嚷得声音很大,好让街上的人都能听到),哈利偷偷溜到楼下,撬开楼梯底下储物间的锁,抓出几本教科书,藏在了自己的卧室里。只要他不把墨水滴在床单上,德思礼一家就不会知道他在夜里偷学魔法。
        
    眼下,哈利特别当心避免跟姨妈、姨父闹矛盾,他们已经对他脾气特别恶劣了,这都是因为在暑假的个星期他们接到了哈利巫师同伴的一个电话。
        
    罗恩·韦斯莱是哈利在霍格沃茨优选的朋友之一,他家里的人全是巫师。也就是说,他知道许多哈利不知道的事情,但他以前从来没打过电话。很倒霉的是,那个电话偏偏是弗农姨父接的。
        
    “我是弗农·德思礼。”
        
    哈利当时正好在房间里,听见电话那头传来罗恩的声音,顿时呆住了。
        
    “喂?喂?你听得见吗?我——要——找——哈利——波特!”
        
    罗恩嚷嚷的声音太响了,弗农姨父吓了一跳,把听筒举得离耳朵一尺远,又愤怒又惊恐地瞪着它。
        
    “是谁?”他冲着话筒吼道,“你是谁?”
        
    “罗恩——韦斯莱!”罗恩大声嚷道,就好像他和弗农姨父是隔着足球场在喊话似的,“我是——哈利——学校里的——朋友——”
        
    弗农姨父的小眼睛转过来瞪着僵在原地的哈利。
        
    “这里没有哈利·波特!”他咆哮道,伸直手臂举着话筒,好像生怕它会爆炸,“我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学校!别再跟我联系!不许接近我的家人!”
        
    他把听筒扔回电话上,好像甩掉了一只有毒的蜘蛛。
        
    随之而来的争吵少见激烈。
        
    “你竟敢把这个号码告诉——告诉跟你一样的人!”弗农姨父吼道,喷了哈利一脸唾沫。
        
    罗恩显然意识到自己给哈利惹了祸,因为他再没打过电话来。哈利在霍格沃茨的另一个好朋友赫敏·格兰杰也没有跟他联系。哈利怀疑是罗恩警告过赫敏别打电话,这真可惜,因为赫敏是哈利这个年级很聪明的女巫,父母都是麻瓜,她接近知道怎么打电话,而且大概也不会糊涂到说自己是霍格沃茨的学生。
        
    所以,漫长的五个星期过去了,哈利没有得到巫师朋友的一点儿消息,看来这个暑假差不多跟去年暑假一样糟糕了,只有一点点小小的改善——在哈利发誓不给朋友送信之后,弗农姨父总算允许他在夜里把猫头鹰海德薇放出去了。弗农姨父之所以让步,是因为海德薇一直被关在笼子里就会吵闹不休。
        
    哈利写完怪人温德林的内容,又停下来听了听。漆黑的房子里静悄悄的,只有远处传来大块头表哥达力粗重的呼噜声。时间一定很晚了,哈利想。他的眼睛累得发痒。或者,还是明天夜里再把论文写完吧……
        
    他把墨水瓶盖上,从床底下拖出一个旧枕头套,把手电筒、《魔法史》、他的论文、羽毛笔和墨水放了进去。他从床上下来,把那些东西藏在床底下一块松动的地板下。然后他起身伸了个懒腰,看了看床头柜上的夜光闹钟。
        
    凌晨一点。哈利的心异样地跳了一下。不知不觉,他满十三岁已经整整一个小时了。
        
    哈利还有一个与别的孩子不一样的地方,就是他不太盼着自己的生日。他从生下来到现在没有收到过一张生日贺卡。前两年他过生日的时候,德思礼一家根本不闻不问,他没有理由指望他们能记得今年的生日。
        
    哈利穿过黑乎乎的屋子,经过海德薇空空的大鸟笼,来到敞开的窗口。他靠在窗台上,刚才在被窝里待了那么久,此刻清凉的晚风拂在脸上真是舒服。海德薇已经两个晚上没有回来了。哈利并不为它担心。它以前也曾出去过这么久。但是哈利希望它能很快回来,这个家里的所有活物,只有海德薇看见哈利不会皱眉头。
        
    相对年龄来说,哈利长得又瘦又小,但这一年里他也长高了几英寸。不过,漆黑的头发还和以前一样——不管他怎么鼓捣,都乱糟糟的不肯服帖;镜片后面的眼睛绿莹莹的,额头上的头发间,一道细细的伤疤清晰可见,形状像一道闪电。
        
    在哈利所有的不寻常之处中,这道伤疤是很不同凡响的。它不像德思礼一家十年来所声称的那样,是那场导致哈利父母丧身的车祸留下的纪念,因为莉莉和詹姆·波特并不是死于车祸。他们是被杀害的,是被一百年来很可怕的黑巫师伏地魔杀害的。哈利从那次袭击中死里逃生,只在额头上留下一道伤疤。伏地魔的咒语没有杀死哈利,而是反弹到自己身上。伏地魔不死不活,逃跑了……
        
    可是,哈利在霍格沃茨又跟伏地魔碰上了。哈利站在黑黢黢的窗口,回忆着他们的上次交锋,不得不承认他能活到十三岁生日算是幸运了。
        
    他扫视着群星璀璨的天空,寻找海德薇的身影,也许海德薇会嘴里叼着一只死老鼠朝他飞来,期待他的表扬。哈利漫不经心地扫视着那些屋顶,过了几秒钟才意识到自己看见了什么。
        
    在金黄色月亮的衬托下,有个大活物奇怪地歪着身子、扑闪着翅膀朝哈利这边飞来,越来越大。哈利一动不动地站着,注视着它渐渐降落。哈利的手放在窗户插销上,有过片刻的迟疑,不知道是否要把窗户关上。接着,那个怪家伙从女贞路的一盏路灯上方掠过。哈利认出来了,赶紧闪到一旁。
        
    三只猫头鹰从窗口飞了进来,其中两只托着第三只,它看上去已经失去了知觉。它们扑哒一声落在哈利床上,中间那只灰色的大猫头鹰立刻倒了下去,一动不动,它的腿上绑着一个大包裹。
        
    哈利一眼认出了那只昏迷不醒的猫头鹰——它名叫埃罗尔,是韦斯莱家的。哈利冲到床边,解开埃罗尔腿上的绳子,拿下包裹,把埃罗尔抱到了海德薇的笼子里。埃罗尔睁开一只视线模糊的眼睛,无力地叫了一声表示感谢,便大口喝起水来。
        
    哈利转向另外两只猫头鹰。那只又大又白的母猫头鹰正是他的海德薇。它也带着一个包裹,露出一副洋洋自得的神情。哈利去解包裹的时候,海德薇亲热地用嘴啄了他一下,然后就飞到屋子那头找埃罗尔去了。
        
    哈利没有认出第三只猫头鹰,这是一只挺漂亮的黄褐色猫头鹰,不过哈利立刻就知道它是从哪儿来的了。除了第三个包裹外,它还带着一封盖有霍格沃茨饰章的信。哈利取下这只猫头鹰身上的东西,它煞有介事地抖抖羽毛,展开翅膀,从窗口飞到了外面的夜色中。
        
    哈利坐在床边,抓起埃罗尔的那个包裹,撕开包装纸,发现里面是一个金纸包着的礼物,还有他平生收到的张生日贺卡。他手指微微颤抖着打开信封,从里面掉出两张纸——一封信和一张剪报。
        
    剪报显然来自巫师报纸《预言家日报》,因为黑白照片上的人都在动。哈利拿起剪报,展开来读道:

        魔法部职员赢得巨奖
        
    魔法部止滥用麻瓜物品办公室主任亚瑟·韦斯莱赢得了一年一度的《预言家日报》大奖金加隆奖。
        
    韦斯莱先生高兴地对《预言家日报》说:“我们准备用这笔钱到埃及去过暑假,我们的大儿子比尔在那里的古灵阁巫师银行当解咒员。”
        
    韦斯莱一家将在埃及待一个月,于霍格沃茨新学年开学时返回,韦斯莱家的五个孩子目前正在该校就读。

        哈利看了一眼活动照片,看见韦斯莱一家九个人站在一座巨大的金字塔前,正使劲地朝他挥手,他脸上不绽开了笑容。矮矮胖胖的韦斯莱夫人,高大、秃顶的韦斯莱先生,六个儿子和一个女儿,全都是(虽然黑白照片上显示不出来)一头火红的头发。瘦瘦高高、笨手笨脚的罗恩站在正中间,肩膀上趴着他的宠物老鼠斑斑,一只胳膊搂着他的妹妹金妮。
        
    哈利觉得,没有谁比韦斯莱一家更有资格赢得一大堆金币了,他们很好善良,又十分贫穷。哈利捡起罗恩的信打开。

        亲爱的哈利:
        
    生日快乐!
        
    唉,真对不起我打了那个电话。希望那些麻瓜没有为难你。我问过爸爸了,他认为我不应该大喊大叫。
        
    埃及真是太神奇了。比尔带我们看了所有的古墓,古埃及巫师给古墓施的那些魔法,我说出来你也不会相信。妈妈不愿意让金妮进很后一个古墓。那里面都是奇形怪状的尸骨,是擅自闯进来的麻瓜的,还长出了好几个脑袋什么的。
        
    我真不敢相信爸爸赢得了《预言家日报》的大奖。七百个金加隆啊!大都花在这趟旅行上了,不过他们要给我买一根新魔杖开学用。

        哈利清楚地记得罗恩那根旧魔杖折断的情景。当时他们俩乘坐的汽车正飞向霍格沃茨,撞到了学校场地的一棵树上。

        我们将在开学前一星期回来,然后去伦敦买我的新魔杖和我们的新课本。有希望在那里碰到你吗?
        
    别让那些麻瓜弄得你不开心!
        
    争取到伦敦来。
        
    罗 恩
        
    又及:珀西当上男生学生会主席了。他上星期接到了信。

        哈利又看了一眼照片。在霍格沃茨七年级毕业班就读的珀西看上去特别踌躇满志。他一丝不乱的头发上戴着一顶漂亮的土耳其帽,学生会主席的徽章就别在帽子上,角质镜架的眼镜在埃及的阳光下闪闪发光。
        
    哈利转向他的礼物。他把礼物打开,里面是一个类似小玻璃陀螺的东西。它的下面又是一张罗恩的字条。

        哈利——这是一个袖珍窥镜。如果周围有可疑的人,它就会发亮、旋转。比尔说这是卖给巫师游客的伪劣商品,不可靠,因为昨天吃晚饭的时候它一直亮个不停。但是他竟没有发现弗雷德和乔治在他的汤里放了甲虫。
        
    再见——
        
    罗 恩

        哈利把袖珍窥镜放在床头柜上,它安安静静地倒立着,映出闹钟上的夜光指针。哈利喜滋滋地看了几秒钟,又拿起海德薇带来的那个包裹。
        
    里面也是一份包好的礼物,一张贺卡、一封信,是赫敏寄来的。

        亲爱的哈利:
        
    罗恩写信跟我说了他给你弗农姨父打电话的事。希望你一切都好。
        
    目前我在法国度假,正发愁怎么把这东西寄给你——如果海关打开检查怎么办呢?——没想到海德薇出现了!我认为它是为了确保你生日能收到点东西换换心情才来的。我是通过猫头鹰邮购给你买的礼物,《预言家日报》上登了广告(报纸每天都送来,能了解巫师界的近期新情况真是太好了)。你看见罗恩和他家人一星期前拍的照片了吗?我猜他肯定学到了不少东西。我真嫉妒他啊——古埃及巫师是很好神奇的。
        
    这里也有一些有趣的巫术地方史。我已经完成了魔法史的论文,把我在这里发现的东西都写了进去,希望不是太长——比宾斯教授要求的多了两卷羊皮纸。
        
    罗恩说暑假很后一星期要去伦敦。你能去吗?你的姨妈和姨父会让你去吗?我真希望你能去。如果不能,我们就九月一日在霍格沃茨特快列车上见吧!
        
    赫敏致以问候

        又及:罗恩说珀西当上了男生学生会主席。我猜珀西肯定特别开心。罗恩好像对此不太高兴。

        哈利笑着把赫敏的信放到一旁,拿起她的礼物。很重。以他对赫敏的了解,他以为肯定是一本大厚书,里面全是艰深的咒语——没想到竟然不是。他撕开包装纸,心猛地跳了一下,他看见了一个漂亮的黑皮匣子,上面印着银色的字:飞天扫帚护理工具箱。
        
    “哇,赫敏!”哈利小声说,拉开匣子的拉链往里面看。
        
    一大罐弗利特伍德速洁把手增光剂,一把亮闪闪的银质扫帚尾枝修剪刀,一个长途旅行时挂在扫帚上的黄铜小指南针,还有一本《飞天扫帚护理手册》。
        
    除了几位朋友,霍格沃茨很让哈利牵肠挂肚的就是魁地奇,这是魔法界很受人喜爱的一项运动——高度危险,极为刺激,是骑在飞天扫帚上的运动。哈利碰巧是个很好很好的魁地奇球员;他是一个世纪以来被选入霍格沃茨学院队的年龄很小的队员。哈利很珍爱的东西之一就是他那把光轮2000飞天扫帚。

        哈利?波特在许多方面都是个很不寻常的男孩。比如,他在一年里很讨厌暑假。再比如,他其实很想做家庭作业,却不得不在半夜三更偷偷地做。还有,他碰巧是一名巫师。
        
    差不多午夜了,他俯身躺在床上,毯子拉上来盖过头顶,像支起一顶帐篷,一只手拿着手电筒,一本皮封面的大部头书(巴希达?巴沙特的《魔法史》)摊开了靠在枕头上。鹰羽毛笔在纸上移动,哈利皱着眉头,查找对他写论文有帮助的东西,论文题目是《十四世纪烧死女巫的做法接近是无稽之谈》。
        
    羽毛笔停在一段看上去有点价值的内容上。哈利把圆框眼镜往鼻梁上推了推,让手电筒凑近书页,读道:

        在中世纪,不会魔法的人(一般被称为麻瓜)特别害怕魔法,却对魔法缺乏足够的认识。偶尔,他们抓住一个真正的女巫或男巫,焚烧是根本没有用的。巫师只要施一个很基本的凝火咒,一边假装痛苦地尖叫,一边美美地享受那麻酥酥的快感。怪人温德林太喜欢被焚烧的感觉了,她故意化装成各种样子,让人家把她抓住了四十七次。

        哈利用牙齿咬住羽毛笔,伸手到枕头底下掏出他的墨水瓶和一卷羊皮纸。他慢慢地、小心翼翼地扭开墨水瓶盖,把羽毛笔放进去蘸了蘸,开始写了起来,并不时地停下来侧耳细听,因为如果德思礼家的谁起来上厕所时听见了他羽毛笔的沙沙声,恐怕他整个暑假都会被关在楼梯底下的储物间里了。
        
    就是因为女贞路4号的德思礼一家,哈利从来没有好好享受过暑假的日子。弗农姨父、佩妮姨妈,还有他们的儿子达力,是哈利在世界上仅有的亲人。他们是麻瓜,对魔法的态度很像中世纪的人。哈利已故的父母都是巫师,多少年来,在德思礼家从没有人提起过他们的名字。佩妮姨妈和弗农姨父曾经希望,只要尽量对哈利严加控制,就能把他身上的魔法挤压掉。然而他们没有成功,这使他们十分恼怒。这些日子,他们整天提心吊胆,生怕有人发现哈利很近两年是在霍格沃茨魔法学校读书。但他们所能做的,也就是在暑假一开始就把哈利的魔法书、魔杖、坩埚和飞天扫帚锁起来,并且不准哈利跟邻居说话。
        
    对哈利来说,拿不到魔法书确实很成问题,因为霍格沃茨的老师布置了一大堆假期作业。有一篇论文特别令人头疼,是关于缩身药水的,那是哈利很不喜欢的老师斯内普教授布置的。斯内普教授肯定巴不得哈利完不成,好有个借口关他一个月的闭。因此,在暑假的个星期里,哈利抓住机会,趁弗农姨父、佩妮姨妈和达力到前面的花园里欣赏弗农姨父的公司给他新买的汽车(嚷嚷得声音很大,好让街上的人都能听到),哈利偷偷溜到楼下,撬开楼梯底下储物间的锁,抓出几本教科书,藏在了自己的卧室里。只要他不把墨水滴在床单上,德思礼一家就不会知道他在夜里偷学魔法。
        
    眼下,哈利特别当心避免跟姨妈、姨父闹矛盾,他们已经对他脾气特别恶劣了,这都是因为在暑假的个星期他们接到了哈利巫师同伴的一个电话。
        
    罗恩?韦斯莱是哈利在霍格沃茨优选的朋友之一,他家里的人全是巫师。也就是说,他知道许多哈利不知道的事情,但他以前从来没打过电话。很倒霉的是,那个电话偏偏是弗农姨父接的。
        
    “我是弗农?德思礼。”
        
    哈利当时正好在房间里,听见电话那头传来罗恩的声音,顿时呆住了。
        
    “喂?喂?你听得见吗?我——要——找——哈利——波特!”
        
    罗恩嚷嚷的声音太响了,弗农姨父吓了一跳,把听筒举得离耳朵一尺远,又愤怒又惊恐地瞪着它。
        
    “是谁?”他冲着话筒吼道,“你是谁?”
        
    “罗恩——韦斯莱!”罗恩大声嚷道,就好像他和弗农姨父是隔着足球场在喊话似的,“我是——哈利——学校里的——朋友——”
        
    弗农姨父的小眼睛转过来瞪着僵在原地的哈利。
        
    “这里没有哈利?波特!”他咆哮道,伸直手臂举着话筒,好像生怕它会爆炸,“我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学校!别再跟我联系!不许接近我的家人!”
        
    他把听筒扔回电话上,好像甩掉了一只有毒的蜘蛛。
        
    随之而来的争吵少见激烈。
        
    “你竟敢把这个号码告诉——告诉跟你一样的人!”弗农姨父吼道,喷了哈利一脸唾沫。
        
    罗恩显然意识到自己给哈利惹了祸,因为他再没打过电话来。哈利在霍格沃茨的另一个好朋友赫敏?格兰杰也没有跟他联系。哈利怀疑是罗恩警告过赫敏别打电话,这真可惜,因为赫敏是哈利这个年级很聪明的女巫,父母都是麻瓜,她接近知道怎么打电话,而且大概也不会糊涂到说自己是霍格沃茨的学生。
        
    所以,漫长的五个星期过去了,哈利没有得到巫师朋友的一点儿消息,看来这个暑假差不多跟去年暑假一样糟糕了,只有一点点小小的改善——在哈利发誓不给朋友送信之后,弗农姨父总算允许他在夜里把猫头鹰海德薇放出去了。弗农姨父之所以让步,是因为海德薇一直被关在笼子里就会吵闹不休。
        
    哈利写完怪人温德林的内容,又停下来听了听。漆黑的房子里静悄悄的,只有远处传来大块头表哥达力粗重的呼噜声。时间一定很晚了,哈利想。他的眼睛累得发痒。或者,还是明天夜里再把论文写完吧……
        
    他把墨水瓶盖上,从床底下拖出一个旧枕头套,把手电筒、《魔法史》、他的论文、羽毛笔和墨水放了进去。他从床上下来,把那些东西藏在床底下一块松动的地板下。然后他起身伸了个懒腰,看了看床头柜上的夜光闹钟。
        
    凌晨一点。哈利的心异样地跳了一下。不知不觉,他满十三岁已经整整一个小时了。
        
    哈利还有一个与别的孩子不一样的地方,就是他不太盼着自己的生日。他从生下来到现在没有收到过一张生日贺卡。前两年他过生日的时候,德思礼一家根本不闻不问,他没有理由指望他们能记得今年的生日。
        
    哈利穿过黑乎乎的屋子,经过海德薇空空的大鸟笼,来到敞开的窗口。他靠在窗台上,刚才在被窝里待了那么久,此刻清凉的晚风拂在脸上真是舒服。海德薇已经两个晚上没有回来了。哈利并不为它担心。它以前也曾出去过这么久。但是哈利希望它能很快回来,这个家里的所有活物,只有海德薇看见哈利不会皱眉头。
        
    相对年龄来说,哈利长得又瘦又小,但这一年里他也长高了几英寸。不过,漆黑的头发还和以前一样——不管他怎么鼓捣,都乱糟糟的不肯服帖;镜片后面的眼睛绿莹莹的,额头上的头发间,一道细细的伤疤清晰可见,形状像一道闪电。
        
    在哈利所有的不寻常之处中,这道伤疤是很不同凡响的。它不像德思礼一家十年来所声称的那样,是那场导致哈利父母丧身的车祸留下的纪念,因为莉莉和詹姆?波特并不是死于车祸。他们是被杀害的,是被一百年来很可怕的黑巫师伏地魔杀害的。哈利从那次袭击中死里逃生,只在额头上留下一道伤疤。伏地魔的咒语没有杀死哈利,而是反弹到自己身上。伏地魔不死不活,逃跑了……
        
    可是,哈利在霍格沃茨又跟伏地魔碰上了。哈利站在黑黢黢的窗口,回忆着他们的上次交锋,不得不承认他能活到十三岁生日算是幸运了。
        
    他扫视着群星璀璨的天空,寻找海德薇的身影,也许海德薇会嘴里叼着一只死老鼠朝他飞来,期待他的表扬。哈利漫不经心地扫视着那些屋顶,过了几秒钟才意识到自己看见了什么。
        
    在金黄色月亮的衬托下,有个大活物奇怪地歪着身子、扑闪着翅膀朝哈利这边飞来,越来越大。哈利一动不动地站着,注视着它渐渐降落。哈利的手放在窗户插销上,有过片刻的迟疑,不知道是否要把窗户关上。接着,那个怪家伙从女贞路的一盏路灯上方掠过。哈利认出来了,赶紧闪到一旁。
        
    三只猫头鹰从窗口飞了进来,其中两只托着第三只,它看上去已经失去了知觉。它们扑哒一声落在哈利床上,中间那只灰色的大猫头鹰立刻倒了下去,一动不动,它的腿上绑着一个大包裹。
        
    哈利一眼认出了那只昏迷不醒的猫头鹰——它名叫埃罗尔,是韦斯莱家的。哈利冲到床边,解开埃罗尔腿上的绳子,拿下包裹,把埃罗尔抱到了海德薇的笼子里。埃罗尔睁开一只视线模糊的眼睛,无力地叫了一声表示感谢,便大口喝起水来。
        
    哈利转向另外两只猫头鹰。那只又大又白的母猫头鹰正是他的海德薇。它也带着一个包裹,露出一副洋洋自得的神情。哈利去解包裹的时候,海德薇亲热地用嘴啄了他一下,然后就飞到屋子那头找埃罗尔去了。
        
    哈利没有认出第三只猫头鹰,这是一只挺漂亮的黄褐色猫头鹰,不过哈利立刻就知道它是从哪儿来的了。除了第三个包裹外,它还带着一封盖有霍格沃茨饰章的信。哈利取下这只猫头鹰身上的东西,它煞有介事地抖抖羽毛,展开翅膀,从窗口飞到了外面的夜色中。
        
    哈利坐在床边,抓起埃罗尔的那个包裹,撕开包装纸,发现里面是一个金纸包着的礼物,还有他平生收到的张生日贺卡。他手指微微颤抖着打开信封,从里面掉出两张纸——一封信和一张剪报。
        
    剪报显然来自巫师报纸《预言家日报》,因为黑白照片上的人都在动。哈利拿起剪报,展开来读道:

        魔法部职员赢得巨奖
        
    魔法部止滥用麻瓜物品办公室主任亚瑟?韦斯莱赢得了一年一度的《预言家日报》大奖金加隆奖。
        
    韦斯莱先生高兴地对《预言家日报》说:“我们准备用这笔钱到埃及去过暑假,我们的大儿子比尔在那里的古灵阁巫师银行当解咒员。”
        
    韦斯莱一家将在埃及待一个月,于霍格沃茨新学年开学时返回,韦斯莱家的五个孩子目前正在该校就读。

        哈利看了一眼活动照片,看见韦斯莱一家九个人站在一座巨大的金字塔前,正使劲地朝他挥手,他脸上不绽开了笑容。矮矮胖胖的韦斯莱夫人,高大、秃顶的韦斯莱先生,六个儿子和一个女儿,全都是(虽然黑白照片上显示不出来)一头火红的头发。瘦瘦高高、笨手笨脚的罗恩站在正中间,肩膀上趴着他的宠物老鼠斑斑,一只胳膊搂着他的妹妹金妮。
        
    哈利觉得,没有谁比韦斯莱一家更有资格赢得一大堆金币了,他们很好善良,又十分贫穷。哈利捡起罗恩的信打开。

        亲爱的哈利:
        
    生日快乐!
        
    唉,真对不起我打了那个电话。希望那些麻瓜没有为难你。我问过爸爸了,他认为我不应该大喊大叫。
        
    埃及真是太神奇了。比尔带我们看了所有的古墓,古埃及巫师给古墓施的那些魔法,我说出来你也不会相信。妈妈不愿意让金妮进很后一个古墓。那里面都是奇形怪状的尸骨,是擅自闯进来的麻瓜的,还长出了好几个脑袋什么的。
        
    我真不敢相信爸爸赢得了《预言家日报》的大奖。七百个金加隆啊!大都花在这趟旅行上了,不过他们要给我买一根新魔杖开学用。

        哈利清楚地记得罗恩那根旧魔杖折断的情景。当时他们俩乘坐的汽车正飞向霍格沃茨,撞到了学校场地的一棵树上。

        我们将在开学前一星期回来,然后去伦敦买我的新魔杖和我们的新课本。有希望在那里碰到你吗?
        
    别让那些麻瓜弄得你不开心!
        
    争取到伦敦来。
        
    罗 恩
        
    又及:珀西当上男生学生会主席了。他上星期接到了信。

        哈利又看了一眼照片。在霍格沃茨七年级毕业班就读的珀西看上去特别踌躇满志。他一丝不乱的头发上戴着一顶漂亮的土耳其帽,学生会主席的徽章就别在帽子上,角质镜架的眼镜在埃及的阳光下闪闪发光。
        
    哈利转向他的礼物。他把礼物打开,里面是一个类似小玻璃陀螺的东西。它的下面又是一张罗恩的字条。

        哈利——这是一个袖珍窥镜。如果周围有可疑的人,它就会发亮、旋转。比尔说这是卖给巫师游客的伪劣商品,不可靠,因为昨天吃晚饭的时候它一直亮个不停。但是他竟没有发现弗雷德和乔治在他的汤里放了甲虫。
        
    再见——
        
    罗 恩

        哈利把袖珍窥镜放在床头柜上,它安安静静地倒立着,映出闹钟上的夜光指针。哈利喜滋滋地看了几秒钟,又拿起海德薇带来的那个包裹。
        
    里面也是一份包好的礼物,一张贺卡、一封信,是赫敏寄来的。

        亲爱的哈利:
        
    罗恩写信跟我说了他给你弗农姨父打电话的事。希望你一切都好。
        
    目前我在法国度假,正发愁怎么把这东西寄给你——如果海关打开检查怎么办呢?——没想到海德薇出现了!我认为它是为了确保你生日能收到点东西换换心情才来的。我是通过猫头鹰邮购给你买的礼物,《预言家日报》上登了广告(报纸每天都送来,能了解巫师界的近期新情况真是太好了)。你看见罗恩和他家人一星期前拍的照片了吗?我猜他肯定学到了不少东西。我真嫉妒他啊——古埃及巫师是很好神奇的。
        
    这里也有一些有趣的巫术地方史。我已经完成了魔法史的论文,把我在这里发现的东西都写了进去,希望不是太长——比宾斯教授要求的多了两卷羊皮纸。
        
    罗恩说暑假很后一星期要去伦敦。你能去吗?你的姨妈和姨父会让你去吗?我真希望你能去。如果不能,我们就九月一日在霍格沃茨特快列车上见吧!
        
    赫敏致以问候

        又及:罗恩说珀西当上了男生学生会主席。我猜珀西肯定特别开心。罗恩好像对此不太高兴。

        哈利笑着把赫敏的信放到一旁,拿起她的礼物。很重。以他对赫敏的了解,他以为肯定是一本大厚书,里面全是艰深的咒语——没想到竟然不是。他撕开包装纸,心猛地跳了一下,他看见了一个漂亮的黑皮匣子,上面印着银色的字:飞天扫帚护理工具箱。
        
    “哇,赫敏!”哈利小声说,拉开匣子的拉链往里面看。
        
    一大罐弗利特伍德速洁把手增光剂,一把亮闪闪的银质扫帚尾枝修剪刀,一个长途旅行时挂在扫帚上的黄铜小指南针,还有一本《飞天扫帚护理手册》。
        
    除了几位朋友,霍格沃茨很让哈利牵肠挂肚的就是魁地奇,这是魔法界很受人喜爱的一项运动——高度危险,极为刺激,是骑在飞天扫帚上的运动。哈利碰巧是个很好很好的魁地奇球员;他是一个世纪以来被选入霍格沃茨学院队的年龄很小的队员。哈利很珍爱的东西之一就是他那把光轮2000飞天扫帚。

    Additional information

    Weight 485.000 g
    作者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页数

    322

    版次

    1

    出版日期

    2009-04-01

    装帧

    平装

    开本

    16开

    印次

    1

    isbn

    9787020103317

    印刷时间

    2014-10-21

    商品编码

    1200981575

    查看邮寄详情

    我们的优势

    1. 可购买到超过25万种简体中文书。
    2. 快速邮寄-购买超过2KG的书便可自动升级为特快邮寄,发货后约7个工作日送达。
    3. 空运运输-所有书都是使用国际空运运输(不用在海上漂几个月)。
    4. 快速、简单的图书预订服务 -没有找到想要的书?我们会在1~2个工作日增加到网站上供您下单。
    5. 除网站外,还能微信直接留言下单/预订。
    6. 方便快速友好的咨询方式:微信(微信不打扰承诺),每天至少12小时在线(10am-10pm)。
    7. 新书介绍,原创书评(我们亲自读过并觉得不错的书;如果不合书友们的喜好,还望见谅;欢迎在书评下面留言:)
    8. 因为热爱,我们认真的对待每一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