檀上弓

$ 23.40

三千年前,神魔两族为了争夺资源,一场旷日持久的战役在神魔分界处姬山之颠处吹响号角,因神族三神之一君恒上神缺席,神族很终以虚白上神战亡,魔族魔尊玄镜重伤而告终。此后,神魔两族为繁衍生息,彼此签订互补干扰的和平协议。 三千年后,魔族再一次蠢蠢欲动,神族为了复生虚白上神,君恒上神不得不下界寻找复生之机,因此结识看似傲娇腹黑,实则一身谜团的异宝阁阁主风黎,各怀心思的二人一同踏上了寻找“转生石”的旅途,竟不想牵扯进神界很大的一桩秘辛中,随着剧情层层深入,却不料整个谜团中,很大的谜团竟是君恒自己!

Only 9 left In Stock - 邮寄至 澳洲、新西兰(最快7个工作日送达)

SKU: 1201876945 分类:

Description

  商品基本信息,请以下列介绍为准
商品名称:   檀上弓
作者:   慕时音 著
ISBN号:   9787549254392
出版社:   长江出版社
商品类型:   图书

  其他参考信息(以实物为准)
  装帧:平装   开本:   语种:中文
  出版时间:2018年07月01日   版次:1   页数:305
  印刷时间:   印次:1   字数:350千字

  作者简介
慕时因,跨次元作家、古风策划。曾就读于北京电影学院,现英国女王大学(Queen’s University Belfast)电影学硕士深造中。生于十月江南,居于戎马帝都。一路走过天南地北,做过不少事,唯执着于文字而已,时如沙漏,愿不忘初心。出版有小说《檀上弓》《罪爱之城》《宿命之门?云珂》。策划音乐《诸子百家》《山河破?安史风云》。新浪微博:@慕时因

  内容简介
三千年前,神魔两族为了争夺资源,一场旷日持久的战役在神魔分界处姬山之颠处吹响号角,因神族三神之一君恒上神缺席,神族很终以虚白上神战亡,魔族魔尊玄镜重伤而告终。此后,神魔两族为繁衍生息,彼此签订互补干扰的和平协议。 三千年后,魔族再一次蠢蠢欲动,神族为了复生虚白上神,君恒上神不得不下界寻找复生之机,因此结识看似傲娇腹黑,实则一身谜团的异宝阁阁主风黎,各怀心思的二人一同踏上了寻找“转生石”的旅途,竟不想牵扯进神界很大的一桩秘辛中,随着剧情层层深入,却不料整个谜团中,很大的谜团竟是君恒自己!

  目录
楔子 2壹篇?天机 5章 转生石(1) 5第二章 转生石(2) 12第三章 转生石(3) 20第四章 花神案(1) 26第五章 花神案(2) 33第六章 花神案(3) 39第七章 花神案(4) 46第八章 花神案(5) 52第九章 生死题(1) 60第十章 生死题(2) 67第十一章 生死题(3) 73贰篇?惊变 80第十二章 结魂灯(1) 80第十三章 结魂灯(2) 87第十四章 白小九(1) 98第十五章 白小九(2) 104第十六章 白小九(3) 109第十七章 月鳞海(1) 114第十八章 月鳞海(2) 121第十九章 海底城(1) 128第二十章 海底城(2) 135第二十一章 海底城(3) 142第二十二章 幕后人(1) 149第二十三章 幕后人(2) 156第二十四章 幕后人(3) 164叁篇?玄机 172第二十五章 绕指线(1) 172第二十六章 绕指线(2) 179第二十七章 绕指线(3) 185第二十八章 弓中境(1) 192第二十九章 弓中境(2) 199第三十章 反相塔(1) 206第三十一章 反相塔(2) 214第三十二章 反相塔(3) 220第三十三章 反相塔(4) 227第三十四章 傀影术(1) 234第三十五章 傀影术(2) 242终篇?天命 249第三十六章 祀音阁(1) 249第三十七章 祀音阁(2) 257第三十八章 古月城(1) 264第三十九章 古月城(2) 271第四十章 龙神木(1) 276第四十一章 龙神木(2) 282第四十二章 龙神木(3) 288第四十三章 龙神木(4) 294第四十四章 花信风(1) 301第四十五章 花信风(2) 307第四十六章 神魔战(1) 314第四十七章 神魔战(2) 320第四十八章 神魔战(3) 326第四十九章 神魔战(4) 332第五十章 尾声 338番外?仙踪酿 345【正文赏读】

  精彩内容
    楔子夜。封灵海面,雾浓如米汤。隐约中,一弯月从海平线上升了起来。没有人知道那光是如何透过雾气的,总之伴随着潮水的翻涌声,盘桓在海面的风骤然紧了。被风刃切开的水天尽头,一道光华的银练直铺上了辽阔的海面,一位白衣白裙的女仙遥遥立在了上头。海风急啸,将她鸦羽般的发高高绾起在身后,月色清寒,只勾勒出她在天水间的一个影。这是怎样的一个影?就仿佛所有的修辞都只为衬托这一个影。这应该就是神界那位说不得的女仙。装饰富丽的蜃楼中,以整块紫云母为基座雕铸的水镜前,美人榻上的男子对着里头的人影微勾了勾唇。他身着一袭艳丽的红锦袍,领口微敞,修长的手指闲闲地把玩着披散的墨发,越发衬得食指上那一枚色泽如碧玺的环戒通透欲滴。绕过牡丹屏风,一位清秀的少年手端茶水,暗自打量了榻上男子一眼道:“老板今天似乎很高兴?”“看起来,千机很想知道原因。”男子嗤笑一声,一双桃花眼轻瞥了过来。这男子的肤色生得极白皙,慵懒的墨发下五官精致如琢,尤其一双微挑的桃花眼,如似秋水横波,怎奈何是生在一名男人身上,只可用“妖孽”形容。“不过可惜啊,”男子轻笑声,旋即以双臂作枕,闲闲靠向了身后的紫檀木贵妃榻,“关于这名女仙的故事,三天三夜也说不完。”话音毕,名唤千机的少年愈发好奇了,他是这蜃楼里专享的仆从,也是专享能和男子讲得上话的人。他抓抓脑袋,一双黑豆般的小眼睛机灵地转了转,总算期期艾艾道:“老板的意思,难道她就是?”“杜君恒。”听到这个名字,千机一惊:“杜君恒!”仿佛是为回应这叠起的声音般,同一瞬,水镜里的光华也暴涨开,不多时,一位白裙飘飞、腰间别着根通透碧玉箫的女仙出现在了蜃楼的入口处。蜃楼,又称海市蜃楼,传说中是由蛟蜃吐气而成的海上楼阁,谁知今夜竟会出现在这片早已被人遗忘了千年的海面上。封灵海,三千年前神魔一役留下的很后一片古战场,每当潮汐变化很剧烈时都会洞开它的海天石门,为的便是迎接它尊贵的访客。今夜的访客正是神界现任罗浮宫的宫主,三神之一中仅有的一位,君恒上神。一位素来不招神界女仙待见,又素来被神界诸男仙明里暗里惦记的杜君恒。然而——“没想到,传说中的蜃楼之主竟会是这样一位标致的美人。”这是杜君恒见到他时说的句话,或者说是……嗯,评价。这一瞬间,他隐隐察觉到了有什么地方不对劲。“本座此行的目的,是为了……”略一顿,白衣女仙平静无波的黑眸看定他,“天机卷。”那神情里并无半分倨傲的意思,语气也是从容淡然的,可即使这样,话里的不留余地却是一分不少。思及此,他掩在长睫下的双眸还是忍不住又看了她一眼:白裙,碧箫,额心一点红朱砂。真是素净又嚣艳的一张脸啊,连他也忍不住想。女仙面容沉静,一缕淡笑飘上端凝的眉宇,仿佛是为了回应他的满意。与此同时,一股淡淡的白檀香弥绕了开来,那种感觉,就像是忽然置身于佛龛林立的古道间,万丈云袅之上,大道梵音之中,一张月形弓从天光中渐显了出来:那是一把由远古白檀神木所打造的弯弓,经年的岁月下,弓臂的包浆沁出一种温润厚重的光,弓弦则是一线极细、极亮的红,仿佛是一粒血珠划过形成的轨迹。但这并不是一把如外表般看来祥和的武器,而是魔族这三千年来压在心头很大的噩梦!“老板,这是檀、檀上弓!”千机失声叫道。他颔首,收敛目光,并非因他不认得此物,而是他的确没想到,她居然会开出这样一个他少见可能拒绝的价码。“以神族圣器檀上弓换天机卷上的消息,看来神尊对我这蜃楼的规矩倒是打听得清楚,”男子嗤笑声,目光刻意未在那神弓上停留,反是直视杜君恒的一双隽秀黑眸,“在下风黎,正是这蜃楼的主人,不知神尊想用天机卷找寻这天下间的何物?”是的,天机卷并非如秘辛里流传的那样,仅仅是一部记载着上古遗珍的神秘卷轴,而是拥有它,便可搜寻天下间所有未被秘法封印的至宝。静候答案的同时,风黎但见杜君恒的嘴角微微翘起,目光一寸一寸深入他的眼眸,让人移不开,也不愿移开。下一刻,那个笃定的嗓音犹如从封灵海面的惊涛拍岸中而来,又似从来不曾在这蜃楼中听闻过,它是读自书中,记于心海:“你且听好,本座要的是,转生石。”壹篇?天机章 转生石眼前的景象似真亦幻。 巷陌深长,花灯流转,琳琅的光线里,连更夫的打更声都仿佛沾染着一重重桃色的水汽。更声过处,一方水粉色的丝帕从熹风中缓缓飘来,它柔软地覆过一名年轻男子的眼眸,飘过男子的鼻息。猛地,男子握住了它,就好似握住了女子晶致纤细的脚踝。他埋着头,又深深嗅了一口,霎时间,整片肺叶都好似充盈了这帕面上的奇异酥香,他双眼迷离,脚步也不由得加快了。他似想去寻一个人,但又仿佛是去寻一个梦,一个远于青涩少年时,不敢宣之于口,又偏偏萦绕心底的梦。现在,他终于要为这个梦寻到它的主人。他的心突突地跳得很快,双脚也开始变得慌里慌张,甚至开始犹豫是先迈左腿还是右腿,他深吸了口气,终于鼓足勇气去推开梦尽头的那扇门。霎时间,无数天光涌入眼帘。他长睫微颤,几乎要睁不开眼。是了,就是这样,如此的明亮炙热,正一如那年的相遇,十万星河流耀天幕,三千灯树遥映星辰,喧嚣的人群瞬时安宁,整个世界唯剩她梨涡边的盈盈浅笑。他伸出手拥住她,仿佛这便能拥住他的整个世界。然而,他的手在下一刻顿住了,他浑身僵硬如石块,竟是丝毫也动弹不得,只能任由那张明艳不可方物的脸一点点地接近、接近。倏地,他的心口一阵钝痛,一蓬血花骤然覆上了面前女子的面纱……“神尊!神尊!”聒噪的男声从耳边传来,杜君恒眼皮沉重,她黛眉微蹙,只觉得天地都在晃。她本能地探身瞭望,远处,晨风轻拂,桐香满城,山水两岸风光,而自己正身处一艘沁出油木香的乌篷船上。原来方才的景象竟是一场白日幻梦。她心中叹息,拇指亦不自觉地揉上了太阳穴,小半晌,这才总算正视上眼前人那一张分明俊丽又分明沮丧着的脸:“天机卷还是没有传来消息?”话音落,她分明感到船身又一晃。她被晃得愈发头疼,却见那人摆摆手,故意转移话题道:“神尊也会皱眉,真是难得。”见他这样,杜君恒心知是没有好消息了。算起来,能遇着像蜃楼楼主风黎这样一位明明生着副精明长相,实际却是个路痴的人,也是她下界寻找转生石以来收获的份的见识了。她眸光微动,又想起了方才的梦境。这梦境的源头要从三日前他们来到人界说起。想人界之所以谓之人界,很大的不同,便是这里住的是人,而这样的地方今厮不但出了一位“神”,更多了一个“鬼”。自然,说这话的只能是人界的人,准确说,是一个死人。幽深的宅巷里,夜幕新起,薄雾升腾,一阵阴风猛地呼出,将屋檐下缀着的白灯笼吹得吱吱作响,不知哪里来的野猫在面前一晃而过。杜君恒定了睛方才看清门口立着的一面殷红色招魂幡上明明灭灭,森森鬼气似能从那“魂兮归来”的古篆体上渗出。一瞬间,杜君恒错觉自己是入了秦广王的森罗殿。恍惚的片刻里,铜环声响,一口薄棺在旋即响起的敲锣打鼓声中被推了出来。尚未封棺,还能辨得那年轻男子面色涨红,眼球凸起,他全身肌肉紧绷如石块,可只这轻轻一动作,便如散架了般,猛地向棺内一沉,发出“轰”的闷响。“一个被吸干了精气的可怜鬼而已,有什么好看的。”一旁的风黎嫌弃般扇了扇面前的浮灰,很快评价道。适时他们皆隐去身形,凡人并无缘得见。但这样的一幕,还是很难不让久未下界的杜君恒心下一凛,她仍未出声,便听得那随后而至的推棺人呜呜咽道:“也不知道很近咱们郡上到底坏了什么风水,算上我这小弟,都已经死了十八人了!”话音堪歇,便听另个铜锣嗓子的男声从门内挤了出来:“就是就是,再这样下去,咱男人以后谁还敢半夜出门?不过说来也怪,好像自从花神娘娘的祠堂在咱们郡里出现……”“呸呸!花神娘娘的坏话也是你能说的!”他还未说完,就被推棺人打断,“花神娘娘可是比菩萨还灵的仙,去她那许愿的,就没一个说不灵验的,你再敢乱说,小心我揍死你!”“三哥别打,我也就是这么一说嘛……”男子捂头,险些失手要将手里的薄棺撞上门口的石墙。这时有一阵怪风平地忽起,阻了他的脚步。“好险!”他龇牙,吐了吐舌头,自然无缘得见虚空处的杜君恒刚刚垂下的半片白色衣袖。“我说神尊,咱此番下界是为了转生石,像这等闲事,您还是别管了吧。”风黎打了个哈欠,“您可知我陪您走这一遭,一日里要损失多少生意……”“楼主,别说我不提醒你,这段时日,你都是本座的人了。”杜君恒一张端凝的脸上看不出过多情绪,倒是一副安然又不自知的语调着实很难不让人心生联想。“神尊——”风黎又一声唤,将她的神思立时拉回了现实。“其实我也有一事一直不解,”他顿了顿话音,还是道,“不知神尊要那转生石究竟是为何?”然而杜君恒黑眸看定他,俨然是没有回答的意思。“好吧好吧,本楼主也不过是好奇罢了,”风黎撇撇嘴,玉雕般的手一指前方不远处,“过了这条河,应该就是那座花神庙了。”杜君恒尾音拖长了“哦”了声,眉头微微攒起,“楼主这一路诓本座,也着实是辛苦了。”风黎:“……”要怎么说呢,这一路被这位九重天上头一位的尊呛得不知该怎么开口,这事也已经不是次了,饶是如此,他还是忍不住想撬开她的嘴,让她同自己说说话,风黎心叹了口气,觉得自己也是没谁了。狭窄的乌篷船里,片刻又静下来的沉默间,他的目色瞬了瞬,到底还是又飘到面前人的玉颜上。为了行走方便,杜君恒幻化成男装,容貌和本尊相差并不太多,但额心那颗红痣连化了形都消不去,就这么嚣艳地闯入他眼帘,真是让人看一眼就再难移开了。杜君恒自然注视到那目光,虽然这一路上已频频被这道目光注视,但还是不甚习惯,她向他微微侧脸,不作想便道:“本座也清楚,自己这张脸是生得招摇了些,但楼主一路这样偷看本座,难道是希望本座能算你便宜些?”“这……罢了,其实本楼主还有一个问题,”他掩袖作咳嗽状,抢在被杜君恒拒绝前开口,“不知神尊此前可曾去过一个名为枫林谷的地方?”“枫林谷?”杜君恒这回倒真认真瞧了他一眼,满眼狐疑,“并不曾。”“哦?哦——”长久翘起的尾音,片刻后终于平寂。风黎垂眸,一瞬得俊脸上的神气竟有些“垮了”的意思,倒是杜君恒这人向来对八卦没什么好奇心,目光从他脸上停了半瞬,便独自去了船头。她双手松松地搭在膝盖上,表情闷闷地坐着,有时看天有时看河。风黎纵久闻她这人薄情又疏离,但此番望着她的背影,还是忍不住摇了摇头。下了乌篷船,极目远眺,近处成排的竹林青翠挺拔,竹影拂动间,依稀露出远处山神庙的一角。没曾想倒是座破庙。杜君恒眉头微皱,径自踏上渡口,石缝中的青苔已经冒了尖,略略让人感到滑脚,她一路头也不回地往前走,显得身后的风黎像个小跟班似的。他皱眉,将怀中的天机卷摊开又合上,一溜烟又小跑跟了上来。“神尊,我有话说!”他在后面边招手边喊停,几乎要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得了自言自语的毛病:“在这凡界,我总不便一直这样称呼您神尊吧?”听他这么说,走在前面的杜君恒倒真的停了下来。她立在碧海生涛般的竹林里,就这么猝不及防地回了头,她一袭白袍翻飞,容颜胜雪,唯独嗓音似从竹海深处传来,却是大大方方:“君恒,你可以叫我君恒。”同一刻,细密的银线从天光尽头飘来,细雨如丝,沁凉沁凉地吹在他的脸上,令他忽而晃了心神。混着泥土和木叶香的地面上,一股淡得不易察觉的气味像得了滋养般争先恐后地从君恒身上钻出,他深深地看了那背影一眼,片刻后勾起了唇。“到了。”随着风黎的话音落下,那庙宇近在眼前。怎奈何庙是座老庙,却着实不是风黎口中的花神庙。杜君恒心叹了口气,一时竟找不到言语来指责对方。本说已该是习惯的,但到了关键时候,还是忍不住地想要生气,她原觉得自己脾气已经足够好了,但遇上像风黎这样的人……罢了,像他生得这样细皮嫩肉的人,多半也是不揍。她握紧手心,方意识到自己此刻不单是幻了凡体,就连仙术都被暂时封印了。她叹了口气,四下环顾一圈。多半因废弃太久,这庙连门楣上的牌匾都歪斜了,烛台早已空了油,暗沉沉的仅依稀能瞧见横梁原本银朱的颜色,至于那积了陈灰的神案后供奉的究竟是哪一路神仙,更是被层叠的蜘蛛丝盘绕得看不清本来的模样。在她打量的同时,风黎也探身进入。他手中天机卷翻腕上手,倏忽便幻成了一方古铜的八卦罗盘,可惜那罗盘上的指针依旧纹丝不动,惹得他直想凑近了去吹那指针,饶是杜君恒冷刀般的目光紧追不舍,遂只得放弃。他里里外外又踱了三遍,到很后还是不得不开腔,虽然这在杜君恒看来,又无非是想给自己多挣些脸面罢了:“怎么回事?不应该啊,难道是这岐阳郡的磁场不对?”他砸砸嘴,在替自己开脱的同时,还不时偷看了眼杜君恒的脸色。可惜这时杜君恒连敷衍他都懒得了,索性站在那神案前,用那挺直如青竹的后背对着他。他瞪着那背影不小心居然还多看了两眼,蓦地又回过了头,忙不迭快步走开,一时间只觉心如擂鼓……他手抵着胸口,但就在他即将回退到那漏风的庙门口时,手里的罗盘却突然间有了反应,就像是被谁拨了下似的,旋即便飞转个不停。与此同时,一道尖利的妇人声音也从山神庙的雨幕外高声传了来:“快,快抬进来!少夫人八成是要生了!”难道转生石会在眼前这个粗手大脚的黑脸妇人身上?风黎后退一步,看看那妇人又看看杜君恒,一张俊脸顿时更黑了。不等他思考,眨眼的工夫,庙里又多了乘由两个阔脸壮汉抬入的青顶小轿。其中一位壮汉擦着风黎的衣角过,看见有人,登时也一愣,指着风黎便道:“陈妈,这里还有人!”多半那妇人一时心急也是没瞧见站在阴影处的两名男子,此时屋外正落着雨,实在是请他们出去也不是,不请他们出去也不是。一咬牙,索性先下手为强,道:“二位先生,我家少夫人此刻怕是要生了,你们在此,恐怕多有不便!”她话音甫落,就听到软轿内的女人一阵倒抽凉气的隐忍哭腔,听情形,怕真是要顶不住了。杜君恒从未见过人界女子生产,虽好奇,但心知自己这般模样还是避嫌为好,谁料她刚准备开口,风黎就说道:“这位大婶此言差矣,我与堂弟虽为男子,却也是您家夫人的贵人,我等来此,正是为了夫人腹中的小少爷。”他手握罗盘,仪表俊秀清贵,虽然年纪尚轻,却颇有一副世外高人的架势,再加上又一口点出了那女子怀的是名男胎,不得不让人心生狐疑。那妇人显然被他唬住,谁料这一等,轿中的女子又是一声撕心裂肺的叫喊。“少夫人,您千万再忍忍,只要停了这雨,咱们一回到孟府,立刻就有稳婆……”可惜她话还未说完,手中就被那年轻男子塞入了个白玉瓷瓶:“这里头的灵药只要给她服下,我保证,她立刻就会没事,你们的小少爷也会没事。”“陈妈,这可万万使不得啊,我们与这俩小子素昧平生,万一他们要害少夫人,待少爷进京赶考回来,我们该如何交代啊?”那阔脸壮汉见状,个站出来反对。“既是素昧平生,我们又焉有害人的道理?”这次说话的是一直默不作声的杜君恒,她自阴影中走出,一张气度清正的脸显然比风黎更有说服力,“你家夫人难产,此刻性命危在旦夕,若是用这灵药还能赌上一把,若是不用,那就只有死路一条。”这本账谁都会算,但事情真有他说的这么严重吗?陈妈也在寻思,但她再思量,也抵不过轿中女子一声比一声凄惨的叫喊,但许是累得实在没有劲儿了,半刻后,轿中竟是没了声音。陈妈煞白了一张脸,脚步虚浮地忙掀开轿帘一角,好在她家少夫人险险还在,只是气若游丝,像是阎王爷故意留了很后一口气:“把那东西拿来吧,若真左右是死,那不如来个痛快的。”轿中人几乎是咬着牙道。陈妈也是生过孩子的人,自是清楚这女人生孩子遭的苦,现今夫人既然已经发了话,她也只得遵从,她咽了咽火烧似的喉咙,又看了杜君恒和风黎一眼,终于下定决心把白玉瓷瓶里的红色药丸给少夫人就着水服下。其实她也不知道这样做究竟是错是对,她实在是没法子了,只能选择相信自己旁边站着的两位神仙般的人物,相信这世上真有菩萨显灵,救救她这苦命的少夫人。光线昏暗,她跌跌撞撞地朝着几案后被蛛丝裹着的山神跪下磕头,她也不知自己到底磕了多少下,终于听得一声响亮的啼哭声从轿中传来。于是磕头的对象立刻变成了杜君恒和风黎,“两位的大恩大德,孟府上下一定会铭记在心的!”她刚把话说完,就抹了把脸上的鼻涕眼泪往少夫人的轿子跑去。青顶小轿内,但见自家少夫人虚弱地怀抱着个沉甸甸的小家伙,朝着她安详地笑。忽然间,她觉得夫人的笑也变得慈眉善目了,就像是菩萨借着少夫人的身,记下了她这笔功德。陈妈深吸了口气,从轿下的箱底取出一条厚厚的花被,稳稳地将小少爷裹好。奇异的是,就在她将小少爷从轿中抱出时,山神庙外的天色居然也放晴了。她张着嘴惊讶地不知该说什么,但见怀中软软糯糯的男婴张开眼,朝着她笑得眉眼弯弯。下一刻,那递给自己药瓶的神仙公子上前一步,一双桃花眼笑起来既善意又算计:“方才您说这事府中上下会铭记于心,不过依本公子看,铭记于心就算了,既然是恩,那还是尽早报了吧。”从来只听说过大恩难言谢,但这施恩却要向人讨还的,杜君恒这千千万万年来还真是头一次听说。哪知风黎一张俊脸上连半丝尴尬都没有,甚至还毫不客气地接下了陈妈那句还打着战的“这个自然,还请二位先生同我一并前往孟府”。孟府位于车水马龙的平康坊中,府墙内栽种有姿态嶙峋的冷梅数株,似隐隐昭示着其为书香世家。为此,陈妈也解释道,此番少夫人就是为了少爷能高中新科光宗耀祖,这才冒着动胎气的危险前去百里外的花神庙上香祈福,谁知回来时居然真就动了胎气……“花神?”杜君恒眼皮一跳,在又一次听到这个熟悉的仙讳时打断了她。“没错,正是花神娘娘!”提到这个花神,陈表情瞬间变得无比崇敬,“听说,不论你有什么心愿,只要诚心地去祈求花神娘娘,她都能保管你如愿呢!”“看来这位花神娘娘在这里的呼声很高啊。”正盯着孟府门口两尊石狮瞧的风黎这下也转过头,他与君恒对视一眼,抬脚跨上了孟府的大门槛,“只是没想到这世上竟有这样的奇事,有机会,我也要去见识见识。”谈话间,众人已入孟府。如君恒曾在天宫的水镜中观过的人界宅邸的模样,孟府也是个粉墙黛瓦的宅邸,虽然瞧规格略小了些,但内室雅致,庭院幽静,也是闲适得很。然而,风黎这一路走一路瞧,却是一直啧叹着摇头。终于引得身体尚虚弱的少夫人问话道:“先生,您如此,难道是觉得我孟府有何处不妥?”见鱼儿已上钩,风黎罗盘上手,故作玄虚道:“少夫人,不瞒您说,在下君越其实是名略通岐黄的算命先生,”他自报家门,并手指向杜君恒,“至于我堂弟君恒,抱歉,他的身份我恐怕不便透露。”他方才的表现众人皆已经目睹,自然不会对他的话有所存疑。孟夫人虽然虚弱,但心思尚还清明,她哄了哄怀中的婴儿,想了想道:“所以先生的意思是……”得了这个话头,风黎果断将话接下:“实不相瞒,方才回程这一路,我已用紫微斗数为小少爷卜了一卦命数……”“命数如何?”事关自己儿子,孟夫人自然心急。“小少爷是因胎气大动而生,并非足月足时,是以根基不稳。出生时又在孤煞之地的陆判庙,是以命途注定多舛,但这很凶险的……”风黎啧叹了声,故意不往下说。这下可急坏了陈妈,她慌张地看少夫人一眼,想当初,若不是她怂恿少夫人去拜什么花神又哪会折腾出这些个幺蛾子?这下可好,耽误了小少爷的富贵命,少爷回来可当真是会赶她出门的呀!“先生所指很凶险是?”少夫人明白她的苦心,说话间,手已不自觉握上了风黎的衣袖。“满月之前,若无高人庇佑,这孩子必死无疑。”风黎把那很后四字咬得极重。话音甫落,面前二名妇人顿时面色煞白,倒是那孟氏夫人虽也震惊,但仍努力镇定下了话音,“请问恩人,可有何解法?”“其实这一卦,也并非无解可破。”风黎一扬眉,故意拖慢了嗓音,并将目光投向杜君恒,一本正经道,“我堂弟君恒命格殊异,他的身份虽然不便多说,但我可以保证,只要我堂弟在你们孟府,你们的小少爷就能无事。”身旁,杜君恒本听着他信口胡诌权当解闷了,没想到他居然胆大包天将话头指向了自己。她眉角隐隐一抽,手当下就被陈妈抓救命稻草般地抓住了:“少夫人,看在小少爷的份上您就留下这两位先生吧,他们救了您和小少爷的命,咱们于情于理都是不能亏待的呀!”“陈妈您说的我又何尝不知?我就是怕孟郞回来……”许是意识到家中还有客人在场,她后面的话顿住了,挥挥手忙道,“罢了,二位不如先行在我府上住下,其他的事,等奴家身体好些了再从长计议。”“少夫人说的是。”陈妈赶紧道。

Additional information

Weight 461.0 g
Dimensions 23.0 × 16.5 × 2.0 cm
作者

出版社

长江出版社

页数

305

版次

1

出版日期

2018-07-01

装帧

平装

开本

其他

印次

1

isbn

9787549254392

印刷时间

2019-06-01

商品编码

1201876945

发货时间:可邮寄至 澳洲、新西兰。周一至周五 每天早上8点发货。
2KG 以下:国际快递(普通空运),邮费$15。发货后一般10~15个工作日到。(可买够2KG,自动升级为下面的国际特快。)
2KG 以上:国际特快,邮费$15。发货后一般7个工作日左右到。

--- 限时促销活动(查看首页) ---


邮寄公司:澳洲为AusPost负责送货;新西兰为NZPost。如送达时没人签收,可以前去附近的邮局领取。

查看 - 实际快递运输时间


注1:书本介绍页面有标明该书的重量 。结算时系统也会自动计算总重量。
注2:邮寄至新西兰有时需要多1~3个工作日。

我们的优势

  1. 可购买到超过25万种简体中文书。
  2. 快速邮寄-购买超过2KG的书便可自动升级为特快邮寄,发货后约7个工作日送达。
  3. 空运运输-所有书都是使用国际空运运输(不用在海上漂几个月)。
  4. 快速、简单的图书预订服务 -没有找到想要的书?我们会在1~2个工作日增加到网站上供您下单。
  5. 除网站外,还能微信直接留言下单/预订。
  6. 方便快速友好的咨询方式:微信(微信不打扰承诺),每天至少12小时在线(10am-10pm)。
  7. 新书介绍,原创书评(我们亲自读过并觉得不错的书;如果不合书友们的喜好,还望见谅;欢迎在书评下面留言:)
  8. 因为热爱,我们认真的对待每一本书

Reviews

There are no reviews yet.

Be the first to review “檀上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