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关于死亡还是爱情 获得2015诺贝尔文学奖

$ 16.40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关于死亡还是爱情》为斯维拉娜·阿列塞维奇代表作。斯维拉娜·阿列塞维奇是世界品质作家,本书也是诺贝尔文学奖级别的作品。
1986年4月26日,目前*惨烈的反应炉事故发生在车诺比。这是目前*浩大的悲剧之一。作者访问了上百位受到切尔诺贝利核灾影响的人民,有无辜的居民、消防员、以及那些被征招去清理灾难现场的人员。他们的故事透露出他们至今仍生活在恐惧、愤怒和不安当中。
本书将这些访谈以独白的方式呈现,巨细靡遗的写实描绘,使这场悲剧读起来像世界末日的童话。人们坦白地述说着痛苦,细腻的独白让人身历其境却又难以承受。

抱歉,该书目前缺货中/正在补货中,您可填写下方表格,有货后我们会第一时间通知。



SKU: 1200902601 分类:

Description

  商品基本信息,请以下列介绍为准
商品名称: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关于死亡还是爱情 获得2015诺贝尔文学奖
作者:   Svetlana Alexandravna Alexievich 著 方祖芳 等 译
译者:   方祖芳 等
ISBN号:   9787536071377
出版社:   花城出版社
商品类型:   图书

  其他参考信息(以实物为准)
  装帧:平装   开本:   语种:
  出版时间:2014年06月01日   版次:1   页数:271
  印刷时间:   印次:1   字数:183.00千字

  作者简介
斯韦特兰娜·亚历山德罗夫娜·阿列克谢耶维奇(Svetlana Alexandravna Alexievich)
白俄罗斯作家,1948年生于乌克兰,毕业于明斯克大学新闻学系,曾做过记者。她的作品以独特的风格,记录了第二次世界大战、阿富汗战争、苏联解体、切尔诺贝利事故等人类历目前重大的事件。她曾多次获奖,包括瑞典笔会奖(1996)、德国莱比锡图书奖(1998)、法国“世界见证人”奖(1999)、美国国家书评人奖(2005)、德国书业和平奖(2013)等。2013年,她获得诺贝尔文学奖提名,入围很终决选名单。目前她的作品已在19国出版,并创作有21部纪录片脚本和3部戏剧(曾在法国、德国、保加利亚演出)。

  内容简介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关于死亡还是爱情》为斯维拉娜·阿列塞维奇代表作。斯维拉娜·阿列塞维奇是世界品质作家,本书也是诺贝尔文学奖级别的作品。
1986年4月26日,目前很惨烈的反应炉事故发生在车诺比。这是目前很浩大的悲剧之一。作者访问了上百位受到切尔诺贝利核灾影响的人民,有无辜的居民、消防员、以及那些被征招去清理灾难现场的人员。他们的故事透露出他们至今仍生活在恐惧、愤怒和不安当中。
本书将这些访谈以独白的方式呈现,巨细靡遗的写实描绘,使这场悲剧读起来像世界末日的童话。人们坦白地述说着痛苦,细腻的独白让人身历其境却又难以承受。

  媒体评论
“每一页都是奇异而残忍的故事,就像那些残留在幸存者身上的辐射。
——《纽约时报》
如同古希腊悲剧表演的合唱团,本书收录了众人的心声。短期之内,我们恐怕不会再有机会读到这般真实记录愤怒、愚昧、英勇和伤亡的文字。
──《伦敦时报》
从受访者的独白中,阿列克谢耶维奇创造了这样一种历史:无论离这些事件有多远,读者都能感同身受,如有切肤之痛。读完这本书,我才知道切尔诺贝利是欧洲的一场海啸,这场海啸不仅是由我们人类所造成的,而且永无止境。如果你对未来抱有好奇心,我强烈推荐这本书。书中的切尔诺贝利是个充满特别与未知的地方,一个现代科技发展造就的戏剧世界。
——《每日电讯报》
口语叙述的历史在脑海中挥之不去,充斥着面对命运时的无奈、艰苦卓绝的勇气,以及浓厚的黑色幽默……如同不可磨灭的X 光透视着俄国人的灵魂。
──《出版人周刊》
阿列克谢耶维奇的这本杰出著作,忠实地记录着她那些白俄罗斯同胞的生命与死亡。本书终于将在美国上架……这是无与伦比的见证。
──《国家》杂志
书中记录着受污染的世界里骇人的生活。这些典型的故事分别传达出不同的声音:愤怒、恐惧、无知、艰苦、英勇、同情和爱。阿列克谢耶维奇冒着损害健康的风险,深入前线收集这些见证,把故事转化成令人难忘的精辟著作,我们只能期盼书中的灾难不会重现。
──《书目杂志》”

  目录
历史背景
序幕
孤单的人声
部/死亡之地
我们为什么记得
和活人、死人聊些什么
一生写在门上的人
回来的人
辐射长什么样
没有歌词的歌
三段关于家园的独白
祈祷时才真切展现自己的灵魂
士兵合唱曲
第二部/活人的土地
古老的预言
月光下的风景
耶稣死亡时牙痛的人
关于一颗子弹的三段独白
生活中为何不能没有契诃夫和托尔斯泰
战争电影
大叫
新国度
书写切尔诺贝利
谎言和真相
人民的声音
第三部/出人意料的哀伤
我们不知道的事:死亡能有多美
铲子和原子
测量
可怕的事总是悄悄发生
答案
回忆
对物理学的热爱
昂贵的萨拉米香肠
自由与梦想平凡地死去
死亡的阴影
畸形的婴儿
政策
苏联政府护卫者的独白
指示
人竟然可以拥有无尽的权力来支配他人
我们为什么爱切尔诺贝利
儿童的声音
孤寂的声音
后记

  主编推荐
    当今世界文坛*不可忽视的作家,入围2013年诺贝尔文学奖*终决选名单。曾获瑞典笔会奖(1996)、德国莱比锡图书奖(1998)、法国“世界见证人”奖(1999)、美国国家书评人奖(2005)、德国书业和平奖(2013)。当代罕见的纪实文学经典,人类***恐怖的科技悲剧,每一页,都是奇异而残忍的故事——经历过这种事,我们如何相爱?

  精彩内容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关于死亡还是爱情?也许两者是一样的,我该讲哪一种?
    
    我们才刚结婚,连到商店买东西都还会牵手。我告诉他:“我爱你。”但当时我不知道自己有多爱他,我不知道……我们住在消防局的二楼宿舍,和三对年轻夫妇共享一间厨房,红色的消防车就停在一楼。那是他的工作,我向来知道他发生了什么事─他人在哪里,他好不好。
    
    那天晚上我听到声响,探头望向窗外。他看到我就说:“把窗户关上,回去睡觉。反应炉失火了,我马上回来。”
    
    我没有亲眼看到爆炸,只看到火焰。所有东西都在发亮。火光冲天,烟雾弥漫,热气逼人。他一直没回来。
    
    屋顶的沥青燃烧,产生烟雾。他后来说,感觉很像走在焦油上。他们奋力灭火,用脚踢燃烧的石墨……他们没有穿帆布制服,只穿着衬衫出勤,没人告诉他们,他们只知道要去灭火。
    
    四点钟了。五点。六点。我们本来六点要去他爸妈家种马铃薯,普利彼特离他爸妈住的史毕怀塞大约四十公里。他很喜欢播种、犁地。他妈妈常说,他们多不希望他搬到城里。他们甚至帮他盖了一栋房子。他入伍时被编入莫斯科消防队,退伍后就一心想当消防员!(沉默)
    
    有时我仿佛听到他的声音在我耳边回响,即使相片对我的影响力都比不上那个声音。但他从来没有呼唤我……连在梦里都没有,都是我呼唤他。
    
    到了七点,有人告诉我他被送到医院了。我连忙赶去,但警察已经包围了医院,除了救护车,任何人都进不去。
    
    警察喊:“救护车有辐射,离远一点!”
    
    不只我在那里,所有当晚丈夫去过反应炉的女人都来了。
    
    我四处寻找在那所医院当医生的朋友,一看到她走下救护车,我就抓住她的白袍说:“把我弄进去!”
    
    “我不能。他的状况很不好,他们都是。”
    
    我抓着她不放:“我只想见他一面!”
    
    “好吧,”她说,“跟我来,只能待十五到二十分钟。”
    
    我看到了他,全身肿胀,几乎看不到眼睛。
    
    “他需要喝牛奶,很多牛奶,”我的朋友说,“每个人至少要喝三升……”
    
    “可是他不喜欢牛奶……”
    
    “他现在会喝的。”
    
    那所医院的很多医生和护士,特别是勤务工,后来都生病死了,但是当时我们不知道危险。
    
    上午十点,摄影师许谢诺克过世了。他是靠前个。我们听说还有一个人被留在碎片里─瓦列里·格旦霍克,他们一直无法接近他,只好把他埋在混凝土里。我们不知道他们只是靠前批死去的人。
    
    我问他:“瓦西里,我该怎么办?”
    
    “出去!快走!你怀了我们的孩子。”
    
    可是我怎么能离开他?他说:“快走!离开这里!你要保护宝宝。”
    
    “我先帮你买牛奶,再决定怎么做。”
    
    这时我的朋友唐雅·克比诺克和她爸爸跑了进来,她的丈夫也在同一间病房。我们跳上她爸爸的车,开到大约三公里外的镇上,买了六瓶三升的牛奶给大家喝。但是他们喝了之后就开始呕吐,频频失去知觉。医生只好帮他们打点滴。医生说他们是瓦斯中毒,没人提到和辐射有关的事。
    
    没多久,整座城市就被军车淹没,所有道路封闭,电车火车停驶,军人用白色粉末清洗街道。我很担心第二天怎么出城买新鲜牛奶。没人提到辐射的事,只有军人戴着口罩。城里人依旧到店里买面包,提着袋口敞开的面包在街上走,还有人吃放在盘子上的纸杯蛋糕。
    
    那天晚上我进不了医院,到处都是人。我站在他的窗下,他走到窗前高声对我说话。我们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人群中,有人听说他们马上会被带到莫斯科。所有妻子都聚集起来,决定跟他们一起去:“我们要和丈夫一起行动!你们没有权力阻止我们!”
    
    我们拳打脚踢,士兵─士兵已经出现了─把我们推开。后来一个医生出来宣布:“没错,他们要搭机去莫斯科,所以你们得帮他们拿衣服,他们穿去救火的衣服都烧坏了。”公交车停驶,我们只好跑着去。我们跑过大半个城市,但是等我们拿着他们的行李回来,飞机已经起飞了。他们只想把我们骗走,不让我们在那里哭闹。
    
    街道的一边停满了几百辆准备疏散居民的巴士,另一边是从各地开来的好几百辆消防车。整条街都覆盖着白色的泡沫。我们踏着泡沫走,边哭边骂。收音机里说,整座城市可能在三到五天内进行疏散,要大家携带保暖衣物,因为我们会在森林里搭帐篷。大家都好开心─露营!我们要用与众不同的方式庆祝五一劳动节!很多人准备了烤肉器材,带着吉他和收音机。只有那些丈夫去过反应炉的女人在哭。
    
    我不记得我是怎么到我爸妈家的,只知道自己一醒来就看到了妈妈。我说:“妈妈,瓦西里在莫斯科,搭专机去的。”
    
    我们整理菜园(一星期后,那座村子也疏散了)。谁知道?当时有谁知道?那天晚上我开始呕吐,我怀了六个月身孕,很不舒服。那晚我梦见他在梦里叫我:“露德米拉!小露!”但是他去世后就没有到我梦中呼唤我了,一次也没有(开始哭)。
    
    我早上起床后决定,我得一个人去莫斯科。妈妈哭着问:“你这个样子要去哪里?”我只好带父亲一起去,他去银行里提出所有存款。
    
    我接近不记得到莫斯科的过程。抵达莫斯科后,我们问看到的靠前个警察:“切尔诺贝利消防员被安置在哪里?”
    
    他马上就说:“休金斯格站的六号医院。”
    
    我们有点惊讶,之前大家都吓唬我们,说那是优选机密。
    
    那是专门治疗辐射的医院,要有通行证才进得去。我给门口的女人一些钱,她说:“进去吧。”接着又求了另一个人,很后才坐在放射科主任安格林娜·瓦西里耶芙娜·古斯科瓦的办公室。不过当时我不知道她的名字,我只知道我必须见她。她劈头盖脸就问:“你有没有小孩?”
    
    我该怎么回答?我知道我绝不能说出我怀孕了,否则他们不会让我见他!还好我很瘦,看不出有身孕。
    
    “有。”我说。
    
    “几个?”
    
    我心想,我要告诉她两个,如果只说一个,她不会让我进去。
    
    “一男一女。”
    
    “所以你不必再生了。好吧,他的中枢神经系统接近受损,头骨也接近受损。”
    
    我心想,喔,所以他可能有点烦躁。
    
    “还有,如果你哭,我就马上把你赶出去。不能抱他或亲他,甚至不能靠近他,你有半个小时。”
    
    但我知道我不会走,除非我和他一起离开,我对自己发誓!我走进去,看到他们坐在床上玩牌、嬉笑。
    
    “瓦西里!”他们叫。
    
    他转过身看了我一眼,说:“好啦,没戏唱了!连在这里她都找得到我!”
    
    他穿四十八号的睡衣,看起来很滑稽,他应该穿五十二号。袖子太短,裤子太短,不过他的脸不肿了。他们都在打点滴。
    
    我问:“你想跑去哪里?”
    
    他要抱我。
    
    医生阻止他。“坐下,坐下,”她说,“这里不能拥抱。”
    
    我们后来把这些当成笑话来说。其他房间的人也来了,所有从普利彼特搭专机到莫斯科的二十八个人都聚集过来。“现在怎么样了?”“城里情况如何?”我说他们开始疏散所有居民,整座城市会在三到五天内清空。大家都没说话,这些人里有两个女的,其中一个哭了起来,发生意外时她在电厂值班。
    
    “天啊!我的孩子在那里,他们不知道怎么样了?”
    
    我想和他独处,哪怕只有一分钟。其他人察觉出来了,于是陆续找借口离开。我拥抱、亲吻他,但是他移开。
    
    “不要离我太近,去拿张椅子。”
    
    “别傻了。”我不理他。
    
    我问:“你有没有看到爆炸?发生了什么事?你们是很早到现场的人。”
    
    “可能是蓄意破坏,有人引爆,大家都这么认为。”
    
    当时大家都那样说,以为有人蓄意引爆。
    
    第二天他们躺在自己的病房里,不能去走廊,也不能交谈。他们用指节敲墙壁,叩叩,叩叩。医生解释说,每个人的身体对辐射的反应都不一样,一个人能忍受的,另一个也许不行。他们还测量病房墙壁的辐射量,包括右边、左边和楼下的病房,甚至撤离所有住在楼上和楼下的病人,一个也不剩。
    
    我在莫斯科的朋友家住了三天,他们一直说:“你拿锅子,拿盘子去啊,需要什么就拿。”我煮了六人份的火鸡肉汤,因为当晚执勤的消防员有六个:巴舒克,克比诺克,堤特诺克,帕维克,堤斯古拉。我帮他们买牙膏、牙刷和肥皂,医院都没有提供,还帮他们买了小毛巾。
    
    现在回想起来,朋友的反应让我很诧异。他们当然担心,怎么可能不担心?但即使传言都出现了,他们还是说:“需要什么尽管拿!他情况怎么样?他们还好吧?能不能活下去?”活下去……(沉默)
    
    我当时遇到很多好人,有些我都忘了,不过我记得一位看门的老太太教我:“有些病是治不好的,你只能坐在旁边照顾他们。”
    
    我一大早去市场买菜,然后就到朋友家熬汤,所有食材都得磨碎。有人说:“帮我买苹果汁。”我就带六罐半升的果汁过去,都是六人份!我赶到医院,在那里待到晚上,然后又回城市的另一端。我还能撑多久?三天后,他们说我可以住进医院的员工宿舍。真是太棒了!
    
    “但是那里没有厨房,我怎么煮饭?”
    
    “你不用煮了,他们没办法消化。”

Additional information

Weight 375.000 g
作者

出版社

花城出版社

页数

271

版次

1

出版日期

2014-06-01

装帧

平装

开本

32开

印次

1

isbn

9787536071377

印刷时间

2015-06-26

商品编码

1200902601

发货时间:可邮寄至 澳洲、新西兰。周一至周五 每天早上8点发货。
2KG 以下:国际快递(普通空运),邮费$15。发货后一般10~15个工作日到。(可买够2KG,自动升级为下面的国际特快。)
2KG 以上:国际特快,邮费$15。发货后一般7个工作日左右到。

--- 限时促销活动(查看首页) ---


邮寄公司:澳洲为AusPost负责送货;新西兰为NZPost。如送达时没人签收,可以前去附近的邮局领取。

查看 - 实际快递运输时间


注1:书本介绍页面有标明该书的重量 。结算时系统也会自动计算总重量。
注2:邮寄至新西兰有时需要多1~3个工作日。

我们的优势

  1. 可购买到超过25万种简体中文书。
  2. 快速邮寄-购买超过2KG的书便可自动升级为特快邮寄,发货后约7个工作日送达。
  3. 空运运输-所有书都是使用国际空运运输(不用在海上漂几个月)。
  4. 快速、简单的图书预订服务 -没有找到想要的书?我们会在1~2个工作日增加到网站上供您下单。
  5. 除网站外,还能微信直接留言下单/预订。
  6. 方便快速友好的咨询方式:微信(微信不打扰承诺),每天至少12小时在线(10am-10pm)。
  7. 新书介绍,原创书评(我们亲自读过并觉得不错的书;如果不合书友们的喜好,还望见谅;欢迎在书评下面留言:)
  8. 因为热爱,我们认真的对待每一本书

Reviews

There are no reviews yet.

Be the first to review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关于死亡还是爱情 获得2015诺贝尔文学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