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孩子系列·给孩子的故事

$ 19.70

《给孩子的故事》由有名作家王安忆选编。王安忆为中国当代拥有影响力的作家之一,早年从事儿童文学,现于复旦大学开设创意写作课程,于实践、教育两方面都有极为丰富的经验。

《给孩子的故事》中,王安忆凭借多年写作、教学经验,打破文体界限,在中国当代拥有代表性的作家作品中,精心遴选25篇适合孩子阅读的短篇小说及散文,回到文学的源头,为孩子提供保有美学本能的完整故事,让孩子感受很原初的阅读乐趣。

《给孩子的故事》编选者别具慧眼,与通常所看到的儿童文学或者青少年文学有很大不同,传达的是一种平起平坐的视角,将社会、人性、欲望、友情等等冷静而又不失温情地展示给孩子,诚如编者序言所说,希望追求一种天真,一种认识世界的是非观。

《给孩子的故事》为孩子提供衡量人生价值标准的范例,通过展示各式各样的故事中不同的人物命运,让孩子于虚构中体验真实,在与故事人物同喜共悲的情感共鸣中,重新观看与感受自己的生活,滋养心灵的成长。

More than 10 In stock - 邮寄至 澳洲、新西兰(最快7个工作日送达)

SKU: 1201483361 分类:

Description

  商品基本信息,请以下列介绍为准
商品名称:   给孩子系列·给孩子的故事
作者:   王安忆 著
ISBN号:   9787508673202
出版社:   中信出版社
商品类型:   图书

  其他参考信息(以实物为准)
  装帧:简装   开本:   语种:中文
  出版时间:2017年05月01日   版次:1   页数:291
  印刷时间:   印次:1   字数:95千字

  作者简介
王安忆,1954年3月生于江苏南京,原籍福建省同安县,当代作家、文学家。现为中国作协副主席、上海市作家协会主席,复旦大学教授。

1972年,考入徐州文工团工作。1976年发表散文处女作《向前进》。1987年调上海作家协会创作室从事专业创作。1996年发表个人代表作《长恨歌》,获得第五届茅盾文学奖。 2004年《发廊情话》获第三届鲁迅文学很好短篇小说奖。 2013年获法兰西文学艺术骑士勋章。

著有:小说《流水三十章》《米尼》《纪实与虚构》《长恨歌》《富萍》《上种红菱下种藕》《桃之夭夭》《遍地枭雄》《启蒙时代》《天香》《小鲍庄》《乌托邦诗篇》《荒山之恋》等;散文集《旅德的故事》《乘火车旅行》《重建象牙塔》《窗外与窗里》《漂泊的语言》等;文论集《空间在时间里流淌》《故事与讲故事》《心灵世界》《小说家的十三堂课》等。

  内容简介
《给孩子的故事》由有名作家王安忆选编。王安忆为中国当代很具影响力的作家之一,早年从事儿童文学,现于复旦大学开设创意写作课程,于实践、教育两方面都有极为丰富的经验。

《给孩子的故事》中,王安忆凭借多年写作、教学经验,打破文体界限,在中国当代很具代表性的作家作品中,精心遴选25篇适合孩子阅读的短篇小说及散文,回到文学的源头,为孩子提供保有美学本能的完整故事,让孩子感受很原初的阅读乐趣。

《给孩子的故事》编选者别具慧眼,与通常所看到的儿童文学或者青少年文学有很大不同,传达的是一种平起平坐的视角,将社会、人性、欲望、友情等等冷静而又不失温情地展示给孩子,诚如编者序言所说,希望追求一种天真,一种认识世界的是非观。

《给孩子的故事》为孩子提供衡量人生价值标准的范例,通过展示各式各样的故事中不同的人物命运,让孩子于虚构中体验真实,在与故事人物同喜共悲的情感共鸣中,重新观看与感受自己的生活,滋养心灵的成长。

  目录
序 王安忆 9
汪曾祺 黄油烙饼 13
高晓声 摆渡 22
张洁 捡麦穗 24
冯骥才 高女人和她的矮丈夫 29
贾大山 杜小香——梦庄记事之二十二 42
张承志 红花蕾 46
阿成 春雨之夜 55
王璞 捉迷藏 67
史铁生 合欢树 80
刘庆邦 种在坟上的倭瓜 84
贾平凹 一位作家 99
曹文轩 小尾巴 105
黄蓓佳 布里小镇 128
莫言 大风 148
铁凝 孕妇和牛 158
阿来 秤砣 166
余华 阑尾 177
苏童 小偷 185
迟子建 逝川 198
东西 你不知道她有多美 214
温亚军 驮水的日子 225
鲁敏 在地图上 234
乔叶 深呼吸 247
朱山坡 丢失国旗的孩子 263
张惠雯 爱 278

  主编推荐
★有名作家遴选中国当代经典小说

《给孩子的故事》由有名作家王安忆选编,在中国当代很具代表性的作家作品中,精心甄选25篇适合孩子阅读的短篇小说及散文,包括汪曾祺、张洁、余华、苏童、迟子建等。王安忆凭借多年写作、教学经验,打破文体界限,回到文学的源头,为孩子提供保有美学本能的完整故事,让孩子感受很原初的阅读乐趣。

★与孩子平起平坐的独特文学视角

《给孩子的故事》编选者独具慧眼,所选篇目与通常所看到的儿童文学或者青少年文学有很大不同,传达的是一种平起平坐的视角,将社会、人性、欲望、友情等等冷静而又不失温情地展示给孩子,诚如编者序言所说,希望追求一种天真,一种认识世界的是非观。

★观照丰富人性真挚情感打动内心

《给孩子的故事》所选篇目作为经典作品,带着文化的印记,在浓缩作家才华的同时,实现了讲故事方式的高度纯粹,具有打动人心的真挚情感。通过展示各式各样的故事中不同的人物命运,展现人内心深处的悲伤、喜乐和梦想,让孩子于虚构中体验真实,在与故事人物同喜共悲的情感共鸣中,重新观看与感受自己的生活,滋养心灵的成长。

★为孩子提供人生价值标准的范例

《给孩子的故事》为孩子提供衡量人生价值标准的范例。通过讲述如何治愈亲人离世带来的痛苦、如何认识友情的珍贵、如何感受恋爱的萌芽等故事,赋予孩子未来的经验一种形式,并提供处理这些经验的方法和美的范例。 作为人类经验的浓缩体现,书中所收故事也涉及时代变迁中个体命运的转变,并触及人性的复杂,以此澄澈映照世界。

★恢复故事传统,重返人类文学起源

《给孩子的故事》希望在新一轮文学史的保守与革命中,通过恢复讲述故事的传统,重返人类文学的起源。所选作品除短篇小说外,也包括数篇散文,目的在于拆除形式的藩篱,让故事以个人独立文明史的面貌呈现,从而交给孩子一个有头有尾、保有美学本能的文本。 作为中国当代很具影响力的作家之一,王安忆这一别具匠心的文学选本,必将成为广受读者喜爱的作品。

  精彩内容
    “汪曾祺
    

    
黄油烙饼
    

    
萧胜跟着爸爸到口外去。
    

    
萧胜满七岁,进八岁了。他这些年一直跟着奶奶过。他爸爸的工作一直不固定。一会儿修水库啦,一会儿大炼钢铁啦。他妈也是调来调去。奶奶一个人在家乡,说是冷清得很。他三岁那年,就被送回老家来了。他在家乡吃了好些萝卜白菜,小米面饼子,玉米面饼子,长高了。
    

    
奶奶不怎么管他。奶奶有事。她老是找出一些零碎料子给他接衣裳,接褂子,接裤子,接棉袄,接棉裤。他的衣服都是接成一道一道的,一道青,一道蓝。倒是挺干净的。奶奶还给他做鞋。自己打袼褙,剪样子,纳底子,自己绱。奶奶老是说:“你的脚上有牙,有嘴?”“你的脚是铁打的!”再就是给他做吃的。小米面饼子,玉米面饼子,萝卜白菜—炒鸡蛋,熬小鱼。他整天在外面玩。奶奶把饭做得了,就在门口嚷:“胜儿!回来吃饭咧—!”
    

    
后来办了食堂。奶奶把家里的两口锅交上去,从食堂里打饭回来吃。真不赖!白面馒头,大烙饼,卤虾酱炒豆腐,闷茄子,猪头肉!食堂的大师傅穿着白衣服,戴着白帽子,在蒸笼的白蒙蒙的热气中晃来晃去,拿铲子敲着锅边,还大声嚷叫。人也胖了,猪也肥了。真不赖!
    

    
后来就不行了。还是小米面饼子,玉米面饼子。
    

    
后来小米面饼子里有糠,玉米面饼子里有玉米核磨出的碴子,拉嗓子。人也瘦了,猪也瘦了。往年,撵个猪可费劲哪。今年,一伸手就把猪后腿攥住了。挺大一个克郎,一挤它,咕咚就倒了。掺假的饼子不好吃,可是萧胜还是吃得挺香。他饿。
    

    
奶奶吃得不香。 她从食堂打回饭来,掰半块饼子,嚼半天。其余的,都归了萧胜。
    

    
奶奶的身体原来就不好。她有个气喘的病。每年冬天都犯。白天还好,晚上难熬。萧胜躺在坑上,听奶奶喝喽喝喽地喘。睡醒了,还听她喝喽喝喽。他想,奶奶喝喽了一夜。可是奶奶还是喝喽着起来了,喝喽着给他到食堂去打早饭,打掺了假的小米饼子,玉米饼子。
    

    
爸爸去年冬天回来看过奶奶。他每年回来,都是冬天。爸爸带回来半麻袋土豆,一串口蘑,还有两瓶黄油。爸爸说,土豆是他分的;口蘑是他自己采,自己晾的;黄油是“走后门”搞来的。爸爸说,黄油是牛奶炼的,很“营养”,叫奶奶抹饼子吃。土豆,奶奶借锅来蒸了,煮了,放在灶火里烤了,给萧胜吃了。口蘑过年时打了一次卤。黄油,奶奶叫爸爸拿回去:“你们吃吧。这么贵重的东西!”爸爸一定要给奶奶留下。奶奶把黄油留下了,可是一直没有吃。奶奶把两瓶黄油放在躺柜上,时不时地拿抹布擦擦。黄油是个啥东西?牛奶炼的?隔着玻璃,看得见它的颜色是嫩黄嫩黄的。去年小三家生了小四,他看见小三他妈给小四用松花粉扑痱子。黄油的颜色就像松花粉。油汪汪的,很好看。奶奶说,这是能吃的。萧胜不想吃。他没有吃过,不馋。
    

    
奶奶的身体越来越不好。她从前从食堂打回饼子,能一气走到家。现在不行了,走到歪脖柳树那儿就得歇一会儿。奶奶跟上了年纪的爷爷、奶奶们说:“只怕是过得了冬,过不得春呀。”萧胜知道这不是好话。这是一句骂牲口的话。“嗳!看你这乏样儿!过得了冬过不得春!”果然,春天不好过。村里的老头老太太接二连三地死了。镇上有个木业生产合作社,原来打家具、修犁耙,都停了,改了打棺材。村外添了好些新坟,好些白幡。奶奶不行了,她浑身都肿。用手指按一按,老大一个坑,半天不起来。她求人写信叫儿子回来。
    

    
爸爸赶回来,奶奶已经咽了气了。
    

    
爸爸求木业社把奶奶屋里的躺柜改成一口棺材,把奶奶埋了。晚上,坐在奶奶的炕上流了一夜眼泪。
    

    
萧胜一生靠前次经验什么是“死”。他知道“死”就是“没有”了。他没有奶奶了。他躺在枕头上,枕头上还有奶奶的头发的气味。他哭了。
    

    
奶奶给他做了两双鞋。做得了,说:“来试试!”—“等会儿!”吱溜,他跑了。萧胜醒来,光着脚把两双鞋都试了试。一双正合脚,一双大一些。他的赤脚接触了搪底布,感觉到奶奶纳的底线,他叫了一声:“奶奶!!”又哭了一气。
    

    
爸爸拜望了村里的长辈,把家里的东西收拾收拾,把一些能应用的锅碗瓢盆都装在一个大网篮里。把奶奶给萧胜做的两双鞋也装在网篮里。把两瓶动都没有动过的黄油也装在网篮里。锁了门,就带着萧胜上路了。
    

    
萧胜跟爸爸不熟。他跟奶奶过惯了。他起先不说话。他想家,想奶奶,想那棵歪脖柳树,想小三家的一对大白鹅,想蜻蜓,想蝈蝈,想挂大扁儿飞起来咯咯地响,露出绿色硬翅膀底下的桃红色的翅膜……后来跟爸爸熟了。他是爸爸呀!他们坐了汽车,坐火车,后来又坐汽车。爸爸很好。爸爸老是引他说话,告诉他许多口外的事。他的话越来越多,问这问那。他对“口外”产生了很浓厚的兴趣。
    

    
他问爸爸啥叫“口外”。爸爸说“口外”就是张家口以外,又叫“坝上”。“为啥叫坝上?”他以为“坝”是一个水坝。爸爸说到了就知道了。
    

    
敢情“坝”是一溜大山。山顶齐齐的,倒像个坝。可是真大!汽车一个劲地往上爬。汽车爬得很累,好像气都喘不过来,不停地哼哼。上了大山,嘿,一片大平地!真是平呀!又平又大。像是擀过的一样。怎么可以这样平呢!汽车一上坝,就撒开欢儿了。它不哼哼了,“唰—”一直往前开。一上了坝,气候忽然变了。坝下是夏天,一上坝就像秋天。忽然,就凉了。坝上坝下,刀切的一样。真平呀!远远有几个小山包,圆圆的。一棵树也没有。他的家乡有很多树。榆树,柳树,槐树。这是个什么地方!不长一棵树!就是一大片大平地,碧绿的,长满了草。有地。这地块真大。从这个小山包一匹布似的一直扯到了那个小山包。 地块究竟有多大?爸爸告诉他:有一个农民牵了一头母牛去犁地,犁了一趟,回来的时候母牛带回来一个新下的小牛犊,已经三岁了!
    

    
汽车到了一个叫沽源的县城,这是他们的很后一站。一辆牛车来接他们。这车的样子真可笑,车轱辘是两个木头饼子,还不怎么圆,骨碌碌,骨碌碌,往前滚。他仰面躺在牛车上,上面是一个很大的蓝天。牛车真慢,还没有他走得快。他有时下来掐两朵野花,走一截,又爬上车。
    

    

    
这地方的庄稼跟口里也不一样。没有高粱,也没有老玉米,种莜麦,胡麻。莜麦干净得很,好像用水洗过,梳过。胡麻打着把小蓝伞,秀秀气气,不像是庄稼,倒像是种着看的花。
    

    
喝,这一大片马兰!马兰他们家乡也有,可没有这里的高大。长齐大人的腰那么高,开着巴掌大的蓝蝴蝶一样的花。一眼望不到边。这一大片马兰!他这辈子也忘不了。他像是在一个梦里。
    

    
牛车走着走着。爸爸说:到了!他坐起来一看,一大片马铃薯,都开着花,粉的、浅紫蓝的、白的,一眼望不到边,像是下了一场大雪。花雪随风摇摆着,他有点晕。不远有一排房子,土墙、玻璃窗。这就是爸爸工作的“马铃薯研究站”。土豆—山药蛋—马铃薯。马铃薯是学名,爸说的。
    

    
从房子里跑出来一个人。“妈妈—!”他一眼就认出来了!妈妈跑上来,把他一把抱了起来。
    

    
萧胜就要住在这里了,跟他的爸爸、妈妈住在一起了。奶奶要是一起来,多好。
    

    
萧胜的爸爸是学农业的,这几年老是干别的。奶奶问他:“为什么总是把你调来调去的?”爸说:“我好欺负。”马铃薯研究站别人都不愿来,嫌远。爸愿意。妈是学画画的,前几年老画两个娃娃拉不动的大萝卜啦,上面张个帆可以当作小船的豆荚啦。她也愿意跟爸爸一起来,画“马铃薯图谱”。
    

    
妈给他们端来饭。真正的玉米面饼子,两大碗粥。妈说这粥是草籽熬的。有点像小米,比小米小。绿盈盈的,挺稠,挺香。还有一大盘鲫鱼,好大。爸说别处的鲫鱼很少有过一斤的,这儿“淖”里的鲫鱼有一斤二两的,鲫鱼吃草籽,长得肥。草籽熟了,风把草籽刮到淖里,鱼就吃草籽。萧胜吃得很饱。
    

    
爸说把萧胜接来有三个原因。一是奶奶死了,老家没有人了。二是萧胜该上学了,暑假后就到不远的一个完小去报名。三是这里吃得好一些。口外地广人稀,总好办一些。这里的自留地一个人有五亩!随便刨一块地就能种点东西。爸爸和妈妈就在“研究站”旁边开了一块地,种了山药,南瓜。山药开花了,南瓜长了骨朵儿了。用不了多久,就能吃了。
    

    
马铃薯研究站很清静,一共没有几个人。就是爸爸、妈妈,还有几个工人。工人都有家。站里就是萧胜一家。这地方,真安静。成天听不到声音,除了风吹莜麦穗子,沙沙地像下小雨;有时有小燕吱喳地叫。
    

    
爸爸每天戴个草帽下地跟工人一起去干活,锄山药。有时查资料,看书。妈一早起来到地里掐一大把山药花,一大把叶子,回来插在瓶子里,聚精会神地对着它看,一笔一笔地画。画的花和真的花一样!萧胜每天跟妈一同下地去,回来鞋和裤脚沾得都是露水。奶奶做的两双新鞋还没有上脚,妈把鞋和两瓶黄油都锁在柜子里。白天没有事,他就到处去玩,去瞎跑。这地方大得很,没遮没挡,跑多远,一回头还能看到研究站的那排房子,迷不了路。他到草地里去看牛、看马、看羊。
    

    
他有时也去莳弄莳弄他家的南瓜、山药地。锄一锄,从机井里打半桶水浇浇。这不是为了玩。萧胜是等着要吃它们。他们家不起火,在大队食堂打饭,食堂里的饭越来越不好。草籽粥没有了,玉米面饼子也没有了。现在吃红高粱饼子,喝甜菜叶子做的汤。再下去大概还要坏。
    

    
萧胜有点饿怕了。
    

    
他学会了采蘑菇。起先是妈妈带着他采了两回,后来,他自己也会了。下了雨,太阳一晒,空气潮乎乎的,闷闷的,蘑菇就出来了。蘑菇这玩意很怪,都长在“蘑菇圈”里。你低下头,侧着眼睛一看,草地上远远地有一圈草,颜色特别深,黑绿黑绿的,隐隐约约看到几个白点,那就是蘑菇圈。滴溜儿圆。蘑菇就长在这一圈深颜色的草里。圈里面没有,圈外面也没有。蘑菇圈是固定的。今年长,明年还长。哪里有蘑菇圈,老乡们都知道。
    

    
有一个蘑菇圈发了疯。它不停地长蘑菇,呼呼地长,三天三夜一个劲地长,好像是有鬼,看着都怕人。附近七八家都来采,用线穿起来,挂在房檐底下。家家都挂了三四串,挺老长的三四串。老乡们说,这个圈明年就不会再长蘑菇了,它死了。萧胜也采了好些。他兴奋极了,心里直跳。“好家伙!好家伙!这么多!这么多!”他发了财了。
    

    
他为什么这样兴奋?蘑菇是可以吃的呀!
    

    
他一边用线穿蘑菇,一边流出了眼泪。他想起奶奶,他要给奶奶送两串蘑菇去。他现在知道,奶奶是饿死的。人不是一下饿死的,是慢慢地饿死的。
    

    
食堂的红高粱饼子越来越不好吃,因为掺了糠。甜菜叶子汤也越来越不好喝,因为一点油也不放了。他恨这种掺糠的红高粱饼子,恨这种不放油的甜菜叶子汤!他还是到处去玩,去瞎跑。
    

    
大队食堂外面忽然热闹起来。起先是拉了一牛车的羊砖来。他问爸爸这是什么,爸爸说:“羊砖。”—“羊砖是啥?”—“羊粪压紧了,切成一块一块。”—“干啥用?”—“烧。”—“这能烧吗?”—“好烧着呢!火顶旺。”后来盘了个大灶。后来杀了十来只羊。萧胜站在旁边看杀羊。他还没有见过杀羊。嘿,一点血都流不到外面,完完整整就把一张羊皮剥下来了!
    

    
这是要干啥呢?
    

    
爸爸说,要开三级干部会。
    

    
“啥叫三级干部会?”
    

    
“等你长大了就知道了!”
    

    
三级干部会就是三级干部吃饭。
    

    
大队原来有两个食堂,南食堂,北食堂,当中隔一个院子,院子里还搭了个小棚,下雨天也可以两个食堂来回串。原来“社员”们分在两个食堂吃饭。开三级干部会,就都挤到北食堂来。南食堂空出来给开会干部用。
    

    
三级干部会开了三天,吃了三天饭。头中午,羊肉口蘑臊子蘸莜面。第二天炖肉大米饭。第三天,黄油烙饼。晚饭倒是马马虎虎的。
    

    
“社员”和“干部”同时开饭。社员在北食堂,干部在南食堂。北食堂还是红高粱饼子,甜菜叶子汤。北食堂的人闻到南食堂里飘过来的香味,就说:“羊肉口蘑臊子蘸莜面,好香好香!”“炖肉大米饭,好香好香!”“黄油烙饼,好香好香!”
    

    
萧胜每天去打饭,也闻到南食堂的香味。羊肉、米饭,他倒不稀罕:他见过,也吃过。黄油烙饼他连闻都没闻过。
    

    
是香,闻着这种香味,真想吃一口。回家,吃着红高粱饼子,他问爸爸:“他们为什么吃黄油烙饼?”
    

    
“他们开会。”
    

    
“开会干嘛吃黄油烙饼?”
    

    
“他们是干部。”
    

    
“干部为啥吃黄油烙饼?”
    

    
“哎呀!你问得太多了!吃你的红高粱饼子吧!”
    

    
正在咽着红饼子的萧胜的妈忽然站起来,把缸里的一点白面倒出来,又从柜子里取出一瓶奶奶没有动过的黄油,启开瓶盖,挖了一大块,抓了一把白糖,兑点起子,擀了两张黄油发面饼。抓了一把莜麦秸塞进灶火,烙熟了。黄油烙饼发出香味,和南食堂里的一样。妈把黄油烙饼放在萧胜面前,说:“吃吧,儿子,别问了。”
    

    
萧胜吃了两口,真好吃。他忽然咧开嘴痛哭起来,高叫了一声:“奶奶!”妈眼睛里都是泪。爸爸说:“别哭了,吃吧。”
    

    
萧胜一边流着一串一串的眼泪,一边吃黄油烙饼。
    

    
他的眼泪流进了嘴里。黄油烙饼是甜的,眼泪是咸的。
    

    

    
一九八〇年三月
    

    
汪曾祺(1920—1997),作家、戏剧家。著有《邂逅集》《晚饭花集》《茱萸集》《逝水》《蒲桥集》《人间草木》等。
    

Additional information

Weight 395.000 g
作者

出版社

中信出版社

页数

291

版次

1

出版日期

2017-05-01

装帧

简装

开本

其他

印次

1

isbn

9787508673202

印刷时间

2017-01-01

商品编码

1201483361

发货时间:可邮寄至 澳洲、新西兰。周一至周五 每天早上8点发货。
2KG 以下:国际快递(普通空运),邮费$15。发货后一般10~15个工作日到。(可买够2KG,自动升级为下面的国际特快。)
2KG 以上:国际特快,邮费$15。发货后一般7个工作日左右到。

--- 限时促销活动(查看首页) ---


邮寄公司:澳洲为AusPost负责送货;新西兰为NZPost。如送达时没人签收,可以前去附近的邮局领取。

查看 - 实际快递运输时间


注1:书本介绍页面有标明该书的重量 。结算时系统也会自动计算总重量。
注2:邮寄至新西兰有时需要多1~3个工作日。

我们的优势

  1. 可购买到超过25万种简体中文书。
  2. 快速邮寄-购买超过2KG的书便可自动升级为特快邮寄,发货后约7个工作日送达。
  3. 空运运输-所有书都是使用国际空运运输(不用在海上漂几个月)。
  4. 快速、简单的图书预订服务 -没有找到想要的书?我们会在1~2个工作日增加到网站上供您下单。
  5. 除网站外,还能微信直接留言下单/预订。
  6. 方便快速友好的咨询方式:微信(微信不打扰承诺),每天至少12小时在线(10am-10pm)。
  7. 新书介绍,原创书评(我们亲自读过并觉得不错的书;如果不合书友们的喜好,还望见谅;欢迎在书评下面留言:)
  8. 因为热爱,我们认真的对待每一本书

Reviews

There are no reviews yet.

Be the first to review “给孩子系列·给孩子的故事”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