簪中录(全4册)

$ 60.30

爱情、友情、亲情,因为贪婪的存在,变得格外迷人,又因为事实的存在,变得异常丑陋。
如果是这样,你是否依旧想要知晓真相?
唐朝懿宗年间,名闻天下的女探黄梓瑕,一夜之间从破案才女变为毒杀全家的凶手,成为海捕文书上各地捉拿的通缉犯。李舒白贵为皇子,却身遭“鳏残孤独废疾”的诅咒,难以脱身。皇帝指婚之时,准王妃却形迹可疑,“鳏”的诅咒应验在即。
黄梓瑕只身出逃到京城伸冤,途中阴错阳差巧遇夔王李舒白。识破黄梓瑕身份的李舒白,答应帮黄梓瑕重新彻查家中血案,作为交换,则要她以王府小宦官的身份,去调查自己身边的团团迷雾。
风起春灯暗,雨过流年伤。李舒白与黄梓瑕沿着断断续续的线索,走遍九州四海。江南塞北,宫廷荒村,在各种匪夷所思的悬案尽头,真相足以倾覆整个大唐王朝……

More than 20 In stock - 邮寄至 澳洲、新西兰(最快7个工作日送达)。目前由于疫情,物流公司无法保证邮寄时间,详情请看首页通知。

SKU: 1201071987 分类:

Description

  商品基本信息,请以下列介绍为准
商品名称:   簪中录(全4册)
作者:   侧侧轻寒 著
ISBN号:   102206215
出版社:   江苏文艺出版社
商品类型:   图书

  其他参考信息(以实物为准)
  装帧:精装   开本:   语种:中文
  出版时间:2015年04月01日   版次:1   页数:0
  印刷时间:   印次:   字数:

  作者简介
测测清寒
80后,双子座。
爱读书,不求甚解;爱养花,手下植物冤魂无数;爱研究地图,常对着古代城市地图纵情想象当时风貌。
一室枯坐,十年笔耕,百样情态,千年历史,惟愿胸中幻梦,传到每一个读者心中。

代表作品:

《捡到一条龙》《北落师门》《仲夏蔷薇》《流光之年》《千面天使》等。

  内容简介
爱情、友情、亲情,因为贪婪的存在,变得格外迷人,又因为事实的存在,变得异常丑陋。
如果是这样,你是否依旧想要知晓真相?
唐朝懿宗年间,名闻天下的女探黄梓瑕,一夜之间从破案才女变为毒杀全家的凶手,成为海捕文书上各地捉拿的通缉犯。李舒白贵为皇子,却身遭“鳏残孤独废疾”的诅咒,难以脱身。皇帝指婚之时,准王妃却形迹可疑,“鳏”的诅咒应验在即。
黄梓瑕只身出逃到京城伸冤,途中阴错阳差巧遇夔王李舒白。识破黄梓瑕身份的李舒白,答应帮黄梓瑕重新彻查家中血案,作为交换,则要她以王府小宦官的身份,去调查自己身边的团团迷雾。
风起春灯暗,雨过流年伤。李舒白与黄梓瑕沿着断断续续的线索,走遍九州四海。江南塞北,宫廷荒村,在各种匪夷所思的悬案尽头,真相足以倾覆整个大唐王朝……

  目录
簪中录1:壹恶名昭彰——拾捌水佩风裳+番外昭阳日影
簪中录2:壹夜殿私语——贰拾叁大唐暮色
簪中录3:壹似幻如真——贰拾贰永生永世
簪中录4:壹霓裳羽衣——贰拾贰紫宸含元+尾声一世长安

  主编推荐
《簪中录》是我初中就开始追寻的一个故事,直到今日很终落下结尾。
命运如巨大的旋涡,他们身不由己卷入其中,在倾覆天地的力量面前,拼尽全力。
但每个人的一生,都是追寻的过程,书内书外,他们和我们都是如此。
但愿时光与时代,不会辜负我们的追寻!
但愿我的生命里,始终有你们的陪伴!
——侧侧轻寒

任志强、刘春、高群书、九夜茴、林特特等盛赞分享!
腾讯文学网持续畅销榜靠前,晋江文学城年度很受瞩目人气王!
凤凰联动图书联合影视、戏剧出资逾5亿元打造的不错文化产业链!影视作品紧张筹备拍摄中!
一朝天子一朝臣的奇遇,存在于大唐王朝的爱恨离别。
无数谜团,令人心生怀疑、愤怒,却始终感动。
“万木之长,何妨微瑕”,
《簪中录》全四册珍藏版套装,震撼回归!

爱恨情仇在黄梓瑕那枚细细的簪子里梳画,大唐盛景,少年英气,缠绵悱恻,深宫后院……一卷卷铺排叠嶂,真是个好故事。
——九夜茴

  精彩内容
    暗夜中,忽然有暴雨倾泻而下。远远近近的山峦峰林、长长短短的江河峡谷,全都在突然而至的暴雨中失去了轮廓,渐消为无形。
    前方的路愈加模糊。长安城外沿着山道满栽的丁香花,也被倾泻的暴雨打得零落不堪,一团团锦绣般的花朵折损在急雨中,坠落污泥道,夜深无人见。
    黄梓瑕在暗夜的山道上跋涉,握在手中的天青色油纸伞在暴风骤雨中折了两条伞骨,雨点透过破损的伞面,直直砸在面颊上,冰冷如刀。
    她只抬眼看了一看,便毫不迟疑地将伞丢弃在路上,就这样在暴雨中往前行走。雨点砸在身上,格外沉冷,暗夜中天光暗淡,只有偶尔雨点的微光映照出前面依稀的景物,整个天地模糊一片。
    山道拐弯处,是一个小亭子。本朝设的十里一长亭,五里一短亭,是路人歇息处。在这样的暗夜风雨中,有三四个人正亭中,或倚或坐,正在谈天。长安城例行宵,每日早上五更三点才开城门,现在时辰尚早,想必他们是正在此处等着城门开启的人。
    黄梓瑕踩着泥水过去。她穿着一身很普通的男式蓝衣短衫,里面几个人都转过头,见是个纤弱少年,其中一个老者便向她招呼:“少年人,你也是要赶早进城的?全身都淋湿了,可怜见的,烤烤火吧。”
    黄梓瑕看着老人火光下温厚的笑容,拉紧湿透的衣襟,谢了一声,坐到火边,离他两尺之远,默默帮着添柴加火。
    见她只拨着火不说话,几人也便回头接着聊天,说到大江南北千奇百怪的事情,众人更是口沫横飞,仿佛自己就在当场亲眼目睹似的。
    “说到这个奇事啊,很近京中那个奇案,你们可听说过?”
    “老丈说的可是被称为‘四方案’的那一个案子?”立即有人接口道,“三月之内连死三个人,而且还是京城各自居住在城北、南、西三处毫无瓜葛的人,又留下‘净’‘乐’‘我’三个血字,真是诡异莫测,恐怖异常啊!”
    “是啊,现在看来,下一桩血案定是要出在城东了,所以现在城东各坊人心惶惶,据说能走的人都已经走了,城东几近十室九空。”
    黄梓瑕一双白净的手握着柴枝,缓缓地拨着火苗,听着轻微的毕剥声,面上平静无波。
    “如今天下不安,各州府都在动荡。不止京城,很近蜀中也出了桩灭门血案,不知大家可曾听闻?”其中一个中年人,显然是个游方的说书人,手里还习惯性地握着块醒木,谈兴颇佳,“灭门血案听说得多了吧?可这桩案子,是蜀中使君黄敏家的灭门惨案!”
    黄敏。
    这个名字陡然入耳,黄梓瑕一直沉静拨火的手下意识地一颤,一点火星溅上她的手背,突如其来地剧痛。
    幸好众人都在惊讶哗然,根本没人注意她,只借着这个由头,大家七嘴八舌地议论:“黄敏不就是当初在京中任刑部侍郎,几年来破了好几桩奇案,颇有官声的那位成都府尹吗?”
    “这个我倒也有听说!据说这不全是黄敏一人之力,他有一儿一女,儿子黄彦也就罢了,那个女儿却是稀世奇才。当年黄敏担任刑部侍郎时,许多疑案就是她替父亲点破的,当时她也不过十三四岁。当今皇上曾亲口嘉许,说她若是男子,定是宰执之才啊!”
    “呵呵,宰执之才?”那说书人冷笑道,“各位可曾听过传闻,黄敏那个女儿生下来就是满室血光,看见的人都说是白虎星降世,要吃尽全家亲人!如今果然一语成谶,这黄家灭门血案,就是黄家女儿亲手所为!”
    黄梓瑕忘却了手背上那一点剧痛,怔怔地看着面前跳动的火光。火舌吞吞吐吐,舔舐着黑暗,然而再晕红的火光,也无法为她苍白的面容涂上些许颜色。
    周围人面面相觑,而那位老者更是不敢置信:“你说,是黄家女儿,灭了自家满门?”
    “正是!”
    这一句断喝,毫无犹疑,斩钉截铁。
    “简直是荒谬,世上哪有女儿行凶杀尽亲人的事情?”
    “此事千真万确!朝廷已经下了海捕文书,黄家女如今离蜀潜逃,若被抓住了,就是千刀万剐,死无葬身之地!”
    “若真如此,实在是灭绝人性,天良丧尽!”
    又是那个老者问:“如此世间惨剧,不知可有什么缘由?”
    “女人家眼皮子浅,又能为了什么?当然是为了一个‘情’字,”那说书人眉飞色舞,又绘声绘色地讲述道,“据说,她自小许了夫家,但长大后另有心仪之人。所以就在祖母与叔父过来商议她婚事时,她在席间亲手端上了一碗羊蹄羹。黄使君、黄夫人杨氏、公子黄彦,乃至她的祖母和叔父全都中毒身亡,唯有她一人逃走,不知去向。衙门在她的房中搜出了砒霜药封,又查知她数日前在药店买了砒霜,白纸黑字记录在档。原来是她心有所属,父母却逼迫她嫁给别人,于是她愤恨之下,毒杀了全家,并邀约情郎一起私奔!”
    亭中众人听着这件人伦惨案,惊惧之下啧啧称奇。又有人问:“这恶毒女子,怎么又逃掉了?”
    “她毒杀了父母家人,情知事发,所以连夜约情郎私奔。然而对方痛恨此等狼心狗肺的女子,便将她的情信上呈官府,结果不知怎么被那恶女察觉有异,竟逃走了!如今官府已下了海捕文书,所有州府城门口全贴了通缉告示,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我倒要看看这狠毒女子什么时候落网,受那千刀万剐之刑!”
    说的人义愤填膺,听的人群情激愤,一时间整个短亭内居然有了一种同仇敌忾的气氛。
    黄梓瑕抱膝听着,在众人的唾骂声中,忽然觉得困极累极。她将自己的脸贴在双膝上,双眼茫然盯着那团暗淡跳动的火。身上的衣服半干半湿,在这样的春夜,寒气像无形的针一样刺着肌肤,令她半醒半寐。
    天色尚早,城门未开,周围人的话题又转到很近京城的奇闻逸事上。诸如皇上又新建了一座离宫,赵太妃亲自替三清殿缝制帷幔,还有京城多少闺秀意欲嫁给夔王等,不一而足。
    “话说回来,这位夔王,近日是不是要回京了?”
    “正是啊,皇上喜好游宴,新建成离宫当然要热闹一番,而宫里的宴会,若是没有夔王出席,又怎么算得上宴会呢?”
    “这位夔王真是皇室中靠前出色人物,先皇也是对他宠爱有加,难怪岐乐郡主拼命要嫁给夔王,几次三番用尽手段,成为京城笑柄。”
    “益王爷就只这么一个女儿,估计他泉下有知,肯定会被她气活吧……”
    说到皇家之事,众人自然都是一副津津乐道模样,唯有黄梓瑕毫不关注。她闭目养神,看似慵懒放松,实则依旧机警,一直侧耳倾听外面动静。
    雨已经停了,在缓缓亮起的天色中,有轻微的马蹄声隐约传来,细若不闻。
    黄梓瑕立即睁开了眼,抛下那几个正在口沫横飞的人,快步走出了短亭。
    在熹微的晨光中,旭日的光芒正浮出天际。蜿蜒的山道上过来的是一支秩序井然的卫队,他们身上虽然有被雨淋湿的痕迹,却个个整肃警敏,一看便知训练有素。
    在队伍的中间,是两匹通体无瑕的黑马,拖着一辆马车缓缓行来。马车上绘着团龙与翔鸾,金漆雕饰,饰以砗磲和碧甸子,两只小小的金铃正挂在车檐下,随着马车的走动,轻轻摇晃,发出清脆的声音。
    车马越过亭子继续前进,黄梓瑕遥遥跟着。
    在队伍很后,有个年轻的士兵,在行进中心神不宁,向着左右扫视。等看到黄梓瑕在林后尾行,他才定下心转而向身边的人说:“鲁大哥,不知道是不是昨晚吃坏肚子了,我……我要去方便一下。”
    “你怎么搞的,这就快进城了,你赶得上来吗?”旁边人压低声音,瞪了他一眼,“王爷驭下甚严,被发现了你知道是什么后果!”
    “是……放心吧,我马上就追上来。”他捂着肚子,急匆匆地拨转马头扎进了密林中。
    黄梓瑕拨开乱草,几步奔到等他的士兵那里,对方已经匆忙地脱下了王府近卫的制服,把头盔摘下来给她:“黄姑娘,你……会骑马吧?”
    黄梓瑕接过他的头盔,低声说:“张二哥,你冒这么大的险帮我,我真是感激不尽!”
    “你这说是什么话,当初若不是靠着你,我爹娘早就已经死了!这回我若不帮你,我爹娘都会打死我,”他豪爽地拍拍胸口,“何况今天不过是随行进京,又不是什么军差,就算露馅儿也没事。上次刘五也是私下找人代差事,不过打几十军棍而已,你只要咬死说是我表妹……我表弟路过,见我拉肚子站不起来,就代我随行应差就行,今天不过随仪仗进城,没什么大事。”
    黄梓瑕点点头,迅速脱下外衣给他,然后套上他的衣服。虽然衣服大了一点,但她身材修长,也还看得过去。
    匆匆与张二哥道别,黄梓瑕飞身上马,冲出密林。
    天边已经出现了火红的朝霞,澄澈的艳红霞光一抹抹在天边横斜。黄梓瑕急切地催促马匹,终于在城门口遥遥在望时,追上了王府的侍卫随扈队伍。
    长安城明德门,五个高大门道原本闭着中间三个,只开了左右两个小门,但见王爷仪仗到来,立即便开了左侧第二个门通行,更遑论查看仪仗了。
    黄梓瑕排在很后,跟着队伍缓缓进城。在进入城门的那一刻,她抬眼看了一下门口贴着的海捕图影。
    图影上是个十六七岁的女子画像,她有着一双晨星似的明眸和桃花瓣般曲线优美的脸颊。那上扬的唇角抿出一种格外俏皮的弧线,双眼望着前方微微而笑,神态轻灵,眉宇清扬,赫然是个极为清丽的少女。
    画像的旁边,写着几行字——
    蜀女黄梓瑕,身负多条命案,罪大恶极。各州府见则捕之,生死勿论。

Additional information

Weight 2036.000 g
作者

出版社

江苏文艺出版社

版次

1

出版日期

2015-04-01

装帧

平装

开本

其他

印次

1

isbn

102206215

印刷时间

2015-04-01

商品编码

1201071987

发货时间:可邮寄至 澳洲、新西兰。周一至周五 每天早上8点发货。
2KG 以下:国际快递(普通空运),邮费$15。发货后一般10~15个工作日到。(可买够2KG,自动升级为下面的国际特快。)
2KG 以上:国际特快,邮费$15。发货后一般7个工作日左右到。

--- 限时促销活动(查看首页) ---


邮寄公司:澳洲为AusPost负责送货;新西兰为NZPost。如送达时没人签收,可以前去附近的邮局领取。

查看 - 实际快递运输时间


注1:书本介绍页面有标明该书的重量 。结算时系统也会自动计算总重量。
注2:邮寄至新西兰有时需要多1~3个工作日。

我们的优势

  1. 可购买到超过25万种简体中文书。
  2. 快速邮寄-购买超过2KG的书便可自动升级为特快邮寄,发货后约7个工作日送达。
  3. 空运运输-所有书都是使用国际空运运输(不用在海上漂几个月)。
  4. 快速、简单的图书预订服务 -没有找到想要的书?我们会在1~2个工作日增加到网站上供您下单。
  5. 除网站外,还能微信直接留言下单/预订。
  6. 方便快速友好的咨询方式:微信(微信不打扰承诺),每天至少12小时在线(10am-10pm)。
  7. 新书介绍,原创书评(我们亲自读过并觉得不错的书;如果不合书友们的喜好,还望见谅;欢迎在书评下面留言:)
  8. 因为热爱,我们认真的对待每一本书

Reviews

There are no reviews yet.

Be the first to review “簪中录(全4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