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禽诗全集

$ 32.00

本书是商禽作品的首部中文简体版,完整收录了诗人创作生涯所有出版诗集及其他刊登于报章之散作,以期为读者完整呈现这座中文现代诗歌目前的丰碑。

More than 20 In stock - 邮寄至 澳洲、新西兰(最快7个工作日送达)。目前由于疫情,物流公司无法保证邮寄时间,详情请看首页通知。

SKU: 1201996295 分类:

Description

  商品基本信息,请以下列介绍为准
商品名称:   商禽诗全集
作者:   商禽 著
ISBN号:   9787559637574
出版社:   北京联合出版社
商品类型:   图书

  其他参考信息(以实物为准)
  装帧:精装   开本:   语种:中文
  出版时间:2020年01月01日   版次:1   页数:352
  印刷时间:   印次:1   字数:184000

  作者简介
商禽原名罗显烆,又名罗燕、罗砚,曾用笔名罗马、夏离、壬癸等,原籍四川珙县,十六岁从军,流徙过中国西南各省,其间开始搜集民谣,试做新诗。赴台后做过编辑、码头临时工、园丁等,也卖过牛肉面,后于《时报周刊》担任主编,任副总编辑退休。商禽被称为“文坛鬼才”,其成名作多为散文诗,诗作数量不超过两百首,著作仅有诗集《梦或者黎明》(1969)、《用脚思想》(1988),以及增订本《梦或者黎明及其他》(1988)和选集《商禽·世纪诗选》(2000)、《商禽集》(2008)五种,另有英、法、德、瑞典文等译本。

  内容简介
本书是商禽作品的首部中文简体版,完整收录了诗人创作生涯所有出版诗集及其他刊登于报章之散作,以期为读者完整呈现这座中文现代诗歌目前的丰碑。

  目录
卷一
梦或者黎明
辑一
行径
籍贯004
行径005
不被编结时的发辫006
塑007
前夜008
温暖的黑暗009
蒲公英010
火鸡011
辑二
长颈鹿
蚂蚁巢013
天使们的恶作剧014
流质015
水葫芦016
跃场017
长颈鹿018
灭火机019
海拔以上的情感020
界021
透支的足印022
鸽子024
伤026
辑三
事件
事件029
台北·一九六〇032
路标034
玩具旅行车035
木星036
辑四
遥远的催眠
阿莲038
冈山头041
晓043
坐姿的铁床044
逃亡的天空046
遥远的催眠047
辑五
梦或者黎明
天河的斜度052
龙舌兰055
树中之树057
逢单日的夜歌059
梦或者黎明065
辑六
涉禽
风070
涉禽071
树072
应073
秋074
巴士076
安全岛077
辑七
门或者天空
门或者天空079
哭泣或者遗忘082
溺酒的天使083
醒084
无质的黑水晶086
阿米巴弟弟087
冷藏的火把088
辑八
手套
雨季090
烤鹅092
梯093
枫095
手套097
玩笑098
牧神的下午100
主题103
卷二
用脚思想
辑一
音速
咳嗽108
电锁109
月光110
音速111
木棉花112
路权113
沙漠114
废园115
露台二首117
辑二
封神与聊斋
池塘120
水田121
山谷123
大地124
火焰125
聊斋126
头七127
三七128
五七129
穿墙猫130
辑三
无言的衣裳
风133
马135
蚊子137
狗143
风中之风145
夜归三章147
某日某巷吊旧寓149
无言的衣裳150
辑四
更深的海洋
夜访东海花园153
更深的海洋154
杨逵素描155
大度山本事156
近乡158
出峡而去159
宿雾情歌161
温水乌龙162
辑五
月亮和老乡
月亮和老乡164
五官素描167
匹茨堡170
布朗市公园171
凯亚美厦湖172
岁末寄友人173
我听到你底心跳175
豆腐汤丸179
辑六
用脚思想
用脚思想182
手脚茫茫183
寻找心脏185
人的位置186
卷三
把现在放进过去的过去里面
辑一
伤心的女子
解冻而去190
五彩友谊192
薤露195
石化工业之歌196
卡特,花生199
伤心的女子202
解严夜203
辑二
咸鸭蛋
站牌205
杜鹃206
地球背面的阳光207
鸡209
屋檐210
叛逃211
雪212
平交道213
结石214
油桐花215
咸鸭蛋216
水族馆217
辑三
彩色骚动
捏塑自己219
姑姑窟221
松花江石巧雕竹菊砚屏223
默雷224
他想,故他不在225
彩色骚动226
割裂228
六祖谈画229
胸窗230
梦到画中去开锁231
飞行鱼232
辑四
飞行眼泪
苍鹭234
泉235
大句点237
高个子的美学239
飞行垃圾240
飞行眼泪241
酢浆草炸弹242
不和春天说再见243
三段论法的天空244
摇摇欲醉的星星245
吃时间的龙246
背着时间等时间247
把现在放进过去的过去里面248
辑五
诚实之口
米兰250
翡冷翠那一夜252
乌菲济美术馆253
释放254
罗马之松255
许愿泉256
诚实之口257
峨眉山的函数258
手套与绳子的对话260
辑六
天葬台
孔庙263
战壕边的菜圃265
天葬台267
寒食268
傍晚270
小岛272
桂芝去了月亮273
散赞十竹斋275
水墨人物三题281
暗夜283
附录
商禽诗观287
何谓散文诗?290
对镜291
相关评论索引293
商禽写作年表307

  主编推荐
商禽是台湾地区现代诗歌目前很重要的开拓者与奠基人之一,亦是中文现代诗歌目前很重要的诗人之一,他与瘂弦、洛夫、张默等诗人一齐将台湾地区现代诗推至高峰并推广至全世界。本书是商禽的首部简体中文版诗集。
商禽的创作量少而质精,一生仅作诗两百余首,此次完整收录其创作生涯的全部诗作,并同时收入创作年表以及相关评论索引,完整呈现商禽诗歌全貌。
商禽的诗以超现实主义的风格和散文诗的写作手法而闻名,其诗宛如变调之鸟,在历史与现实间发出愤慨与悲鸣之声。

  精彩内容
    鸽子
    
忽然,我捏紧右拳,狠狠的击在左掌中,“拍!”的一声,好空寂的旷野啊!然而,在病了一样的天空中飞着一群鸽子:是成单的或是成双的呢
    
我用左手重重的握着逐渐发散开来的右拳,手指缓缓的在掌中舒展而又不能十分的伸直,只频频的转侧;啊,你这工作过而仍要工作的,杀戮过终也要被杀戮的,无辜的手,现在,你是多么像一只受伤了的雀鸟。而在晕眩的天空中,有一群鸽子飞过:是成单的或是成双的呢
    
现在我用左手轻轻的爱抚着在抖颤的右手:而左手亦自抖颤着,就更其像在悲悯着她受了伤的伴侣的,啊,一只伤心的鸟。于是,我复用右手轻轻地爱抚着左手……在天空中翱翔的说不定是鹰鹫。
    
在失血的天空中,一只雀鸟也没有。相互倚靠而抖颤着的,工作过仍要工作,杀戮过终也要被杀戮的,无辜的手啊,现在,我将你们高举,我是多么想——如同放掉一对伤愈的雀鸟一样——将你们从我双臂释放啊!
    
一九六六年四月六日
    
长颈鹿
    
那个年轻的狱卒发觉囚犯们每次体格检查时身长的逐月增加都是在脖子之后,他报告典狱长说:“长官,窗子太高了!”而他得到的回答却是:“不,他们瞻望岁月!”
    
仁慈的青年狱卒,不识岁月的容颜,不知岁月的籍贯,不明岁月的行踪;乃夜夜往动物园中,到长颈鹿栏下,去逡巡,去守候。
    
一九五七年
    
灭火机
    
愤怒升起来的日午,我凝视着墙上的灭火机。一个小孩走来对我说:“看哪!你的眼睛里有两个灭火机。”为了这无邪告白;捧着他的双颊,我不哭了。
    
我看见有两个我分别在他眼中流泪;他没有再告诉我,在我那些泪珠的鉴照中,有多少个他自己。
    
不被编结时的发辫
    
被卷起的尘埃有被制造时的帆缆之痉挛紧捆的绳索有被编结时的发辫之张惶。
    
(那是假的。)
    
不被编结时的发辫 早春之黄昏 在早上十点犹赖床的人 阳台上一只断了绊的木屐 不被编结时的发辫 发辫下细长的白颈 一个在下水道出口处乘凉的乞丐 下班了的夜巡警 温泉浴室里摇响的耳环废弹及弃船以及弃船上的缆索;以及不被编结时的发辫;以及赖床的人,呵欠;以及右眼的泪流到左眼中:“我还以为你们这里的湖水是甜的哩。”以及左眼的泪已流经耳门——告诉她晚风在市郊时那股子懒劲——之后流到不被编结时的发丛中去了。
    
逃亡的天空
    
死者的脸是无人一见的沼泽
    
荒原中的沼泽是部分天空的逃亡
    
遁走的天空是满溢的玫瑰
    
溢出的玫瑰是不曾降落的雪
    
未降的雪是脉管中的眼泪
    
升起来的泪是被拨弄的琴弦
    
拨弄中的琴弦是燃烧着的心
    
焚化了的心是沼泽的荒原
    
门或者天空
    
时间 在争辩着
    
地点 没有丝毫的天空
    
在没有外岸的护城河所围
    
绕着的有铁丝网围
    
绕着没有屋顶的围墙里面
    
人物 一个没有监守的被囚者。
    
被这个被囚者所走成的紧
    
靠着围墙下
    
的一条路。
    
在路上走着的这个被囚者
    
 终于 离开了他自己脚步所筑
    
的路
    
他步道围墙的中央。
    
他以手伐下里面的几棵树。
    
他用他的牙齿以及他的双手
    
以他用手与齿伐下的树和藤
    
做成一扇门;
    
一扇只有门框的仅仅是的门。
    
(将它绑在一株大树上。)
    
他将它好好的端视了一阵;
    
他对它深深地思索了一顿。
    
他推门;
    
他出去。……
    
他出去,走了几步又回头,
    
再推门,
    
他出去。
    
出来。
    
出去。
    
在没有丝毫的天空下。在没有外岸的护城河所围绕着的有铁丝网所围绕着的没有屋顶的围墙里面的脚下的一条由这个无监守的被囚者所走成的一条路所围绕的远远的中央,这个无监守的被囚者推开一扇由他手造的只有门框的仅仅是的门
    
出去。
    
出来。
    
出去。
    
出来。出去。出去。出来。出来。出去。
    
出。出。出。出。出。出。出。
    
直到我们看见天空。
    
穿墙猫
    
自从她离去之后便来了这只猫,在我的住处进出自如,门窗乃至墙壁都挡它不住。
    
她在的时候,我们的生活曾令铁门外的雀鸟羡慕,她照顾我的一切,包括停电的晚上为我捧来一钩新月(她相信写诗用不着太多的照明),燠热的夏夜她站在我身旁散发冷气。
    
错在我不该和她讨论关于幸福的事。那天,一反平时的呐呐[ 原文如此,现一般作“讷讷”。——编者注
    
],我说:“幸福,乃是人们未曾得到的那一半。”次晨,她就不辞而别。
    
她不是那种用唇膏在妆镜上题字的女子,她也不用笔,她用手指用她长长尖尖的指甲在壁纸上深深的写道:今后,我便成为你的幸福,而你也是我的。
    
自从这只猫在我的住处出入自如以来,我还未曾真正的见过它,它总是,夜半来,天明去。
    
一九八七年·中和
    
蚊子
    
自从我的那位同事结婚之后,他从前在河边自建的小木屋就算被我接收了,然而,我几乎同时接收了一屋子的蚊子。
    
自从我把旧有的栏栅式木板窗改成纱窗之后,我便失却了把灯下的人影看成小狗的乐趣。
    
为了把这些营营然的众生驱逐于我抢先发售拥有的国度之外,我立刻加装了一道纱门。
    
然而,门,总是要开启的。
    
便这样,终于也会有些不速之客会趁机溜进来,即使在很好小心的情形下,哪怕是一只,也会打扰我的宁静。而真正打扰我的,倒不是它的营营然,嗡嗡然,乃至被其螫咬,却是我自己这颗容不得别“人”的心。一感觉这个屋子中还有别的生物存在,我便怎么也无法静下来,既不能写,也不能读,甚至无法思想。在用书本衣物驱杀无效,甚至失去踪迹之后,便只好静候其再度出现。好不容易发现其竟然爬在门纱上,便想:既然要出去,便放了你吧。可是,待到我去开门时,它却又飞回屋中的暗处去了。
    
可恶呀!心中的恨意开始煎熬着我。
    
于是,我开始了一个阴狠的计划;我把衣服通通脱去,除了一条短裤,我也深知蚊子是不怎么喜欢光明的,我就把凳子移开灯远一点,但仍然看得清楚的地方;我静坐着冥然不动,嘴中念着:“嗟来食。”心想,蚊子总该不是一个拘礼的“人”吧
    
其实我错了,蚊子固然不懂得人话,但也却不那么迂腐,若非我刚才那一阵运动,使我的皮肤有了汗味,它才不会光临呢。好像什么人又说过:心怀恨意的人,身体自会溢出恶臭。
    
而蚊子正好是一个逐臭之夫。
    
终于它来了,悄然掩至。但却不是我想要它停留的地方;直到我感觉得腿肚子痛,皮肤自己悸动了一下,待想把腿转动过来时,它已经飞走了。
    
真是教人懊恼,越是如此我便越要克制自己;并且提醒自己:蚊子总是在暗处下口的。我故意地不断轻移着双脚,又微微摇晃右手,终于在它没有选择的情况之下,施施然降落在我始终保持不动的左臂上。
    
“好啊!”不知是否由于它竟然听得出我心中的欢呼,它曾经一度企图飞走,虽然后来又重新降落下来,却好似仍然有些许的疑惧。我不断警告自己要克制、要忍耐,我努力屏住呼吸。好像已经得到我的信任了,它甚至还要在我稀疏而柔软的寒毛间散了两步。当然,我知道它是在寻找一个很适当的下口之处。
    
我已经感觉出来皮肤上轻微的痛,我也看得出来它尖锐的口器所插入的地方。先开始,是它口器旁的触须微微的在向两旁卷动。口器已经分明插得更深,因为现在已经看不见而只剩下触须了。
    
这是一只我们常见的家蚊子,不过,却是那种生长在草丛间,而不是臭水沟中的那种;身形比较大一点和山间的小巧的花斑蚊大为不同,简直可以说得上是造型优美,翅膀在背部铺得很平整,灰灰的,然而很光洁。
    
说它的造型优美,实在一点都不夸大,它的腹扁长而不瘦瘪,其上有黑白相间的斑纹。好看的是它的六只长腿,每一只大概都有它身长的两倍却按着粗细而分成长短不同的三节;那前面四只脚在站立时,做了很均匀的方位分配;而且脚的三节弯度与斜度也给人以很安稳的感觉,是很合乎力学原理的。
    
很神妙的应该是后面的两条腿,看它现在,正高高的举起来,配合着它因口器插得越来越深,而以致尾部上翘,整个身体和我的皮肤表面形成了一个美丽的十五度倾斜。或许是因为吸血时需要使力之故吧,那两只后腿还在不住的有节奏的掀动。
    
便这样,它本来黑白分明的腹部开始涨大而变得模糊了。其实,我所看见的只是那些黑白斑纹的涨大,先是黑的变成赭色,白的变得有些粉红,我不断的克制和努力的忍耐着。
    
好呀,你已经把我的血吸到你肚子里去了。
    
这情形,不使人想起军队里的验血,当护士用针筒刺穿你腕间的脉管时,他一面问你痛不痛,你一面看见针筒里鲜红的血随着上面的刻度上升。所不同的是,抽血去验是一件“事情”,而蚊子把我的血吸到肚子里去,却不能只算一件“事情”。这个你们一定不懂。我所茫然有觉的,竟是一种生命的交易。可惜的是,这种崇高的感觉维持得不太久。当蚊子的腹斑接近消失而成为一种赭红色,在我深深感觉出来它的酣畅与沉醉之后,我几乎可以听得出来,自己心中的狞笑。
    
真的,这个蚊子是醉了,饮人类之血而醉。
    
它涨得圆鼓鼓的腹部不但是赭红色,而且在灯下隐隐发出光辉。它是真的醉了。它两只高举的后腿不但停止了掀动,而且是保有几分软弱无力地悬垂着,然而,它却还没有因吃饱了便走的意思。它真的是醉了。这正好。
    
在这种情况之下,比它大上千万倍的人类,是根本用不着所谓巴掌的,我缓缓地举起右手伸出一个指头,以食指,轻轻的按在它的身上,稍微停了一阵,不仅感觉到它腹部的韧度,甚至能觉得出它里面我自己的血的温度。
    
当我把手指移开时,它已经不动了。它的口器依然深陷在我的皮肤里面,这家伙当初未免过于贪婪,也过于耽溺了。我不能十分清楚的了解,自己未曾使大力捺破它的肚子,是否因为不愿意鲜血玷污了自己的手,或是,怕看见蚊子的血便是自己的血,或是别的。
    
反正,它现在还没有死,只是昏却了。
    
我用拇指和食指把它捡起来放在摊开的左手掌心中。
    
我真的是有些怜悯它了,它分明是中了我的陷阱。
    
如果它还能复苏,是否我该把它放走
    
我开始有些后悔:把人类带有恨意的血去喂养一只蚊蚋。若是它再去叮别的人,会不会传播仇恨 若是生养了下一代,那些蚊蚋会不会也带着恨意叮螫人类 当然,这些都是很无稽的。很合理的解释或许是,即使当时我心中曾经一时充满了恨意,然而经过另一个生命的吸吮,是否便应该化消了
    
然而,我终究还是没有释放它,我及时折叠了一个纸球,将它封藏在里面。老实说,即使“恨”会被传染,难道人类向来还缺少了这种情感 至于遗传,蚊子不恨也会吸血的啊!
    
真正令我耽心的原来是“悲哀之自觉”,我怕这种人类特有的质素被传染给昆虫了。
    
一九八二年·台北
    

    

Additional information

Weight 440.0 g
Dimensions 21.0 × 14.0 × 3.5 cm
作者

出版社

北京联合出版社

页数

352

版次

1

出版日期

2020-01-01

装帧

精装

开本

32开

印次

1

isbn

9787559637574

印刷时间

2019-12-01

商品编码

1201996295

发货时间:可邮寄至 澳洲、新西兰。周一至周五 每天早上8点发货。
2KG 以下:国际快递(普通空运),邮费$15。发货后一般10~15个工作日到。(可买够2KG,自动升级为下面的国际特快。)
2KG 以上:国际特快,邮费$15。发货后一般7个工作日左右到。

--- 限时促销活动(查看首页) ---


邮寄公司:澳洲为AusPost负责送货;新西兰为NZPost。如送达时没人签收,可以前去附近的邮局领取。

查看 - 实际快递运输时间


注1:书本介绍页面有标明该书的重量 。结算时系统也会自动计算总重量。
注2:邮寄至新西兰有时需要多1~3个工作日。

我们的优势

  1. 可购买到超过25万种简体中文书。
  2. 快速邮寄-购买超过2KG的书便可自动升级为特快邮寄,发货后约7个工作日送达。
  3. 空运运输-所有书都是使用国际空运运输(不用在海上漂几个月)。
  4. 快速、简单的图书预订服务 -没有找到想要的书?我们会在1~2个工作日增加到网站上供您下单。
  5. 除网站外,还能微信直接留言下单/预订。
  6. 方便快速友好的咨询方式:微信(微信不打扰承诺),每天至少12小时在线(10am-10pm)。
  7. 新书介绍,原创书评(我们亲自读过并觉得不错的书;如果不合书友们的喜好,还望见谅;欢迎在书评下面留言:)
  8. 因为热爱,我们认真的对待每一本书

Reviews

There are no reviews yet.

Be the first to review “商禽诗全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