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圣母院

$ 12.20

《巴黎圣母院》是法国伟大的浪漫主义文学家维克多?雨里的代表作。
丑陋驼背的卡齐莫多从小被圣母院的副主教罗洛收养,成为圣母院的敲钟人,外表正经的弗罗洛看上了美丽的吉卜赛少女爱斯拉达,指使卡齐莫多强行掳走爱斯梅拉达,途中被骑兵队长弗比斯所救,爱斯梅拉达因而爱上了弗比斯。怀恨在心的弗罗洛在两人幽会时刺杀了弗比斯,并嫁祸于爱斯梅拉达,令她被判死刑。副主教趁机要挟她以身相许,否则就要将她处死,便遭到爱斯梅拉尔达的拒绝。恼羞成怒的弗罗洛很终将少女送上了绞刑架。卡齐莫多看清了“养父”的真面目,愤然将其从教堂顶楼推下……

抱歉,该书目前缺货中/正在补货中,您可填写下方表格,有货后我们会第一时间通知。



SKU: 10924448 分类:

Description

  商品基本信息,请以下列介绍为准
商品名称:   巴黎圣母院
作者:   (法)雨果 著;陈敬容 译 著作
ISBN号:   9787020070732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商品类型:   图书

  其他参考信息(以实物为准)
  装帧:平装   开本:   语种:中文
  出版时间:2015年07月01日   版次:   页数:568
  印刷时间:   印次:   字数:402.00千字

  作者简介
维克多·雨果(1802-1885)是19世纪前期积极浪漫主义文学运动的,法国文学目前很好的资产阶级民主作家。贯穿他一生活动和创作的知名品牌思想是人道主义、反对暴力、以爱制“恶”。他的创作期长达六十年以上,作品包括二十六卷诗歌、二十卷小说、十二卷剧本、二十一卷哲理论著,合计七十九卷之多,给法国文学和人类文化宝库增添了一份十分辉煌的文化遗产。其代表作是:《巴黎圣母院》、《悲惨世界》等长篇小说。1885年5月22日雨果逝世于巴黎,法兰西举国为他志哀。他的遗体被安葬在专门安葬伟人的先贤祠。

  内容简介
《巴黎圣母院》是法国伟大的浪漫主义文学家维克多?雨里的代表作。
丑陋驼背的卡齐莫多从小被圣母院的副主教罗洛收养,成为圣母院的敲钟人,外表正经的弗罗洛看上了美丽的吉卜赛少女爱斯拉达,指使卡齐莫多强行掳走爱斯梅拉达,途中被骑兵队长弗比斯所救,爱斯梅拉达因而爱上了弗比斯。怀恨在心的弗罗洛在两人幽会时刺杀了弗比斯,并嫁祸于爱斯梅拉达,令她被判死刑。副主教趁机要挟她以身相许,否则就要将她处死,便遭到爱斯梅拉尔达的拒绝。恼羞成怒的弗罗洛很终将少女送上了绞刑架。卡齐莫多看清了“养父”的真面目,愤然将其从教堂顶楼推下……

  目录
导读
知识链接
原序
定刊本附记


一 大厅
二 比埃尔·甘果瓦
三 红衣主教大人
四 雅克·科勃诺尔老板
五 伽西莫多
六 拉·爱斯梅拉达
第二卷
一 从沙西德漩涡到锡拉岩礁
二 格雷沃广场
三 以爱来对待打击
四 夜间在街上跟踪美女的种种麻烦
五 《麻烦》续篇
六 摔破的瓦罐
七 新婚之夜
第三卷
一 圣母院
二 巴黎鸟瞰
第四卷
一 善人们
二 克洛德·孚罗洛
三 圣母院的敲钟人
四 狗和它的主人
五 克洛德·孚罗洛续篇
六 不得民心
第五卷
一 圣马尔丹修道院院长
二 “这个要消灭那个”
第六卷
一 公正地看看古代司法界
二 老鼠洞
三 一块玉米面饼的故事
四 一滴眼泪换一滴水
五 玉米面饼故事的结尾
第二部
第七卷
一 靠羊儿守秘密的危险
二 神甫和哲学家是两回事
三 钟
四 命运
五 两个黑衣人
六 弗比斯·德·沙多倍尔队长
七 妖僧
八 临河的窗子
第八卷
一 银币变枯叶
二 银币变枯叶续篇
三 银币变枯叶续完
四 抛掉一切希望
五 母亲
六 三人心不同
第九卷
一 昏热
二 驼背,独眼,跛脚
三 聋子
四 陶罐和水晶瓶
五 红门的钥匙
六 红门的钥匙续篇
第十卷
一 甘果瓦在倍尔那丹街上有了一串妙计
二 当你的乞丐去吧
三 快乐万岁!
四 一个帮倒忙的朋友
五 法王路易的祈祷室
六 小火把在闲逛
七 沙多倍尔来支援了!
第十一卷
一 小鞋
二 “白衣美人”
三 弗比斯的婚姻
四 伽西莫多的婚姻

  主编推荐
小说艺术地再现了四百多年前法王路易十一统治时期的历史真实,宫廷与教会如何狼狈为奸压迫人民群众,人民群众怎样同两股势力英勇斗争。本书以1482年的法国为背景,以吉普赛姑娘爱丝美拉达与年轻英俊的卫队长,道貌岸然的副主教以及畸形、丑陋的敲钟人之间的关系为主线,热情呕歌了吉普赛姑娘与敲钟人高尚的品格,深刻鞭挞了卫队长与副主教的虚伪与卑下。小说体现了雨果的“美丑对照”的艺术表现原则,它的发表,打破了伪古典主义的桎梏,标志着浪漫主义的有效胜利。

  精彩内容
    一  大厅
    巴黎人被旧城区、大学区和市民区三重城垣里一片轰鸣的钟声惊醒的那个日子,距离今天已经有三百四十八年六个月零十九天了。
    一四八二年一月六号那个日子,历目前并没有保存下什么记忆。一大早就使得巴黎市民和那些钟如此骚动的那个事件,也没有什么值得大书特书的地方。那既不是庇卡底人和勃艮第人的进攻,也不是一个抬圣骨盒的仪式行列,也不是拉斯葡萄园的一次学生暴动,也不是“尊贵的国王陛下”的入城式,也不是巴黎的司法宫判处的男女盗窃犯的漂亮绞刑,更不是十五世纪常见的那些盛装的戴翎毛的使臣们的莅临。才不过两天以前,就有那样一支人马——弗朗德勒的使臣们,带着为王太子与弗朗德勒的玛格丽特公主联姻的使命来到了巴黎。他们的到来使波旁红衣主教很好厌烦,因为他为了向国王讨好,不得不对那帮土里土气的弗朗德勒市政官笑脸相迎,并且用许多“寓意剧、滑稽剧和闹剧”,在他的波旁官邸招待他们,当时下了一场瓢泼大雨,把他房门口的精致帷幔全浇透了。
    一月六日,这个若望·德·特渥依斯所谓的“使全体巴黎民众情绪激动的日子”,一个从远古以来既是庆祝主显节又是庆祝愚人节的日子。
    在那天,格雷沃广场上要燃起篝火,布拉克小教堂要植上五月树,司法宫要上演圣迹剧。身穿胸前缀有白十字的紫红羽缎上衣的府尹衙役们,前已经在各个十字路口用喇叭般的高音通知了大家。
    男女市民一大早就关好家门和店铺,从四面八方向那三个指定的场所涌去。他们各有各的打算:有些人要去看篝火,有些人要去看圣迹剧,有些人要去观赏五月树。不过,巴黎游民很具备那种古已有之的见识,大多数要去看篝火——它正合时令——,或是去看圣迹剧——它要在屋顶严实、门窗紧闭的司法宫演出。那些爱热闹的人都赞成让那花朵稀少的可怜的五月树孤零零地在布拉克小教堂的墓园里,在一月的天空下冻得发抖。
    聚集在通往司法宫的几条路上的群众尤其多,因为他们知道,那些两天前到达的弗朗德勒使臣准备来观看圣迹剧的演出和愚人王的选举,这个选举也要在司法宫大厅举行。
    在那个日子,要挤进司法宫大厅可不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虽然它号称当时全世界优选的大厅(真的,那时索瓦尔还不曾测量过孟达里行宫的大厅呢)。司法宫广场上万头攒动,站在窗口看热闹的人们只看见一片人的海洋,而广场的五六条街口就象是通到海洋的河口,随时吐送着一股股人流。人群的浪潮不断高涨,冲击着那些屋角和房檐,它们象海岬似的到处突出在形状象不规则的大水池般的广场上。在司法宫高高的哥特式前墙的正当中,有一座大阶梯,人流在那里分成了两股,川流不息地上上下下,在中间的台阶上散开,又在两旁的坡道上扩展成巨大的浪潮倾泻而下。这座大阶梯不断向广场倾泻人流的情景,正象是万丈飞瀑落入湖泊。喊声、笑声、千万人杂沓的脚步声,汇成一片巨大的喧哗和声响。这片喧哗和声响随时增涨着,涌向大阶梯的人流后退了,波动了,混乱了,原来是京城总督的弓箭手跑来干涉,京城总督的执达吏骑着马维持秩序来了。这个由京城总督传给保安队,由保安队传给武装警察队,由武装警察队传给我们巴黎宪兵队的传统,可真值得称道呢。
    在所有门口、窗口、天窗和屋顶上,聚集着又安静又老实的千千万万市民的漂亮面孔,对着司法宫,对着广场,显得十分满意。我们不少的巴黎人都喜欢观看那些看热闹的人,只要看到墙背后有点什么动静,就会使我们心满意足。
    假若我们这些一八三○年的人有幸能混杂在十五世纪的这些巴黎人当中,同他们一道拉拉拽拽地、推推挤挤地、跌跌撞撞地走进这个司法宫大厅(它在一四八二年一月六日显得何等窄小),那景象就不是既无兴趣、又无吸引力的了,我们就会觉得周围那些很古老的事物都显得十分新鲜。
    假若读者愿意,就请他想象一下,当我们和那些穿宽外套,穿武士装,系裙子的人们一起跨进大厅的当儿,会产生什么印象。
    起先只听见一片嘈杂声,只感到一阵眼花缭乱。我们头顶上是一道有木刻镶板的双尖拱,涂刷成天蓝色,饰有金色百合花的图案。我们脚下是黑白两色大理石交错铺成的路面。离我们几步远是一根大柱子,然后又是一根,又是另一根,一共有七根柱子在大厅里形成纵列,从横的方面支撑着双尖拱的起拱点。头四根柱子的周围摆着商人们的杂货摊,闪烁着玻璃和金箔的亮光。后三根柱子的四周有几条橡木板凳,已经被诉讼代理人的短裤和律师们的长袍磨损磨亮。在大厅四周,沿着高高的墙壁,在那门扉、窗户和柱子的空档里,是一长串从法拉蒙开始的法兰西国王们的塑像,多得望不到头。懦弱的国王两臂下垂,双目俯视,孔武善战的国王们头颅和臂膀都豪迈地朝天高举。那些尖拱顶的长窗上都装着五光十色的花玻璃,在大厅的几个宽阔的出口处,是几扇精雕细刻的富丽堂皇的门扉。所有这一切:拱顶、柱子、墙壁、窗框、镶板、门扉、塑像,上上下下都涂饰得金碧辉煌,我们看见的时候已经有几分暗淡,到了公元一五四九年,就几乎接近被灰尘和蛛网淹没了。据说,就是在那一年,杜布厄尔还赞赏过它们呢。
    假若读者想象一下,那长方形的宽阔的大厅被一月的暗淡天光映照着,被各色服饰的熙熙攘攘的人群占据着,那些人顺着墙壁乱跑,绕着七根柱子转悠,这样你对整个地方就会有一个大致的印象了,我们且试着来较为准确地描述它各个有趣的方面。
    当然啦,假若拉瓦亚克没有暗杀过亨利四世,那么,司法宫的档案室里就不会存有他的案卷,而他的从犯们也就不会出于利害关系去销毁那些案卷,放火的人们也就不至于为了销毁那些案卷,而又无计可施,只好放火去烧档案室。为了火烧档案室就要火烧司法宫。所以要不是因为这样,也就不会有一六一八年的大火灾了。古老的司法宫,连同它的大厅,也就会依旧安然屹立,这样我就可以告诉读者:“你们自己去看吧!”于是我们双方也就都省事了:我用不着来描述一番,读者也用不着来阅读这样的描述。这情况可以说明一个真理:凡是重大事件,其后果往往难以预料。
    这当然很有可能,首先拉瓦亚克可能并没有从犯,再说即使他有从犯,那些人对一六一八年的大火灾可能并没有什么干系。有两种说法都解释得通:靠前是三月七日后半夜,有一颗直径一?、高一?半的燃烧着的星星,从天上落到了司法宫。第二呢,有代阿菲的四行诗为证:
    那当然是一场悲惨的游戏,
    司掌法律的在巴黎
    由于吞吃了太多的贿赂,
    放火烧毁了自己的庙宇。
    关于一六一八年司法宫的那场大火灾,说它是政治性的也罢,自然界引起的也罢,富于诗意的起因也罢,不管你如何看待这三种解释,可惜的是,它确实是一场火灾。由于那次灾难,特别是由于以后接二连三的修复,又把灾后幸存的一切都扫荡一空,这座比卢浮宫更为年代久远的法兰西帝王们很早的宫室,到如今就所剩无几了。它在美男子菲立浦时代已经存在,有人曾经在那里寻找过为罗贝尔王所兴建、为艾尔加杜所描述过的宏伟建筑的遗迹。这些差不多全都无影无踪了。圣路易在其中“成就了婚事”的那个机要室遭了什么难呀?他“穿着紫红羽缎上衣、棉毛布的宽马甲和黑呢外套躺在地毯上”,同若安魏耶一起审理案件的那座花园遭了什么难呀?哪儿是西吉斯蒙皇帝的寝宫?还有查理四世的?还有“没领地的约翰”的寝宫呢?哪儿是查理六世颁布大赦令的那道楼梯?哪儿是马赛尔当着王太子的面杀害罗贝尔·德·克雷蒙和香槟元帅的那块石板?哪儿是伪教皇贝内迪克特的诏书被扯成碎片的那道小门?那些把诏书带来的人穿戴很好可笑,又从那里走出来去向全巴黎的人认罪。哪儿是那座金碧辉煌的大厅,连同那些尖拱、那些塑像、那些柱子、那些由于复杂的雕饰而显得支离破碎的巨大拱顶?那间金色的房间在哪里?它的门口有着一头石狮,垂着脑袋、夹着尾巴,就象所罗门座前的那些狮子一样姿态恭顺,表示暴力要服从正义。那些漂亮的门扇,漂亮的花玻璃窗又在哪里?那些曾经使比斯哥雷特认输的錾花的铁器在哪里?杜昂席的那些精工木器在哪里……?时间和人使这些卓绝的艺术遭受了什么样的摧残?关于这一切,关于古老的高卢历史,关于整个哥特式艺术,现在还有什么存留给我们呢?艺术方面给我们留下的只是这位笨拙的圣·热尔维教堂大门道的建筑师德·布罗斯先生的沉重的扁圆拱,至于历史方面给我们留下的,那只有巴推之流对那根大柱的胡说八道了。
    这些都无关紧要。我们还是来说说古代那座司法宫的大厅吧。
    这座巨大的长方形大厅两头都被占据着,一头是那有名的大理石台子,那个台子在长度、宽度和厚度方面都是罕见的,正象早先土地赋税簿籍上那种能使卡冈都亚读后兴趣大增的文体所描写的:“此大理石板真乃举世无匹”。另一头就是那座小礼拜堂。在圣母像前有着路易十一的跪着的塑像。路易十一又叫人把他认为深得天宠的象圣人一样的查理曼大帝和圣路易皇帝的塑像从那里搬走,并不在乎使那一列君王塑像里留下两个空空的壁龛。这座修建了才不过六年的小礼拜堂依然很新,仍旧保留着那种精致的建筑艺术所特有的高雅风格:到处是卓绝的雕刻、精妙的金属雕制品,它给我们指出哥特式艺术时代已经结束,现在已朝着十六世纪中叶文艺复兴时期那一富于想象的仙境迈进。正门很好那透光的小小的花形玻璃窗,装饰得更为优美精巧,真可以说是一颗花边形状的星星。
    在大厅中央,正对着大门,是一座铺饰着金线织锦的看台,背靠墙壁,墙上有个特别入口,凭借走廊上一扇窗户通向那个金饰房间。这座看台是用来迎接弗朗德勒使臣们和另一些请来观赏圣迹剧的贵宾的。
    圣迹剧照例要在那个大理石台子上演出。为此它一大早就准备好了。在它那被司法宫的书记官们的脚跟划了许多道道的亮堂堂的大理石台面上,搭起了一个相当高的棚子,台面就当作戏台,整个大厅都看得见。棚子尽头挂着帷幔,当作演员们的更衣室。一架梯子无遮无盖地靠在外边,当作戏台和更衣室之间的通路,粗糙的梯级就当作上场口和下场口。当时也没有什么角色是意料不到的,没有什么曲折的剧情和临时插入的情节,一切都从这架梯子登上舞台。早期的戏剧艺术和布景装置是何等的天真诚实啊!
    四名卫士直挺挺地站在大理石台子的四角上。无论在节日或是行刑日,他们总要到场监视老百姓的娱乐活动。
    戏要在司法宫的大钟敲响正午十二点的时候才能开演。这对一场戏的开演说来当然是够晚的了,然而还是得遵照使臣们的时间来行事。
    可是群众从大清早起就已经在等候了。这些爱热闹的老实人当中,大多数是天刚亮就已在司法宫的台阶前冻得发抖,有些还声称他们已经在司法宫的大门口守了一宿,为的是能抢在别人前面挤进去。人越来越多了,象猛涨的河水一样,他们沿着墙壁升高,朝着柱子周围扩展,一直泛滥到屋椽上、飞檐上、窗棂上,甚至爬到这座建筑物和它的雕刻装饰的一切突出部分上。在使臣们应该到来的时刻以前,沮丧和不耐烦的情绪,狂欢日子里的打打闹闹,各种原因所引起的争吵,例如胳膊肘被人碰了一下,或是脚被谁的钉鞋踩了一下,还有长时间等待的疲劳等等,早就已经在摩肩接踵、骚乱打闹的群众中引起了刺耳的叫嚷。只听得一迭连声地埋怨和咒骂弗朗德勒的使臣们,咒骂市政总监、波旁红衣主教、法官、奥地利的玛格丽特夫人、教堂的侍役们,还有那冷和热,那坏天气,那巴黎主教和愚人王,那柱子和塑像,那道紧闭着的大门和那扇打开着的窗子。总之这情景使成群的学生和散杂在人群里的仆役们大为高兴,他们用嘲讽和戏谑给不满的群众火上浇油,也可以说是用恶作剧来刺激大家的恶劣情绪。
    人群中还有这样一批快活的捣蛋鬼,他们把一扇窗子的花玻璃打掉,大胆地坐到墙头上去,一会儿对着大厅里的人们,一会儿对着广场外的人们,边看边嘲笑。从他们模仿别人的动作,从他们响亮的笑声,从他们和大厅两头的伙伴们互相打招呼和相互嘲骂的声音,很容易看出这些青年书生没有任何一点在场的人的那种厌烦和疲倦,可以看出他们很懂得,为了使自己开开心,要从眼下场景中引出一幕戏来,这幕戏可以使他们耐心地等待着那另外一场戏的开演。
    “准定是你呀,若望·孚罗洛·德·梅朗狄诺!”这些人中有一个小伙子,头发褐黄、面孔又漂亮又狡猾,高踞在柱子很好的雕饰上喊道,“你取名叫磨坊的若望倒挺好呢,你的两条腿活象风磨的四个翅膀呀。你来这儿多久了?”
    “魔鬼见怜,”若望·孚罗洛回答,“来了四个多钟头哪,我希望这四个多钟头能算在我的净罪时间里就好了。我听到西西里国王的八个唱经人在圣小教堂里高唱七点钟举行的靠前遍弥撒曲呢。”
    “多好的唱经人呀,”那一个又说,“嗓子比他们的尖帽子还尖!在创作一支献给圣若望先生的弥撒曲以前,国王应当去问一问圣若望先生喜欢不喜欢人家用普罗旺斯省的口音来唱拉丁文的赞美诗。”
    “雇用西西里国王的那些该死的唱经人原来是为了这回事!”窗户下边人群中有个老妇人尖声嚷道。“我问问你,一场弥撒花了一千个巴黎利勿尔。再说,而且还是在巴黎菜市场卖海鱼的地方进行呢!”
    “老太婆肃静!”卖鱼妇旁边有个板着脸孔的胖子捂着鼻子斥责道,“举行一场弥撒是挺应该的呀,你总不希望国王再生病吧?”
    “说得好,吉尔·勒科尼阁下,王室皮货店老板!”盘踞在柱顶雕饰上的小个子学生喊道。
    学生们听见王室皮货店老板这个倒霉称呼,就哄堂大笑起来。

Additional information

Weight 469.000 g
作者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页数

568

出版日期

2015-07-01

装帧

平装

开本

32开

isbn

9787020070732

商品编码

10924448

发货时间:可邮寄至 澳洲、新西兰。周一至周五 每天早上8点发货。
2KG 以下:国际快递(普通空运),邮费$15。发货后一般10~15个工作日到。(可买够2KG,自动升级为下面的国际特快。)
2KG 以上:国际特快,邮费$15。发货后一般7个工作日左右到。

--- 限时促销活动(查看首页) ---


邮寄公司:澳洲为AusPost负责送货;新西兰为NZPost。如送达时没人签收,可以前去附近的邮局领取。

查看 - 实际快递运输时间


注1:书本介绍页面有标明该书的重量 。结算时系统也会自动计算总重量。
注2:邮寄至新西兰有时需要多1~3个工作日。

我们的优势

  1. 可购买到超过25万种简体中文书。
  2. 快速邮寄-购买超过2KG的书便可自动升级为特快邮寄,发货后约7个工作日送达。
  3. 空运运输-所有书都是使用国际空运运输(不用在海上漂几个月)。
  4. 快速、简单的图书预订服务 -没有找到想要的书?我们会在1~2个工作日增加到网站上供您下单。
  5. 除网站外,还能微信直接留言下单/预订。
  6. 方便快速友好的咨询方式:微信(微信不打扰承诺),每天至少12小时在线(10am-10pm)。
  7. 新书介绍,原创书评(我们亲自读过并觉得不错的书;如果不合书友们的喜好,还望见谅;欢迎在书评下面留言:)
  8. 因为热爱,我们认真的对待每一本书

Reviews

There are no reviews yet.

Be the first to review “巴黎圣母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