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房子

$ 9.80

曹文轩编著的《草房子》是一部少年长篇小说。主要围绕主人公桑桑展开,重点描写了桑桑六年的小学生活。对于桑桑来说,这几年的小学生活是刻骨铭心的,他目睹了许许多多催人泪下的事情,甚至亲自参与进来。少年的情谊,苦难的锤炼,在死亡中体验生命的优美,感悟生命的真谛……明白和迷茫交替,这一切都为桑桑打开了一个新世界——一个孩子眼中展开的大千世界,让他体会到了成长的滋味。桑桑是一个普通的小男孩,却浓缩了众多中国普通小男孩的身影,成长就是这样而来。

抱歉,该书目前缺货中/正在补货中,您可填写下方表格,有货后我们会第一时间通知。



SKU: 1201103014 分类:

Description

  商品基本信息,请以下列介绍为准
商品名称:   草房子
作者:   曹文轩 著;安武林 评
ISBN号:   9787552256963
出版社:   北京教育出版社
商品类型:   图书

  其他参考信息(以实物为准)
  装帧:平装   开本:   语种:中文
  出版时间:2015年04月01日   版次:1   页数:276
  印刷时间:   印次:1   字数:140.00千字

  作者简介
曹文轩,1954年1月出生于江苏。是中国作家协会全国委员会委员、北京作协副、北京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经典作品有《草房子》《青铜葵花》《红瓦》《根鸟》《细米》《天瓢》《大王书》等。作品被翻译为英、法、日、韩等文字。曾获省部级以上学术奖、中国安徒生奖、国家图书奖、宋庆龄儿童文学奖金奖、中国作协儿童文学奖、冰心儿童文学奖、金鸡奖很好编剧奖、中国电影华表奖、德黑兰靠前电影节“金蝴蝶”奖、北京市文学艺术奖等奖项。

安武林,山东大学中文系毕业,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寓言文学研究会副会长。

  内容简介
曹文轩编著的《草房子》是一部少年长篇小说。主要围绕主人公桑桑展开,重点描写了桑桑六年的小学生活。对于桑桑来说,这几年的小学生活是刻骨铭心的,他目睹了许许多多催人泪下的事情,甚至亲自参与进来。少年的情谊,苦难的锤炼,在死亡中体验生命的优美,感悟生命的真谛……明白和迷茫交替,这一切都为桑桑打开了一个新世界——一个孩子眼中展开的大千世界,让他体会到了成长的滋味。桑桑是一个普通的小男孩,却浓缩了众多中国普通小男孩的身影,成长就是这样而来。

  目录
草房子
秃鹤
细马
根鸟
鬼谷
莺店

  精彩内容
    秃  鹤
    一
    秃鹤与桑桑从一年级开始,一直到六年级,都是同班同学。
    秃鹤应该叫陆鹤。但因为他是一个十足的小秃子,油麻地的孩子,就都叫他为秃鹤。秃鹤所在的那个小村子,是个种了许多枫树的小村子。每到秋后,那枫树一树一树地红起来,红得很耐看。但这个村子里,却有许多秃子。他们一个一个地光着头,从那么好看的枫树下走过,就吸引了油麻地小学的老师们停住了脚步,在一旁静静地看。那些秃顶在枫树下,微微泛着红光。遇到枫叶密集的地方,偶尔才有些空隙,那边有人走过时,就会一闪一闪地亮,像沙里的瓷片。那些把手插在裤兜里或双臂交叉着放在胸前的老师们,看着看着,就笑了起来,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秃鹤已许多次看到这种笑了。
    但在桑桑的记忆里,秃鹤在读三年级之前,似乎一直不在意他的秃头。这或许是因为他们村也不光就他一个人是秃子,又或许是因为秃鹤还太小,想不起来自己该在意自己是个秃子。秃鹤一直生活得很快活。有人叫他秃鹤,他会很高兴地答应的,仿佛他本来就叫秃鹤,而不叫陆鹤。
    秃鹤的秃,是很地道的。他用长长的好看的脖子,支撑起那么一颗光溜溜的脑袋。这颗脑袋少见一丝瘢痕,光滑得竟然那么均匀。阳光下,这颗脑袋像打了蜡一般地亮,让他的同学们无端地想起,夜里它也会亮的。由于秃成这样,孩子们就会常常出神地去看,并会在心里生出要用手指头蘸了一点唾沫去轻轻摩挲它一下的欲望。事实上,秃鹤的头,是经常被人抚摸的。后来,秃鹤发现了孩子们喜欢摸他的头,就把自己的头看得珍贵了,不再由着他们想摸就摸了。如果有人偷偷摸了他的头,他就会立即掉过头去判断,见是一个比他弱小的,他就会追过去让那个人在后背上吃一拳;见是一个比他有力的,他就会骂一声。有人一定要摸,那也可以,但得付秃鹤一点东西:要么是一块糖,要么是将橡皮或铅笔借他用半天。桑桑用一根断了的格尺,就换得了两次抚摸的机会。那时,秃鹤将头很乖巧地低下来,放在了桑桑的眼前。桑桑伸出手去摸着,秃鹤就会数道:“一回了……”桑桑觉得秃鹤的头很光滑,跟他在河边摸一块被水冲洗了无数年的鹅卵石时的感觉差不多。
    秃鹤读三年级时,偶然地,好像是在一个早晨,他对自己的秃头在意起来了。秃鹤的头现在碰不得了。谁碰,他就跟谁急眼,就跟谁玩命。人再喊他秃鹤,他就不再答应了。并且,谁也不能再用东西换得一摸。油麻地的屠夫丁四见秃鹤眼馋地看他肉案上的肉,就用刀切下足有二斤重的一块,用刀尖戳了一个洞,穿了一截草绳,然后高高地举在秃鹤眼前:“让我摸一下你的头,这块肉就归你。”说着,就要伸出油腻的手来。秃鹤说:“你先把肉给我。”丁四说:“先让我摸,然后再把肉给你。”秃鹤说:“不,先把肉给我。”丁四等到将门口几个正在闲聊的人招呼过来后,就将肉给了秃鹤。秃鹤看了看那块肉——那真是一块好肉!但秃鹤却用力向门外一甩,将那块肉甩到了满是灰土的路上,然后拔腿就跑。丁四抓了杀猪刀追出来。秃鹤跑了一阵却不再跑了。他从地上抓起一块砖头,转过身来,咬牙切齿地面对着抓着锋利刀子的丁四。丁四竟不敢再向前一步,将刀子在空中挥舞了两下,说了一声“小秃子”,转身走了。
    秃鹤不再快活了。
    那天下大雨,秃鹤没打雨伞就上学来了。天虽下雨,但天色并不暗。因此,在银色的雨幕里,秃鹤的头,就分外地亮。同打一把红油纸伞的纸月与香椿,就闪在了道旁,让秃鹤走过去。秃鹤感觉到了,这两个女孩的眼睛在那把红油纸伞下正注视着他的头。他从她们身边走了过去。当他转过身来看她们时,他所见到的情景是两个女孩正用手捂住嘴,遮掩着笑。秃鹤低着头往学校走去。但他没有走进教室,而是走到了河边那片竹林里。
    雨“沙沙沙”打在竹叶上,然后从缝隙中滴落到他的秃头上。他用手摸了摸头,一脸沮丧地朝河上望着。水面上,两三只羽毛丰满的鸭子,正在雨中游着,一副很快乐的样子。
    秃鹤捡起一块瓦片,砸了过去,惊得那几只鸭子拍着翅膀往远处游去。秃鹤又接二连三地砸出去六七块瓦片,直到他的瓦片再也惊动不了那几只鸭子,他才罢手。他感到有点凉了,但直到上完一节课,他才哆哆嗦嗦地走向教室。
    晚上回到家,他对父亲说:“我不上学了。”
    “有人欺负你了?”
    “没有人欺负我。”
    “那你为什么说不上学?”
    “我就是不想上学。”
    “胡说!”父亲一巴掌打在了秃鹤的头上。
    秃鹤看了父亲一眼,低下头哭了。
    父亲似乎突然明白了什么。他转身坐到灯光照不到的阴影里的一张凳子上,随即,秃鹤的秃头就映出了父亲手中忽明忽暗的烟卷的亮光。
    第二天,父亲没有逼秃鹤上学去。他去镇上买回几斤生姜:有人教了他一个秘方,说是用生姜擦头皮,七七四十九天,就能长出头发来。他把这一点告诉了秃鹤。秃鹤就坐在凳子上,一声不吭地让父亲用切开的姜片,在头上来回擦着。父亲擦得很认真,像一个想要让顾客动心的铜匠在擦他的一件青铜器。秃鹤很快就感到了一种火辣辣的刺痛。但秃鹤一动不动地坐着,任由父亲用姜片去擦着。
    桑桑他们再见到秃鹤时,秃鹤依然还是个秃子,只不过那秃头有了血色,像刚喝了酒一样。
    当秃鹤走进教室时,不知是纸月还是香椿,闻到了一股好闻的生姜味,便轻轻地说出声来:“教室里有生姜味。”
    当时全班的同学都在,大家就一齐嗅鼻子,只听见一片吸气声。随即大家都说确实有生姜味,于是又互相地闻来闻去,结果是好像谁身上都有生姜味,谁又都没有生姜味。

Additional information

Weight 356.000 g
作者

出版社

北京教育出版社

页数

276

版次

1

出版日期

2015-04-01

装帧

平装

开本

32开

印次

1

isbn

9787552256963

印刷时间

2015-04-01

商品编码

1201103014

发货时间:可邮寄至 澳洲、新西兰。周一至周五 每天早上8点发货。
2KG 以下:国际快递(普通空运),邮费$15。发货后一般10~15个工作日到。(可买够2KG,自动升级为下面的国际特快。)
2KG 以上:国际特快,邮费$15。发货后一般7个工作日左右到。

--- 限时促销活动(查看首页) ---


邮寄公司:澳洲为AusPost负责送货;新西兰为NZPost。如送达时没人签收,可以前去附近的邮局领取。

查看 - 实际快递运输时间


注1:书本介绍页面有标明该书的重量 。结算时系统也会自动计算总重量。
注2:邮寄至新西兰有时需要多1~3个工作日。

我们的优势

  1. 可购买到超过25万种简体中文书。
  2. 快速邮寄-购买超过2KG的书便可自动升级为特快邮寄,发货后约7个工作日送达。
  3. 空运运输-所有书都是使用国际空运运输(不用在海上漂几个月)。
  4. 快速、简单的图书预订服务 -没有找到想要的书?我们会在1~2个工作日增加到网站上供您下单。
  5. 除网站外,还能微信直接留言下单/预订。
  6. 方便快速友好的咨询方式:微信(微信不打扰承诺),每天至少12小时在线(10am-10pm)。
  7. 新书介绍,原创书评(我们亲自读过并觉得不错的书;如果不合书友们的喜好,还望见谅;欢迎在书评下面留言:)
  8. 因为热爱,我们认真的对待每一本书

Reviews

There are no reviews yet.

Be the first to review “草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