捉猫故事集/(法)马塞尔.埃梅

$ 23.40

《捉猫故事集》讲的是生活在法国乡下农庄的小姐妹俩苔尔菲娜和玛丽奈特,和她们的爸爸妈故事。和他们在一起的,还有一群农场里的动物,他们性格各异,比人还有趣,其中有聪明的猫,直率的狗、一心苦读做学问的牛、充满正义感但也很怕主人的鸭子、温柔的白色小母鸡、想要窈窕瘦身的大肥猪等等,七嘴八舌地陪她们度过热闹的每一天。本书共十七篇精彩的短篇寓言故事,想象力奔逸,内容趣味十足,充分展现了埃梅在看似平淡的故事背景中创造惊奇的功力,也因此吸引了一代代大小读者。

More than 10 In stock - 邮寄至 澳洲、新西兰(最快7个工作日送达)

SKU: 1201973566 分类:

Description

  商品基本信息,请以下列介绍为准
商品名称:   捉猫故事集/(法)马塞尔.埃梅
作者:   [法]马塞尔·埃梅 著 李玉民 译
译者:   李玉民
ISBN号:   9787559637598
出版社:   北京联合出版有限责任公司
商品类型:   图书

  其他参考信息(以实物为准)
  装帧:平装   开本:   语种:中文
  出版时间:2019年12月01日   版次:1   页数:290
  印刷时间:   印次:1   字数:

  作者简介
马塞尔?埃梅Marcel Aymé(19021967)法国当代重要的小说家与剧作家,与普鲁斯特、加缪、莫里哀一起,获选很受法国人喜欢的作家,作品多达三十余种。其中短篇作品《穿墙人》曾被改拍为电影与歌剧。为纪念埃梅及这个深具影响力的故事,有名的法国演员让·马莱(Jean Marais)在巴黎蒙马特地区打造了“穿墙人”雕像,成为当地名胜。

  内容简介
《捉猫故事集》讲的是生活在法国乡下农庄的小姐妹俩苔尔菲娜和玛丽奈特,和她们的爸爸妈故事。和他们在一起的,还有一群农场里的动物,他们性格各异,比人还有趣,其中有聪明的猫,直率的狗、一心苦读做学问的牛、充满正义感但也很怕主人的鸭子、温柔的白色小母鸡、想要窈窕瘦身的大肥猪等等,七嘴八舌地陪她们度过热闹的每一天。本书共十七篇精彩的短篇寓言故事,想象力奔逸,内容趣味十足,充分展现了埃梅在看似平淡的故事背景中创造惊奇的功力,也因此吸引了一代代大小读者。

  媒体评论
“马塞尔·埃梅是二十世纪很出色的法国文学家。”——英国《泰晤士报》“他的机智、讽刺与冷嘲式的幽默感,令他的作品具有高度的可读性与娱乐性。”——欧维乐·普雷司格特(Orville Prescott,纽约《时报书评》编辑兼有名书评家)“埃梅是说故事高手,他的新鲜点子源源不绝,因此总是有许多的话想说。他笔下的主角虽然总带着诡异与荒诞,但只要仔细观察,会发现他 们有一种近乎狄更生式  的写实性及普遍性。对于他的主角们,埃梅时而讥讽,时而斥责……总的来说,那是一幅充斥着喧嚣、悲伤、活力、复杂的人生写照。”——法国文学家诺尔曼·丹尼(Norman Denny)

  目录
目录前 言会求雨的猫本性难移的狼远方来的豹子画画的奇迹小姑娘变成驴和马善良的大狗坏脾气的公鹅温顺的绵羊野性难驯的鹿无事生非的小奶牛想与孔雀媲美的猪天鹅之歌勤奋好学的大白牛小白鸡变大象群策群力做算术题争取自由的黑公鸡飞走的小肥猪译后记 好故事的故事

  主编推荐
1、与拉伯雷(Francois Rabelais)、莫里哀(Moliere)齐名的法国文学巨匠,法国狂想大师埃梅写给孩子的可爱短篇故事集。 2、《捉猫故事集》中的《会求雨的猫》和《野性难驯的鹿》曾编入1988年浙江少年儿童出版社出版的《世界童话名著》第五册,(该书由陈伯吹审定,儿童文学创作豪华阵容参与,选目精良,豆瓣近2000人参与评价评分9.9,影响几代少年儿童。)人民文学出版社在上世纪90年代出的《捉猫故事集》版本也曾收获很多读者,这几代读者如今都已成为父母。 3、《捉猫故事集》台湾地区繁体版中封面文案写:九到九十九岁都能会心一笑。的确此书的深度是老幼咸宜之作,孩子能从中读出趣味,大人能从中读出哲理,是一本具备儿童文学经典潜质的作品。 4、插画师勾子怒了为本书特别创作的十七幅作品,朴拙可爱,色彩丰富,与埃梅笔下辛辣幽默又充满童趣的故事相得益彰,值得收藏。

  精彩内容
    会求雨的猫 傍晚,爸爸妈妈下地回来,看见猫正在井台上梳洗呢。“唉,”他们说,“瞧呀,猫用爪子搔耳朵了,明天又要下雨。”果然,第二天下了一整天雨,就甭打算下地啦。爸爸妈妈出不了门,心里没好气,对两个女儿也不大有耐心了。苔尔菲娜是姐姐,玛丽奈特有一头好看的金发,小姐妹俩在厨房里玩“飞鸽子”“小骨拐”“吊死鬼”“布娃娃”和“狼在吗”的游戏。“就知道玩,”爸爸妈妈咕哝说,“就知道嘻嘻哈哈,都这么大姑娘了。瞧着吧,她们到了十岁,还是只会贪玩。不说缝点东西,给阿尔弗雷德叔叔写封信什么的。这不是更有用吗?”他们数落完女儿,又责怪起坐在窗台上看下雨的猫。“这家伙也一样,整天不干正经事儿。耗子还少吗?从地窖到阁楼到处乱窜。可是,这位先生就爱白吃饭,什么活儿也不干。倒是累不着。”“你们什么事儿都看不顺眼,”猫回答,“白天就是用来睡觉和消遣的。到了夜晚,我在阁楼里跑来跑去,你们可没有跟在我后边夸奖我。”“好啦,你总是有理,哼!”傍晚,雨还下个不停。趁爸爸妈妈去喂牲口,小姐妹俩又围着餐桌玩起来。“你们不该这么玩,”猫说,“没准儿又要把什么家什打碎。爸爸妈妈又该嚷嚷了。”“要是听你的,那什么也甭玩了。”苔尔菲娜回答。“就是嘛,”玛丽奈特附和说,“跟阿尔封斯(这是她们给猫起的名字)在一起,就只能睡觉。”阿尔封斯不跟她们争论,小姐妹俩又开始跑起来。桌子中央放着一个瓷盘,家里用了一百来年了,爸爸妈妈把它当宝贝。苔尔菲娜和玛丽奈特跑着,还抓住桌子腿,连想也没有想就往上抬。瓷盘慢慢滑落到方砖地上,碎成了几块。猫一直坐在窗台上,连头也没有回。小姐妹俩再也没心思跑了,只觉得耳根子发烫。“阿尔封斯,瓷盘打碎了,怎么办呢?”“把碎片儿收走,扔到坑里。也许爸爸妈妈不会发觉。唉,算了,来不及了,他们回来了。”爸爸妈妈一见盘子打碎了,立即暴跳如雷,像跳蚤一样在厨房里乱蹦。“小冤家呀!”他们嚷起来,“家里用了一百来年的盘子!就让你们给打碎啦!两个小魔头,你们永远也造不出别的来。该惩罚你们:今后不准玩了,开饭时只能啃干面包!”爸爸妈妈认为惩罚得还太轻,想了一下,冷笑着注视小姐妹俩,又说:“不行,不罚吃干面包。明天,要是不下雨的话……明天……哈!哈!哈!明天,你们就得去看梅莉娜姑妈!”苔尔菲娜和玛丽奈特脸色刷白,双手合十,并且用眼神哀求。“怎么哀求也没用!要是不下雨的话,你们就到梅莉娜姑妈家,给她送一罐果酱去。”梅莉娜姑妈是一个很好凶悍的老太婆,嘴里的牙齿掉光了,下巴长满了胡须。小姐妹俩到那村子去看她时,她总是亲她们,她的胡须扎脸就够讨厌的了,她还不断掐她们,揪她们的头发。她就喜欢逼她们吃发了霉的面包和奶酪:那是留给她们来吃,放久了长毛的。此外,梅莉娜姑妈还觉得两个侄女很像她,断言到不了年底,她们就会长得跟她一模一样,这让小姐妹俩一想就觉得太可怕了。“可怜的孩子,”猫叹气说,“就因为打碎一只有缺口的盘子,这惩罚真够重的。”“你多什么嘴?既然你替她们说话,那么打盘子是不是也有你的份儿?”“哎!没有,”小姐妹俩说,“阿尔封斯没有离开过窗台。”“住嘴!哼!你们都是一路货。你们互相护短,没有一个肯替另一个弥补过错。一只整天睡觉的猫……”“你们既然拿出这种腔调,”猫说,“那我还是走吧。玛丽奈特,给我打开窗户。”玛丽奈特打开窗户,猫跳到院子里。这时,雨恰巧停了,微风渐渐吹散乌云。“天开始晴了,”爸爸妈妈开心地说,“明天准是个响晴天,你们正好去梅莉娜姑妈家。运气不错。好了,哭够了吧!哭也不能把盘子修好。喂,还是到库房里抱劈柴吧。”小姐妹俩走进库房,看见猫正蹲在劈柴垛上。苔尔菲娜透过泪光,望着猫洗脸。“阿尔封斯!”她叫了一声,脸上露出愉快的笑容,叫妹妹好不奇怪。“干什么呀,小姑娘?”“我想到点事儿。明天,你要是愿意,我们就不去梅莉娜姑妈家了。”“那再好不过了,但是,很好可惜,我对你们爸爸妈妈讲的话都不起作用。”“恰恰用不着你跟爸爸妈妈讲。你知道他们说什么了吧?如果不下雨,就让我们去姑妈家。”“怎么办呢?”“那好哇!你只要把爪子伸到耳朵后边,明天就会下雨,我们就不用去梅莉娜姑妈家了。”“咦,真的,”猫说,“我怎么就没想到。老实说,这是个好主意。”猫立即把爪子伸到耳朵后边,一连搔了五十多次。“今天晚上,你们可以安心睡觉了。明天准下大雨,连狗都出不了门。”吃晚饭的时候,爸爸妈妈大谈特谈梅莉娜姑妈。他们已经准备好了要送给她的一罐果酱。小姐妹俩费了好大劲儿才绷住脸,玛丽奈特瞥见姐姐的目光,有好几次要笑起来,赶紧假装吃饭噎着了。到了上床睡觉的时候,爸爸妈妈从窗口探出头去。“要说好天,”他们说,“今晚上天还真好。天空中有这么多星星,以前恐怕还从没见过呢。明天正好出门儿。”不料,第二天天空灰蒙蒙的,早早就开始下雨了。“没关系,”爸爸妈妈说,“这雨下不长。”他们让女儿穿上节日的衣裙,每人头上扎一条粉绸带。可是,雨下了一上午,又一直下到天黑。小姐妹俩不得不脱下节日衣裙,解下粉绸带。不过,爸爸妈情绪依然很好。“不就是往后推一推嘛。你们明天去看望梅莉娜姑妈。天开始放晴了。都五月了,要是接连下三天雨,那才是怪事呢。”这天晚上,猫洗脸时,又用爪子搔耳根,第二天又是个雨天。跟昨天一样,不能打发女儿去梅莉娜姑妈家了。爸爸妈情绪开始变坏了,因为天气不好,眼看惩罚一拖再拖,心里老大不痛快;不能下地干活儿,就更不痛快了。他们动不动对女儿发火,嚷嚷她们只会打碎盘子。“去看看梅莉娜姑妈,对你们会有好处,”他们接着说,“等天一晴,你们一早就去。”正在气急败坏的时候,他们又碰见了猫,于是一个用扫帚打,另一个拿脚踢,还骂猫是废物,是懒虫。“噢!噢!”猫说,“我没想到你们这么凶狠。你们无缘无故就打我,但是,我以猫的身份起誓,你们会后悔的。”假如爸爸妈妈不挑起这个事端,那么用不了多久,猫就会厌倦,就不会再让天下雨了,因为他爱爬树,爱到田野树林里奔跑;为了给朋友解忧,免得她们遭受去看望梅莉娜姑惩罚,害得他自己也不能出门,这太过分了。然而,那顿脚踢和扫帚打,让他记忆犹新,不用小姐妹俩恳求,他也会用爪子搔耳根。此后,他把这当成自己的事情。一连八天,从早到晚,雨下个不停。爸爸妈妈无可奈何地待在家里,眼睁睁看着庄稼烂了根,再也顾不上生闲气了。他们已经忘掉瓷盘和看望梅莉娜姑事,不过对猫开始看不顺眼了,他们动不动就小声嘀咕,商量了好久,谁也猜不透他们打的什么主意。雨下到第八天,爸爸妈妈不顾坏天气,一大早就准备去车站,要把几袋土豆运到城里。苔尔菲娜和玛丽奈特起来,看见爸爸妈妈正在厨房里缝一个口袋。桌上还放着一块石头,少说也有三斤重。小姐妹俩问起这是干什么,爸爸妈妈神情有点尴尬,回答说是要跟土豆一起托运的东西。这时,猫走进厨房,礼貌地向所有人打招呼。“阿尔封斯,”孩子们的父母说,“给你一大碗鲜奶,放在炉灶旁边了。”“谢谢,主人,你们真好。”猫说。他很久没有得到这种优待了,感到有点意外。正当他喝鲜奶的时候,爸爸妈妈每人抓住他两条腿,把他头朝下塞进口袋,再把三斤重的石头装进去,用粗绳把袋子口缝死了。“你们这是干什么?昏了头啦!”猫在口袋里边挣扎边叫喊。“干什么?”孩子们的父母说,“每天晚上都搔耳朵的猫,我们不要了。这雨下得够呛了。既然你这么喜爱水,小家伙,那就让你喝个够。过五分钟,你就沉到河底洗脸吧。”苔尔菲娜和玛丽奈特大声叫喊,不让把阿尔封斯扔进河里。爸爸妈妈也叫嚷着,说什么也挡不住他们要淹死一个天天求雨的该死的畜生。阿尔封斯喵喵叫着,发疯一般在口袋里挣扎。玛丽奈特隔着口袋布拥抱他,苔尔菲娜跪下替猫求饶。“不行,不行!”爸爸妈妈吼叫,“不能可怜坏猫!”他们猛然发觉快到八点了,要赶不上火车了。两人急忙穿上雨衣,戴上雨帽,离开厨房前对女儿说:“现在没时间去河边了。等我们中午回来再说。但是这阵工夫,你们不要打算拆开口袋。到了中午,如果阿尔封斯不在里面,你们就得马上去梅莉娜姑妈家,住上半年,也许住一辈子。”父母刚一上路,苔尔菲娜和玛丽奈特就拆开了口袋绳。猫从袋子口探出头来,对她们说:“小姑娘,我一直认为你们有金子一样的心。如果我要活命,却眼睁睁地看你们去梅莉娜姑妈家住半年,或许更长时间,那我就成了无耻的猫。要是以这种代价活命,那我宁愿让人扔进河里一百次。”“梅莉娜姑妈并不像别人说得那么凶,而且,半年很快就会过去的。”可是,猫说什么也不肯。为了表明主意已定,他又把头缩进口袋里。苔尔菲娜竭力劝说他,玛丽奈特则到院子里找鸭子讨主意。鸭子正冒雨在一个水坑里嬉戏,他遇事谨慎,办事认真。为了更好地思考,他把头埋到翅膀里。“我绞尽脑汁也想不出好主意,”鸭子终于说道,“没法儿让阿尔封斯从口袋里出来。我了解他,他特别固执。就是硬把他拉出来,等爸爸妈妈一回来,也阻止不了他去见他们。再说,我认为他做得很对。就拿我来说,如果由于我的过错,你们不得不去受梅莉娜姑摆布,那我的良心会不安的。”“那我们呢?如果阿尔封斯给扔到河里淹死,我们就不会受到良心的谴责吗?”“那当然,当然会,”鸭子说,“必须找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可是我考虑了半天,真没想出什么办法来。”玛丽奈特打算找农场的动物们商量,她决定让他们全体进入厨房,以免耽误时间。马、狗、公牛、奶牛、猪、家禽们,都来了,一个个坐到小姑娘指定的座位上,围了一圈;猫在中间,他同意把头伸出口袋。鸭子在他旁边,首先向大家介绍情况。等他讲完了,动物们都开始静静地考虑。“谁有主意啦?”鸭子问。“我,”猪回答,“这样吧,到了中午,主人回来的时候,我去跟他们谈谈。他们产生这种坏念头,我要使他们感到惭愧。我要向他们解释,动物的生命是神圣的,他们要是把阿尔封斯扔到河里,就犯了一桩大罪。他们一定会理解我的意思。”鸭子赞同地点点头,但还不接近信服。在主人的思想里,猪是进腌肉缸的货,他讲的道理恐怕没有多大分量。“谁还有好主意?”“我,”狗说,“你们听我的就行了。等主人回来取口袋,我就咬住他们的腿肚子,直到他们把猫放掉。”看来这主意不错。但是苔尔菲娜和玛丽奈特虽然有点动心,却不愿意让狗咬爸爸妈腿肚子。“再说,”一头奶牛指出,“狗特别听主人的话,根本不敢咬。”“真的,我太听话了。”狗感叹道。“有一个更简单的办法,”一头白公牛说,“阿尔封斯干脆出来,换进去一块劈柴就行了。”公牛的话受到普遍的赞赏,但是猫却摇头。“不行,主人一旦发觉口袋里不动弹,不说话,也不喘气,他们马上就能识破。”应当承认,阿尔封斯的话有道理。动物们有点泄气了,沉默下来。这时,马开始发言,这是一匹老马,他四条腿发抖,只剩下一副骨头架子;主人已经不用他干活儿了,准备把他卖到宰马场去。“我活不长了,”马说,“反正也是个死,还不如干点有益的事。阿尔封斯还年轻,还有猫的美好前程。应当由我代替他,钻进口袋里。”大家听了马的建议,都十分感动。尤其是阿尔封斯,他从口袋里出来,弓起背在马腿上蹭来蹭去。“你是优选的朋友,很慷慨的动物,”猫对老马说,“如果我今天侥幸不被淹死,我永远也不会忘记你愿意为我做出的牺牲,我由衷地感激你。”苔尔菲娜和玛丽奈特鼻子发酸,连连抽泣。猪也有一颗美好的心灵,他放声大哭。猫用爪子直擦眼睛,又继续说:“可惜,你的建议无法实现,我很遗憾。因为,我已准备接受你出自这么诚挚的友谊向我提的建议,可是口袋刚能装下我,因此你代替不了我。恐怕你连整个脑袋也钻不进去。”小姐妹俩和全体动物都马上明白无法替换。老马站在阿尔封斯身边一比,简直成了庞然大物。一只公鸡不懂规矩,他觉得这种对比很滑稽,咯咯大笑起来。“安静!”鸭子对他说,“我们没有心思笑,我原以为你明白这一点,不料你是个不懂事的顽童。请给我们出去。”“喂,”公鸡反驳说,“管好你自己的事儿吧!难道我有向你打听时间吗?”“天哪,他真粗鲁。”猪咕哝说。“滚出去!”动物们异口同声地喊,“公鸡,滚出去!粗鲁的家伙,滚出去!滚出去!”公鸡气得冠子通红,在一片斥责声中跑出厨房,他发誓要报复。外面下雨了,他就躲进了仓房。过了一会儿,玛丽奈特也进来,她在柴堆里仔细挑选一块劈柴。“我也许能帮你找到你要挑选的。”公鸡和气地建议。“哦!不用。我要找一块劈柴,形状……得有一定形状。”“得有猫的形状,对吧。可是,正如猫讲的,你爸爸妈妈会发现劈柴不动弹。”“应该不会发现,”玛丽奈特回答,“鸭子已经有了主意……”刚才在厨房里,大家都说要防着点公鸡,玛丽奈特怕自己言多有失,马上住嘴,抱着刚挑的一块劈柴离开了仓房。公鸡望着她顶雨跑进厨房里。又过了一会儿,苔尔菲娜跟猫出来,打开仓房的门让猫进去,她在门口等着猫。公鸡睁圆了眼睛,怎么也弄不清楚这是干什么。苔尔菲娜不时走到厨房窗前,声音不安地问时间。“差二十分十二点,”玛丽奈特次回答。“差十分十二点……差五分十二点……”猫没有再露头。除了鸭子,全体动物都离开厨房,找地方避雨去了。“几点啦?”“十二点了,完了。好像……你听见啦?马车声。爸爸妈妈回来了。”“那就算了,”苔尔菲娜说,“我去把阿尔封斯关在仓房里。去梅莉娜姑妈家住半年,反正也死不了。”她伸胳膊正要关门,阿尔封斯嘴里叼着一只活老鼠,出现在门口。爸爸妈马车驶得很快,已经到了路口。猫和苔尔菲娜一前一后冲进厨房。玛丽奈特已经用破布包好劈柴,好让它显得柔软点儿。她把包好的劈柴放进口袋里。现在,她打开袋子口,等猫把被他叼着脊背皮的老鼠放进去,立即合上口袋。父母的马车驶到了院子边上。“耗子,”鸭子俯向口袋说,“猫好心饶你一条小命,但有一个条件。你听见了吗?”“哦,听见了。”一个细微的声音回答。“只要求你干一件事,就是在口袋里的劈柴上跑来跑去,好让人以为劈柴在动。”“这容易。还有呢?”“还有,等一会儿有人会拿走口袋,扔进水里。”“哦,可是……”“少废话。口袋底下有一个小洞。如果有必要,你就把洞嗑大点儿;等你听见旁边有狗叫,你就逃掉。但是不能在狗叫之前逃跑,不然他就咬死你。明白了吗?千万记住,不管发生什么情况,你也不能喊出声,不能说一句话。”爸爸妈马车驶进院子。玛丽奈特把阿尔封斯藏在木箱里,把口袋放到箱盖上。在父母卸车的工夫,鸭子离开了厨房,小姐妹俩故意把眼睛揉红了。“真是鬼天气,”爸爸妈妈边进门边说,“雨把斗篷都浇透了。想想吧,全怪猫这畜生!”“要是不把我关在口袋里,”猫说,“我也许会发善心可怜你们。”猫蜷在木箱里,正好在口袋下面,说话的声音减弱了一些,仿佛是从口袋里发出来的。老鼠在口袋里,从劈柴上来回跑,把口袋布拱得一起一伏的。“我们是主人,用不着可怜。倒是你够可怜的,落到这种糟糕境地。不过,这是你自作自受。”“算了,主人,算了。你们净装样子,其实并没那么凶狠。把我从口袋里放出来吧,我保证原谅你们。”“原谅我们!简直太过分了。这一个星期,莫非是我们天天求雨了吗?”“哎!那倒不是,你们可没这个本事,”猫说,“可是那天,是你们无缘无故打了我。魔鬼!刽子手!没心肝!”“哼!该死的猫!竟然骂起我们来了!”主人叫嚷着。他们气极了,抄起扫帚就往口袋上打,一下下全打在布包着的劈柴上。老鼠吓坏了,在口袋里乱蹦,阿尔封斯装作疼得嗷嗷叫。“这回你领教了吧?你还说我们没心肝吗?”“我不再跟你们说话了,”阿尔封斯回敬道,“你们这样凶狠的人,随你们说什么,我再也不张口了。”“随你便,小家伙。再说,也许该了结这件事了。好了,去河边。”爸爸妈妈抓起口袋,不理睬小姐妹俩的叫喊,离开了厨房。狗一直在院子里等着,这时跟在他们身后,他那惊愕的样子,使他们有点尴尬。他们从仓房前边经过时,被公鸡叫住了:“喂,主人,你们是要把可怜的阿尔封斯淹死吧?不过说说看,他大概已经死了?他像一块劈柴一样不再动弹了。”“这很可能,他挨了一顿扫帚,恐怕快没气了。”孩子的父母说着,瞧了一眼藏在斗篷里的口袋。“可是,他总还能动弹几下吧?”“对,”公鸡说,“可是,我怎么没听见他的动静,口袋里好像装的不是只猫,而是一块劈柴。”“是猫,他刚才对我们说,他再也不开口了,甚至不回答我们的问话了。”这回,公鸡不敢再怀疑猫不在袋子里,便祝他们一路顺风。就在这工夫,阿尔封斯已经从木箱里出来,在厨房里和小姑娘们跳起舞来。鸭子看他们玩得高兴,不愿意扫他们的兴,但他挺担心,想到孩子们的父母也许发现猫被掉了包。“现在,应当谨慎小心,”鸭子等他们闹腾完了就说,“不能让他们一回来就看到猫在厨房里。阿尔封斯该躲到阁楼里去了。记住,白天千万不要下来。”“每天晚上,”苔尔菲娜说,“你到仓房都能找到吃的东西和一碗牛奶。”“白天,”玛丽奈特保证说,“我们会上阁楼向你问好。”“我也会到你们房间去看你们。晚上,你们临睡觉的时候,把窗户留条缝就行了。”小姐妹俩和鸭子一直把猫送到仓房门口。他们跟那老鼠同时到达:老鼠从口袋里逃出来,回到了仓房。“怎么样?”鸭子问。“我全身都浇湿了,”老鼠说,“冒雨回来,这段路可够长的。你们想想看,我差点儿给淹死。狗到很后一秒钟才叫起来,你们的爸爸妈妈已经到河边了,差一点点他们就把我连口袋一起扔进水里了。”“总算一切顺利,”鸭子说,“你别磨蹭了,赶紧回仓房吧。”爸爸妈妈回来,看见两个女儿坐在桌子旁边唱歌,很好反感。“真的,可怜的阿尔封斯死了,看样子你们倒不怎么悲伤。那在他走的时候,你们就没必要叫得那么凶了。老实说,他应当交些更忠诚的朋友。其实,他是个很好的伙伴,我们会很好想念他的。”“我们很伤心,”玛丽奈特肯定地说,“但是,他既然死了,真的,他已经死了,别人也就无能为力了。”“归根结底,他是自作自受。”苔尔菲娜补充一句。“这种说法,我们听着很刺耳,”爸爸妈妈斥责说,“你们真是没有心肝的孩子。我们很想,哼!对,很想打发你们去梅莉娜姑妈家一趟。”说到这里,全家人坐下来开始吃饭;然而,爸爸妈妈特别悲伤,几乎吃不下饭,就对大吃大嚼的女儿说:“伤心归伤心,你们还照样吃饭。可怜的阿尔封斯要是能看见我们,他就会明白谁是他真正的朋友了。”吃完饭,爸爸妈妈止不住流下眼泪,用手绢捂着脸放声大哭。“瞧瞧你们,爸爸妈妈,”女儿说,“瞧,鼓起勇气来。不要感情用事。哭也不能使阿尔封斯起死回生啊。当然喽,是你们把他塞进口袋里,打了一顿棍子,又扔到河里,但是要想到,这是为了我们大家好,为了让太阳出来照我们的庄稼。你们要理智一些。你们去河边那会儿,可是勇气十足,兴高采烈!”这一天下午和晚上,爸爸妈妈很伤心,但是到了第二天早晨,天空晴朗,田野充满阳光,他们也就不怎么思念猫了。后来几天,他们就更不想了。天气越来越炎热,地里活儿忙,他们没有工夫懊悔。至于小姐妹俩,她们用不着想念阿尔封斯。他几乎和她们形影不离,趁孩子们的父母不在家,他从早到晚待在院子里,只是在吃饭的时候躲起来。晚间,他会到她们的房间去找她们。一天傍晚,孩子们的父母回到家,公鸡迎上来,对他们说:“我不知道这是不是瞎想,可我觉得在院子里看见阿尔封斯了。”“这只公鸡是个白痴。”他们咕哝一句,便走过去了。不料,第二天,公鸡又迎上来对他们说:“如果阿尔封斯不在河底,那我敢发誓,今天下午我看见他在院子里,跟小姐妹俩玩呢。”“他越来越痴呆了,总是说起可怜的阿尔封斯……”孩子们的父母说着,定睛端详公鸡。他们开始小声合计,仍目不转睛地注视他。“这只公鸡脑子笨,”他们说,“不过,他的气色真好。天天看见他,却没有觉察这一点,其实他长成了,再喂下去也长不了肉了。”第二天清早,公鸡正要开口讲阿尔封斯的时候,就给宰掉了,被做成炖鸡肉,大家吃了都很好满意。阿尔封斯“死”后,有半个月光景,天气一直晴朗,没下一滴雨。孩子的父母说运气不错,但又有点不安地说:“这样的天也不能持续太久,那样就旱了。下一场透雨就好了。”到了第二十三天头上,还是没有下雨。土地太干旱,庄稼不长了。小麦、燕麦、黑麦都不长了,并且开始枯黄。“这天气再有一星期,”爸爸妈妈说,“庄稼就全烤焦了。”他们愁眉苦脸,高声叹息阿尔封斯死了,并且怪罪两个女儿:“如果你们不把瓷盘摔碎,就不会闹出猫的事情来,那他就会给咱们求来雨了。”晚上吃过饭,他们坐到院子里,望着没有云彩的夜空,痛心地扭着双手,呼喊阿尔封斯的名字。一天早晨,爸爸妈妈到房间来叫醒小姐妹。在这之前,猫跟她们俩聊了小半夜,就留在玛丽奈特的床上睡了。他听见开门声,急忙钻进被子里。“到时候了,”爸爸妈妈说,“醒一醒。暖烘烘的太阳出来了,今天又没有雨……唉!这样下去……”他们突然住口了,伸长脖子,睁大眼睛,注视着玛丽奈特的床。阿尔封斯以为藏好了,却没想到尾巴露在外边。苔尔菲娜和玛丽奈特还没睡醒,她们缩在被子里,只露着头发。父母蹑手蹑脚走近,四只手一下抓住猫尾巴,猛地把他拎了起来。“咦!这不是阿尔封斯嘛!”“对,是我,先放下我,都把我弄疼了。放下来再向你们解释。”父母把猫放到桌子上。苔尔菲娜和玛丽奈特只好承认要淹死猫那天干的事情。“这也是为你们好,”苔尔菲娜强调说,“免得你们弄死一只毫无过失的猫。”“可是,你们却没有听我们的话,”爸爸妈妈申斥说,“说过的话就得算数。你们往梅莉娜姑妈那里去一趟吧。”“哼!来这一手?”猫跳到窗台上叫嚷道,“那好哇,我也去梅莉娜姑妈家!而且我要头一个动身。”孩子们的父母明白自己讲了蠢话,便哀求阿尔封斯留在农场里,因为这关系到收成的好坏。可是,说什么猫也听不进去。他们恳求了好久,又答应不让女儿离开农场,猫这才同意留下来。当天傍晚,天气异常闷热;苔尔菲娜、玛丽奈特、爸爸妈妈,以及农场的全体动物,在院子里围了一个大圆圈。阿尔封斯坐在圆圈中间的凳子上。他不慌不忙,开始洗脸,然后,又用爪子搔了五十多下耳根子。第二天早晨,在旱了二十五天之后,终于下了一场透雨,人和动物都感到清爽了。院子里、田地和草场上,草木庄稼都开始变绿了。过了一周,又发生一件大喜事。梅莉娜姑妈刮掉了胡须,很快就结了婚,跟随新丈夫到离小姐妹俩千里之外的地方定居了。父母刚一上路,苔尔菲娜和玛丽奈特就拆开了口袋绳。猫从袋子口探出头来,对她们说:“小姑娘,我一直认为你们有金子一样的心。如果我要活命,却眼睁睁地看你们去梅莉娜姑妈家住半年,或许更长时间,那我就成了无耻的猫。要是以这种代价活命,那我宁愿让人扔进河里一百次。”“梅莉娜姑妈并不像别人说得那么凶,而且,半年很快就会过去的。”可是,猫说什么也不肯。为了表明主意已定,他又把头缩进口袋里。苔尔菲娜竭力劝说他,玛丽奈特则到院子里找鸭子讨主意。鸭子正冒雨在一个水坑里嬉戏,他遇事谨慎,办事认真。为了更好地思考,他把头埋到翅膀里。“我绞尽脑汁也想不出好主意,”鸭子终于说道,“没法儿让阿尔封斯从口袋里出来。我了解他,他特别固执。就是硬把他拉出来,等爸爸妈妈一回来,也阻止不了他去见他们。再说,我认为他做得很对。就拿我来说,如果由于我的过错,你们不得不去受梅莉娜姑摆布,那我的良心会不安的。”“那我们呢?如果阿尔封斯给扔到河里淹死,我们就不会受到良心的谴责吗?”“那当然,当然会,”鸭子说,“必须找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可是我考虑了半天,真没想出什么办法来。”玛丽奈特打算找农场的动物们商量,她决定让他们全体进入厨房,以免耽误时间。马、狗、公牛、奶牛、猪、家禽们,都来了,一个个坐到小姑娘指定的座位上,围了一圈;猫在中间,他同意把头伸出口袋。鸭子在他旁边,首先向大家介绍情况。等他讲完了,动物们都开始静静地考虑。“谁有主意啦?”鸭子问。“我,”猪回答,“这样吧,到了中午,主人回来的时候,我去跟他们谈谈。他们产生这种坏念头,我要使他们感到惭愧。我要向他们解释,动物的生命是神圣的,他们要是把阿尔封斯扔到河里,就犯了一桩大罪。他们一定会理解我的意思。”鸭子赞同地点点头,但还不接近信服。在主人的思想里,猪是进腌肉缸的货,他讲的道理恐怕没有多大分量。“谁还有好主意?”“我,”狗说,“你们听我的就行了。等主人回来取口袋,我就咬住他们的腿肚子,直到他们把猫放掉。”看来这主意不错。但是苔尔菲娜和玛丽奈特虽然有点动心,却不愿意让狗咬爸爸妈腿肚子。“再说,”一头奶牛指出,“狗特别听主人的话,根本不敢咬。”“真的,我太听话了。”狗感叹道。“有一个更简单的办法,”一头白公牛说,“阿尔封斯干脆出来,换进去一块劈柴就行了。”公牛的话受到普遍的赞赏,但是猫却摇头。“不行,主人一旦发觉口袋里不动弹,不说话,也不喘气,他们马上就能识破。”应当承认,阿尔封斯的话有道理。动物们有点泄气了,沉默下来。这时,马开始发言,这是一匹老马,他四条腿发抖,只剩下一副骨头架子;主人已经不用他干活儿了,准备把他卖到宰马场去。“我活不长了,”马说,“反正也是个死,还不如干点有益的事。阿尔封斯还年轻,还有猫的美好前程。应当由我代替他,钻进口袋里。”大家听了马的建议,都十分感动。尤其是阿尔封斯,他从口袋里出来,弓起背在马腿上蹭来蹭去。“你是优选的朋友,很慷慨的动物,”猫对老马说,“如果我今天侥幸不被淹死,我永远也不会忘记你愿意为我做出的牺牲,我由衷地感激你。”苔尔菲娜和玛丽奈特鼻子发酸,连连抽泣。猪也有一颗美好的心灵,他放声大哭。猫用爪子直擦眼睛,又继续说:“可惜,你的建议无法实现,我很遗憾。因为,我已准备接受你出自这么诚挚的友谊向我提的建议,可是口袋刚能装下我,因此你代替不了我。恐怕你连整个脑袋也钻不进去。”小姐妹俩和全体动物都马上明白无法替换。老马站在阿尔封斯身边一比,简直成了庞然大物。一只公鸡不懂规矩,他觉得这种对比很滑稽,咯咯大笑起来。“安静!”鸭子对他说,“我们没有心思笑,我原以为你明白这一点,不料你是个不懂事的顽童。请给我们出去。”“喂,”公鸡反驳说,“管好你自己的事儿吧!难道我有向你打听时间吗?”“天哪,他真粗鲁。”猪咕哝说。“滚出去!”动物们异口同声地喊,“公鸡,滚出去!粗鲁的家伙,滚出去!滚出去!”公鸡气得冠子通红,在一片斥责声中跑出厨房,他发誓要报复。外面下雨了,他就躲进了仓房。过了一会儿,玛丽奈特也进来,她在柴堆里仔细挑选一块劈柴。“我也许能帮你找到你要挑选的。”公鸡和气地建议。“哦!不用。我要找一块劈柴,形状……得有一定形状。”“得有猫的形状,对吧。可是,正如猫讲的,你爸爸妈妈会发现劈柴不动弹。”“应该不会发现,”玛丽奈特回答,“鸭子已经有了主意……”刚才在厨房里,大家都说要防着点公鸡,玛丽奈特怕自己言多有失,马上住嘴,抱着刚挑的一块劈柴离开了仓房。公鸡望着她顶雨跑进厨房里。又过了一会儿,苔尔菲娜跟猫出来,打开仓房的门让猫进去,她在门口等着猫。公鸡睁圆了眼睛,怎么也弄不清楚这是干什么。苔尔菲娜不时走到厨房窗前,声音不安地问时间。“差二十分十二点,”玛丽奈特次回答。“差十分十二点……差五分十二点……”猫没有再露头。除了鸭子,全体动物都离开厨房,找地方避雨去了。“几点啦?”“十二点了,完了。好像……你听见啦?马车声。爸爸妈妈回来了。”“那就算了,”苔尔菲娜说,“我去把阿尔封斯关在仓房里。去梅莉娜姑妈家住半年,反正也死不了。”她伸胳膊正要关门,阿尔封斯嘴里叼着一只活老鼠,出现在门口。爸爸妈马车驶得很快,已经到了路口。猫和苔尔菲娜一前一后冲进厨房。玛丽奈特已经用破布包好劈柴,好让它显得柔软点儿。她把包好的劈柴放进口袋里。现在,她打开袋子口,等猫把被他叼着脊背皮的老鼠放进去,立即合上口袋。父母的马车驶到了院子边上。“耗子,”鸭子俯向口袋说,“猫好心饶你一条小命,但有一个条件。你听见了吗?”“哦,听见了。”一个细微的声音回答。“只要求你干一件事,就是在口袋里的劈柴上跑来跑去,好让人以为劈柴在动。”“这容易。还有呢?”“还有,等一会儿有人会拿走口袋,扔进水里。”“哦,可是……”“少废话。口袋底下有一个小洞。如果有必要,你就把洞嗑大点儿;等你听见旁边有狗叫,你就逃掉。但是不能在狗叫之前逃跑,不然他就咬死你。明白了吗?千万记住,不管发生什么情况,你也不能喊出声,不能说一句话。”爸爸妈马车驶进院子。玛丽奈特把阿尔封斯藏在木箱里,把口袋放到箱盖上。在父母卸车的工夫,鸭子离开了厨房,小姐妹俩故意把眼睛揉红了。“真是鬼天气,”爸爸妈妈边进门边说,“雨把斗篷都浇透了。想想吧,全怪猫这畜生!”“要是不把我关在口袋里,”猫说,“我也许会发善心可怜你们。”猫蜷在木箱里,正好在口袋下面,说话的声音减弱了一些,仿佛是从口袋里发出来的。老鼠在口袋里,从劈柴上来回跑,把口袋布拱得一起一伏的。“我们是主人,用不着可怜。倒是你够可怜的,落到这种糟糕境地。不过,这是你自作自受。”“算了,主人,算了。你们净装样子,其实并没那么凶狠。把我从口袋里放出来吧,我保证原谅你们。”“原谅我们!简直太过分了。这一个星期,莫非是我们天天求雨了吗?”“哎!那倒不是,你们可没这个本事,”猫说,“可是那天,是你们无缘无故打了我。魔鬼!刽子手!没心肝!”“哼!该死的猫!竟然骂起我们来了!”主人叫嚷着。他们气极了,抄起扫帚就往口袋上打,一下下全打在布包着的劈柴上。老鼠吓坏了,在口袋里乱蹦,阿尔封斯装作疼得嗷嗷叫。“这回你领教了吧?你还说我们没心肝吗?”“我不再跟你们说话了,”阿尔封斯回敬道,“你们这样凶狠的人,随你们说什么,我再也不张口了。”“随你便,小家伙。再说,也许该了结这件事了。好了,去河边。”爸爸妈妈抓起口袋,不理睬小姐妹俩的叫喊,离开了厨房。狗一直在院子里等着,这时跟在他们身后,他那惊愕的样子,使他们有点尴尬。他们从仓房前边经过时,被公鸡叫住了:“喂,主人,你们是要把可怜的阿尔封斯淹死吧?不过说说看,他大概已经死了?他像一块劈柴一样不再动弹了。”“这很可能,他挨了一顿扫帚,恐怕快没气了。”孩子的父母说着,瞧了一眼藏在斗篷里的口袋。“可是,他总还能动弹几下吧?”“对,”公鸡说,“可是,我怎么没听见他的动静,口袋里好像装的不是只猫,而是一块劈柴。”“是猫,他刚才对我们说,他再也不开口了,甚至不回答我们的问话了。”这回,公鸡不敢再怀疑猫不在袋子里,便祝他们一路顺风。就在这工夫,阿尔封斯已经从木箱里出来,在厨房里和小姑娘们跳起舞来。鸭子看他们玩得高兴,不愿意扫他们的兴,但他挺担心,想到孩子们的父母也许发现猫被掉了包。“现在,应当谨慎小心,”鸭子等他们闹腾完了就说,“不能让他们一回来就看到猫在厨房里。阿尔封斯该躲到阁楼里去了。记住,白天千万不要下来。”“每天晚上,”苔尔菲娜说,“你到仓房都能找到吃的东西和一碗牛奶。”“白天,”玛丽奈特保证说,“我们会上阁楼向你问好。”“我也会到你们房间去看你们。晚上,你们临睡觉的时候,把窗户留条缝就行了。”小姐妹俩和鸭子一直把猫送到仓房门口。他们跟那老鼠同时到达:老鼠从口袋里逃出来,回到了仓房。“怎么样?”鸭子问。“我全身都浇湿了,”老鼠说,“冒雨回来,这段路可够长的。你们想想看,我差点儿给淹死。狗到很后一秒钟才叫起来,你们的爸爸妈妈已经到河边了,差一点点他们就把我连口袋一起扔进水里了。”“总算一切顺利,”鸭子说,“你别磨蹭了,赶紧回仓房吧。”爸爸妈妈回来,看见两个女儿坐在桌子旁边唱歌,很好反感。“真的,可怜的阿尔封斯死了,看样子你们倒不怎么悲伤。那在他走的时候,你们就没必要叫得那么凶了。老实说,他应当交些更忠诚的朋友。其实,他是个很好的伙伴,我们会很好想念他的。”“我们很伤心,”玛丽奈特肯定地说,“但是,他既然死了,真的,他已经死了,别人也就无能为力了。”“归根结底,他是自作自受。”苔尔菲娜补充一句。“这种说法,我们听着很刺耳,”爸爸妈妈斥责说,“你们真是没有心肝的孩子。我们很想,哼!对,很想打发你们去梅莉娜姑妈家一趟。”说到这里,全家人坐下来开始吃饭;然而,爸爸妈妈特别悲伤,几乎吃不下饭,就对大吃大嚼的女儿说:“伤心归伤心,你们还照样吃饭。可怜的阿尔封斯要是能看见我们,他就会明白谁是他真正的朋友了。”吃完饭,爸爸妈妈止不住流下眼泪,用手绢捂着脸放声大哭。“瞧瞧你们,爸爸妈妈,”女儿说,“瞧,鼓起勇气来。不要感情用事。哭也不能使阿尔封斯起死回生啊。当然喽,是你们把他塞进口袋里,打了一顿棍子,又扔到河里,但是要想到,这是为了我们大家好,为了让太阳出来照我们的庄稼。你们要理智一些。你们去河边那会儿,可是勇气十足,兴高采烈!”这一天下午和晚上,爸爸妈妈很伤心,但是到了第二天早晨,天空晴朗,田野充满阳光,他们也就不怎么思念猫了。后来几天,他们就更不想了。天气越来越炎热,地里活儿忙,他们没有工夫懊悔。至于小姐妹俩,她们用不着想念阿尔封斯。他几乎和她们形影不离,趁孩子们的父母不在家,他从早到晚待在院子里,只是在吃饭的时候躲起来。晚间,他会到她们的房间去找她们。一天傍晚,孩子们的父母回到家,公鸡迎上来,对他们说:“我不知道这是不是瞎想,可我觉得在院子里看见阿尔封斯了。”“这只公鸡是个白痴。”他们咕哝一句,便走过去了。不料,第二天,公鸡又迎上来对他们说:“如果阿尔封斯不在河底,那我敢发誓,今天下午我看见他在院子里,跟小姐妹俩玩呢。”“他越来越痴呆了,总是说起可怜的阿尔封斯……”孩子们的父母说着,定睛端详公鸡。他们开始小声合计,仍目不转睛地注视他。“这只公鸡脑子笨,”他们说,“不过,他的气色真好。天天看见他,却没有觉察这一点,其实他长成了,再喂下去也长不了肉了。”第二天清早,公鸡正要开口讲阿尔封斯的时候,就给宰掉了,被做成炖鸡肉,大家吃了都很好满意。阿尔封斯“死”后,有半个月光景,天气一直晴朗,没下一滴雨。孩子的父母说运气不错,但又有点不安地说:“这样的天也不能持续太久,那样就旱了。下一场透雨就好了。”到了第二十三天头上,还是没有下雨。土地太干旱,庄稼不长了。小麦、燕麦、黑麦都不长了,并且开始枯黄。“这天气再有一星期,”爸爸妈妈说,“庄稼就全烤焦了。”他们愁眉苦脸,高声叹息阿尔封斯死了,并且怪罪两个女儿:“如果你们不把瓷盘摔碎,就不会闹出猫的事情来,那他就会给咱们求来雨了。”晚上吃过饭,他们坐到院子里,望着没有云彩的夜空,痛心地扭着双手,呼喊阿尔封斯的名字。一天早晨,爸爸妈妈到房间来叫醒小姐妹。在这之前,猫跟她们俩聊了小半夜,就留在玛丽奈特的床上睡了。他听见开门声,急忙钻进被子里。“到时候了,”爸爸妈妈说,“醒一醒。暖烘烘的太阳出来了,今天又没有雨……唉!这样下去……”他们突然住口了,伸长脖子,睁大眼睛,注视着玛丽奈特的床。阿尔封斯以为藏好了,却没想到尾巴露在外边。苔尔菲娜和玛丽奈特还没睡醒,她们缩在被子里,只露着头发。父母蹑手蹑脚走近,四只手一下抓住猫尾巴,猛地把他拎了起来。“咦!这不是阿尔封斯嘛!”“对,是我,先放下我,都把我弄疼了。放下来再向你们解释。”父母把猫放到桌子上。苔尔菲娜和玛丽奈特只好承认要淹死猫那天干的事情。“这也是为你们好,”苔尔菲娜强调说,“免得你们弄死一只毫无过失的猫。”“可是,你们却没有听我们的话,”爸爸妈妈申斥说,“说过的话就得算数。你们往梅莉娜姑妈那里去一趟吧。”“哼!来这一手?”猫跳到窗台上叫嚷道,“那好哇,我也去梅莉娜姑妈家!而且我要头一个动身。”孩子们的父母明白自己讲了蠢话,便哀求阿尔封斯留在农场里,因为这关系到收成的好坏。可是,说什么猫也听不进去。他们恳求了好久,又答应不让女儿离开农场,猫这才同意留下来。当天傍晚,天气异常闷热;苔尔菲娜、玛丽奈特、爸爸妈妈,以及农场的全体动物,在院子里围了一个大圆圈。阿尔封斯坐在圆圈中间的凳子上。他不慌不忙,开始洗脸,然后,又用爪子搔了五十多下耳根子。第二天早晨,在旱了二十五天之后,终于下了一场透雨,人和动物都感到清爽了。院子里、田地和草场上,草木庄稼都开始变绿了。过了一周,又发生一件大喜事。梅莉娜姑妈刮掉了胡须,很快就结了婚,跟随新丈夫到离小姐妹俩千里之外的地方定居了。

Additional information

Weight 478 g
Dimensions 22 × 17 × 1 cm
作者

出版社

北京联合出版有限责任公司

页数

290

版次

1

出版日期

2019-12-01

装帧

平装

开本

32开

印次

1

isbn

9787559637598

印刷时间

2019-12-01

商品编码

1201973566

发货时间:可邮寄至 澳洲、新西兰。周一至周五 每天早上8点发货。
2KG 以下:国际快递(普通空运),邮费$15。发货后一般10~15个工作日到。(可买够2KG,自动升级为下面的国际特快。)
2KG 以上:国际特快,邮费$15。发货后一般7个工作日左右到。

--- 限时促销活动(查看首页) ---


邮寄公司:澳洲为AusPost负责送货;新西兰为NZPost。如送达时没人签收,可以前去附近的邮局领取。

查看 - 实际快递运输时间


注1:书本介绍页面有标明该书的重量 。结算时系统也会自动计算总重量。
注2:邮寄至新西兰有时需要多1~3个工作日。

我们的优势

  1. 可购买到超过25万种简体中文书。
  2. 快速邮寄-购买超过2KG的书便可自动升级为特快邮寄,发货后约7个工作日送达。
  3. 空运运输-所有书都是使用国际空运运输(不用在海上漂几个月)。
  4. 快速、简单的图书预订服务 -没有找到想要的书?我们会在1~2个工作日增加到网站上供您下单。
  5. 除网站外,还能微信直接留言下单/预订。
  6. 方便快速友好的咨询方式:微信(微信不打扰承诺),每天至少12小时在线(10am-10pm)。
  7. 新书介绍,原创书评(我们亲自读过并觉得不错的书;如果不合书友们的喜好,还望见谅;欢迎在书评下面留言:)
  8. 因为热爱,我们认真的对待每一本书

Reviews

There are no reviews yet.

Be the first to review “捉猫故事集/(法)马塞尔.埃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