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太刀马骨/(日本)藤泽周平/藤泽周平作品

$ 25.80

“——晨霜消融,白炭尽散,马骨毕现。”寒冷的北国小藩,尘封多年的隐秘刀术“马骨”重现江湖,成为破解藩政黑幕的关键密码。一介武士浅沼半十郎,奉命追查该神秘刀术传人。随着“马骨”周边众人的秘密如连环锁扣般浮现;半十郎也逐渐卷入暴风核心,一步踏错,便有成为陪葬之虞……面对原则、情义,把握筹码,却选择沉默——诠释“藤泽流”男人的品格。江湖寒雾笼罩,人心尚且温热;时代小说泰斗藤泽周平的无冕佳作。

Only 1 left In Stock - 邮寄至 澳洲、新西兰(最快7个工作日送达)

SKU: 1201922275 分类:

Description

  商品基本信息,请以下列介绍为准
商品名称:   秘太刀马骨/(日本)藤泽周平/藤泽周平作品
作者:   [日本]藤泽周平 著 纪鑫 译
译者:   纪鑫
ISBN号:   9787544775144
出版社:   江苏译林出版社有限公司
商品类型:   图书

  其他参考信息(以实物为准)
  装帧:精装   开本:   语种:中文
  出版时间:2018年04月01日   版次:1   页数:272
  印刷时间:   印次:1   字数:null千字

  作者简介
藤泽周平 (1927—1997)日本时代小说巨匠,曾获菊池宽奖、吉川英治文学奖、紫绶勋章等荣誉,大量作品改编为影视剧。藤泽周平一生低调严谨,“平静有力,平凡至真”概括了他的为人和作品。藤泽周平生于日本东北地区山形县鹤冈市的一户农家,他半生坎坷,斗病、丧妻,四十六岁才以《暗杀的年轮》获直木奖,开始专事写作。所幸他勤于笔耕,二十来载创作生涯给读者留下众多名作,如短篇小说集《黄昏清兵卫》《隐剑孤影抄》《隐剑秋风抄》《桥物语》,短篇连作《浪客日月抄》四部曲,长篇小说《蝉时雨》《三屋清左卫门残日录》《密谋》《市尘》等。

  内容简介
“——晨霜消融,白炭尽散,马骨毕现。”寒冷的北国小藩,尘封多年的隐秘刀术“马骨”重现江湖,成为破解藩政黑幕的关键密码。一介武士浅沼半十郎,奉命追查该神秘刀术传人。随着“马骨”周边众人的秘密如连环锁扣般浮现;半十郎也逐渐卷入暴风核心,一步踏错,便有成为陪葬之虞……面对原则、情义,把握筹码,却选择沉默——诠释“藤泽流”男人的品格。江湖寒雾笼罩,人心尚且温热;时代小说泰斗藤泽周平的无冕佳作。

  目录
秘太刀马骨
隐秘献金
家仆之死
拳割
战火复燃
御番头的女人
飞奔的马骨

  主编推荐
时代小说泰斗,作品销量超两千三百万册。文字如美玉无瑕,多篇入选日本中学课本。村上春树痴迷的日本战后首席小说家,少数值得翻译其全集的作家之一,华语圈首度大规模译介。电影大师山田洋次三度改编揽获数十项大奖。木村拓哉、松隆子、真田广之、宫泽理惠都曾是他笔下的江湖儿女。侯孝贤推荐张震、舒淇读他的书;宫部美雪、井上厦等人撰文盛赞,文艺界遍布藤泽周平迷。藤泽周平书写真正的日本,更吟咏“平凡人的傲骨”——绝技傍身却无意弄潮,只为保有抗拒潮流的力量。读藤泽,会更懂得何为品格,更懂得一个人因何而爱、而可爱。日本时代小说界首推“一平二太郎”,但藤泽周平与司马辽太郎、池波正太郎的英雄豪杰风云际会截然相反,他远离狂热与流行,独自吟咏平凡人的傲骨,文字简洁、精悍,无声处听惊雷。藤泽的作品世界里,仍是那个旧而美的时代,泥土芬芳,人心恒常;女人沉静刚强,男人情义深藏。天光云影,芒草炊烟,青山青衫,疲惫的都市人,从藤泽周平的书中看到“乡愁”看到心灵的“原生风景”,获得抚慰和释放。藤泽周平作品加印普遍多达数十次,累计总销量超两千三百万册。新书发售万众瞩目,日本读者评价他的书“让人舍不得读完”,“与这样的作家生活在同一时代是种幸运”。藤泽作品也是日本影视界翻拍的热门。名导山田洋次三度改编藤泽周平作品,揽获数十项大奖。古龙、侯孝贤这样的大师,也从藤泽周平的作品中汲取过灵感,对其推崇备至。九把刀、傅月庵、杨照等人也曾联名热荐。有言道“读罢金庸读藤泽”,其实藤泽武侠与中国武侠风格迥然。对藤泽的主人公来说,权谋相争的俗世社会就是“江湖”。他们怀着隐士之心,行走“朝九晚五”的江湖,练就一身绝技,不为弄潮,只为保有抗拒浪潮的力量。迫不得已施展“秘剑”,火花四射只在须臾之间,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藤泽周平逝世二十周年之际,日本播出了他的传记影片《平凡至上》;诚哉斯名,藤泽武侠写的就是平凡人深藏的傲骨,是普通人为生活、为尊严而战的故事。平而有真味,淡而有回甘。读过藤泽周平才知道,武侠竟如此润物无声,回味悠长。

  精彩内容
    一

小出带刀踱进吩咐近习头目浅沼半十郎在内候着的屋子,一言不发地于上席落座。半十郎见带刀坐定,不等其开口,便先行施礼问候,理当如此。浅沼半十郎出身于号称万年御书院监察官的浅沼世家,去年年底刚被带刀提拔为统领近习的头目。
“您瞧,天不是那么冷啦。”
半十郎姑且以套话寒暄开场,被带刀传来,尚不知有何事体。后天,城中就要召开逢四 3 执政会议,若为此事,带刀尽可在城中随时传半十郎至其公务处。而今日突然派人将自己唤至宅邸中会面,半十郎暗想,一定有急事或是要密谈什么。
因此,他尽量从不冒犯这位上司的角度探问:
“您传卑职来是有什么急事吩咐吗??”
“非也,并无急事。”带刀道。
家老小出带刀六十二岁,身材魁伟却并无赘肉,腰背直挺与壮年人无异。长脸浅黑面皮,一对白眉格外醒目,据说这对又长又白的眉毛便是其长寿之相。
“请你来有事相商。”
带刀说话时,屋子拉门外有人影跪伏,一个年轻女子的声音道:?“茶来了。”
“进来。”
随着带刀的话音,半十郎身后的门被拉开,明媚的阳光涌进屋来,一同入内的还有一位女子。门旋即拉合,就在这一瞬间,屋檐落下的水滴撞击地面的嘈杂之声传入半十郎耳中。四五天前下了一场雪,残留于屋顶上的积雪在阳光的照耀下正融化滴落着。春之声。满脑子不合时宜念想的半十郎忽地感到自己的面庞被一团微温的气息包拢,不抬起头来。
年轻姑娘已来到身旁,正为半十郎奉上热茶与点心。幽幽的发油气味,以及仿佛欲将这气味推开的微温体香再次袭来。看不清面容,姑娘近乎透明的白净十指赫然在目。
“请慢用。”姑娘低声向半十郎敬茶后又行至带刀身边呈上茶点。这回得见其白皙的侧脸,是个漂亮姑娘。从服饰打扮上看,想是小出家内室的侍女,半十郎正在思忖,奇异的场面映
入眼帘。
带刀抓住姑娘玉手,进而搂紧香肩拥入怀中,在其耳边窃窃低语着什么。姑娘双颊羞红,轻轻挣脱开来。窘得半十郎不知往哪里看才好。
“呃,在客人面前失礼了。”姑娘仓皇离去,带刀若无其事道。
那张城中人传说从没露过笑容的脸上,表情一如往常,白眉下锐利的目光投向半十郎。
“是个美人吧??”
“是。”
“年方十八。”带刀道,“打算纳此女为妾,却一直不肯答应,眼下正慢慢调教,可怜一朵鲜花,不忍硬生生摘下。”
“的确如此。”半十郎随声附和,却也甚感荒唐,无法接近理解这位身居高位的上司的心思。
小出带刀接掌了曾兴盛一时的大派阀望月派,的确有些政治手腕,因此尊带刀为派阀之首不会有丝毫不妥。不过,自己此次前来可不是为听带刀说什么纳妾的,半十郎急切地想知道
到底有何事相商。
果然,似乎看透了半十郎的疑虑,带刀开口了,语气沉重,出乎意料。
“这话或许多有唐突,老夫极欲再得二三子嗣来延续血脉。”
半十郎垂下双目。原来如此!他瞬时有效领会了话中含义,带刀语气为何会如此沉重亦不言自明。
小出带刀家中人丁不旺,这在家臣间是人尽皆知的事实。长子、长女相继夭折,好不容易盼得次子出生长大,夫人又病故。
虽不久即续弦,新妻却一直未能生育。新夫人名曰满江,性情颇为温和,因此带刀没有解除婚姻关系,而是令其掌管内室至今。次子生来是个病秧子,现已成年并被立为继承人。虽早早完婚,却在婚典后的五年里不见生下一儿半女。因已查明是次子新五郎不能生育,故也无法将其妻休回娘家,只得维持现状。
半十郎心中浮现出的这桩桩件件即为众所周知的小出家的境况。
“以前并未深想这等事情,本想新五郎无论如何都无法生育的话,收个养子也无妨,可近来想法变了。”
带刀像在喃喃自语。
“人上了岁数想法就与年轻时不同了,好坏都要变的,总之不会再像年轻时那样。眼下急欲得子的念头,看似一时鬼迷心窍,实则不愿重蹈望月之覆辙。”
“您所言极是。”半十郎道。
望月家族乃藩内名门,自古以来人才辈出,历代皆有子弟被尊为名家老,在藩内已形成一股隐然势力,雄踞派阀之首。随着时代推移,与之相抗衡的派阀实力也日渐增强。彼时,望月一族的当家人,身居首席家老之职的四郎右卫门隆英因受贿而垮台,虽是保住了派阀之首地位,近年来已江河日下,尽失昔时风光。
接下来发生了六年前的望月四郎右卫门隆安遇刺事件。四郎右卫门隆安家老精明能干,时隔多年,正当望月家族已显现出击败敌对派阀杉原派之威势时,家老隆安却在一个漆黑的夜晚遭人暗算于街头。
随后政变骤起,因藩政的权被杉原派夺得,故传言刺杀行动由杉原派主使。同时,也有消息言之凿凿事实并非如此,暗杀密令实乃时任藩主播磨守亲好所下。四郎右卫门隆安虽为近臣,却是望月一门中少有的倨傲狂妄之辈,因而极遭藩主憎恶。
播磨守在事发两年后病死,事件的真相也随之被埋葬于黑暗,但传闻的依据之一就是暗杀发生后望月家族所受处置实在太蹊跷。望月一家贵为建藩以来的名门望族,依照惯例,这等门第即便有丢丑之处、困窘之时,也不至于被有效除名,理应保留下该姓氏的少量子弟。
然而播磨守却列出四郎右卫门隆安身后无子嗣、身为武士却放松警惕遇刺时没拔刀反击、生前施政有失三大罪状,毫不留情地将望月家族斩尽杀绝。家臣们私下纷纷议论:四郎右卫门大人落得如此下场皆因遭主公厌恶所致。
眼前小出带刀所言不想重蹈望月覆辙者正是此事,尤指后继无人这一桩。不过仅为此念就欲以年过六十之身令妙龄女子生儿育女,应当说也甚为执着。半十郎正为带刀对家门及首席家老地位的强烈贪恋而俯首折服之际,带刀语调陡然一变,切入正题。

“近来有人放言,怀疑老夫杀了望月,你不曾听到什么风声??”
“不曾。”浅沼半十郎吃惊地盯着带刀。闻所未闻!
“岂有此理,都是别有用心的无稽之谈。莫非老夫树敌太多??”带刀脸上却很平静。
“是杉原忠兵卫大人??”
浅沼半十郎道出敌对派阀头领的姓名。杉原圆脸盘、大耳垂,一副财神爷的面相,被誉为足智多谋之士,绝非单纯的政治家。不过,借望月四郎右卫门遭暗杀之机掌控藩政权,直到去年底被小出取代的这大约五年半中,杉原忠兵卫治藩有方,证明其长于政治手腕,而非只会搞点权谋的宵小之徒。被小出夺取政权皆因大病缠身,若非如此,忠兵卫掌权的局面必将延续下去。
半十郎听闻挨过寒冬后,前首席家老的病情显著好转,于是不提及了忠兵卫的名号,然而小出并未马上点头。
“忠兵卫有嫌疑,不过另有身边之人亦未可知。”
“身边之人……”
“金内、河村之流。”
金内修理位居中老,河村作左卫门则官拜组头,皆为原望月派重要人物,同时也是带刀的同僚。带刀观察着浅沼半十郎的表情,漫不经心地道:
“此辈无时无刻不在伺机谋划,待老夫失势便取而代之。”
“这倒有些意外。”
“非也,绝非意外!都是争权夺势之辈,一丘之貉。”
“……”
“故此,老夫也不得不加强自保,现正欲对往昔一桩旧案略作重新查访。”
“望月大人一案??”
“嗯,近前说话。”带刀颔首道。半十郎膝行向前,带刀压低声音继续道:“此案时至今日,已传得玄妙离奇。”
“……”
“六年前,为望月验尸的是大目付笠松、御医师庭田良伯、御徒目付根岸晋作三人。”
“……”
“据传当时负责验伤的笠松六左卫门低语一声:‘嗬,马骨?!’”
“啊?!”
“笠松家上辈曾在其宅邸内设置道场,从家臣内收纳弟子五十人之众。何等家世!六左自身任职大目付无暇打理道场,现虽已接近不闻不问,但名家之眼力仍丝毫不差。‘马骨’之称固是奇异,想必乃由伤口推断出的夺命刀法。”
“您可曾询问过笠松大人??”
“当然问过。不过这厮一口咬定不记得曾出此言。如方才所讲,因传言暗杀望月乃先主所为,笠松自会草草平息,也无意追查人犯。事到如今再扯上‘马骨’也只会令其徒生烦恼。”
“极有可能。”
“因此唤你来此。”带刀顿了一顿,引颈紧盯半十郎道,“听闻你是励武馆的知名剑士??”
浅沼半十郎面色一红。励武馆是在藩校里设置的藩属武术道场。半十郎于馆内小有名气乃不争事实,这已是十多年前的旧话。
“陈年旧事了。”
“嗯,陈年与否不得而知,假如某一时期对刀术靠前痴迷,是否会对‘马骨’之名有所耳闻?”
“的确有过一两次耳闻。”半十郎道,“所闻仅是传说中的秘太刀,无人亲眼得见,因此卑职亦难判明此刀法是否属实。”
“虚构出来的刀法??”带刀一脸不解,“那何方人士施展此技也无从考究了??”
“并非如此,若只是猜测,倒也有迹可循。听说‘马骨’乃御马乘矢野家的秘太刀,当然此说亦难辨真伪,不过矢野家至今确实仍有刀技习练之地。”
“矢野??”带刀沉吟片刻点头道,脸上的表情像是要努力记起这名为矢野的家臣,“可是樽屋町的矢野?嗬,在那里传授剑术??”
“不知眼下是否还在传授,上辈当家人仁八郎曾被誉为剑术名家。”
“正是此人,半十郎!是不是应当先与矢野会面求证??”
“卑职所知不过是江湖传言……”
“不会不会。”带刀道,“笠松六左卫门的自言自语就是有力佐证。‘马骨’的确存在,而且必定有人以此技暗杀了望月。”
“那您要卑职去会会矢野……”
“非也。”带刀摇头,“现今甥儿自江户来此,秘太刀一事由甥儿查访。只不过银次郎对本地情况一无所知,因此,歇班时即可,你若能陪同甥儿调查,自是极大方便。”
“现唤他进来。”带刀说着,起身行至壁龛旁,从桌上拿起一个风铃模样的小钟轻轻摇晃。清脆的钟声顿时响起,拉门外有人前来听命,这次是男子之声。
“传银次郎。”吩咐罢,带刀返回座位,继续刚才的话题。
“既然要追查刺杀望月的秘太刀杀手,当然就不得不考虑面临的风险。若有你一同行动,危险性自当大大降低。”
“您是命卑职保护令甥??”
“非也非也,不必过于紧张。银次郎似是已得所谓神道无念流真传,能够保全自身,你只要在陪同银次郎查访时,暗中关注事态动向就好。”带刀稍稍伸长脖颈,目不转睛地盯住半十郎,“查明‘马骨’杀手,对消除杀害望月乃老夫所为这一影响恶劣之谣传极为必要,还不仅如此。”
“……”
“为确保自身不为强敌加害,必须揭穿杀手本来面目,毕竟扳倒望月的幕后真相尚不得而知,一切小心为上。”
言罢,带刀破天荒地笑得面颊扭曲,脸上堆满了无法称之为笑容的笑容。接着,他又加上一句:“一旦水落石出,说不定何时可为老夫所用!?”
屋内陷入沉默。半十郎暗想,带刀说过头了。带刀似乎也意识到自己失言。半十郎低下头,听着拉门外屋子近前房檐上落下的水滴以一定的节奏敲击地面的声音。这时,走廊上有人
喊声“来啦”,闪身入室。
“啊,让您久等啦!?”
进来的是个二十出头的英俊小伙,英俊到令人惊诧世间竟有这等美男子。此人刚一落座旋即张嘴寒暄,江户口音,口齿清晰。带刀的这位外甥用与其清朗的声音和俊朗的外表极不相
称的眼神上下打量半十郎,俨然在估量着什么。

Additional information

Weight 398.0 g
Dimensions 21.0 × 14.7 × 2.3 cm
作者

出版社

江苏译林出版社有限公司

页数

272

版次

1

出版日期

2018-04-01

装帧

精装

开本

32开

印次

1

isbn

9787544775144

印刷时间

2018-04-01

商品编码

1201922275

发货时间:可邮寄至 澳洲、新西兰。周一至周五 每天早上8点发货。
2KG 以下:国际快递(普通空运),邮费$15。发货后一般10~15个工作日到。(可买够2KG,自动升级为下面的国际特快。)
2KG 以上:国际特快,邮费$15。发货后一般7个工作日左右到。

--- 限时促销活动(查看首页) ---


邮寄公司:澳洲为AusPost负责送货;新西兰为NZPost。如送达时没人签收,可以前去附近的邮局领取。

查看 - 实际快递运输时间


注1:书本介绍页面有标明该书的重量 。结算时系统也会自动计算总重量。
注2:邮寄至新西兰有时需要多1~3个工作日。

我们的优势

  1. 可购买到超过25万种简体中文书。
  2. 快速邮寄-购买超过2KG的书便可自动升级为特快邮寄,发货后约7个工作日送达。
  3. 空运运输-所有书都是使用国际空运运输(不用在海上漂几个月)。
  4. 快速、简单的图书预订服务 -没有找到想要的书?我们会在1~2个工作日增加到网站上供您下单。
  5. 除网站外,还能微信直接留言下单/预订。
  6. 方便快速友好的咨询方式:微信(微信不打扰承诺),每天至少12小时在线(10am-10pm)。
  7. 新书介绍,原创书评(我们亲自读过并觉得不错的书;如果不合书友们的喜好,还望见谅;欢迎在书评下面留言:)
  8. 因为热爱,我们认真的对待每一本书

Reviews

There are no reviews yet.

Be the first to review “秘太刀马骨/(日本)藤泽周平/藤泽周平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