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知突围

$ 18.30

蔡垒磊著的这本《认知突围(做复杂时代的明白人)》用层层递进的方式,颠覆错误认知,直指人生中很好重要的六件事:重新认识自己——没机会真的怪不了运气;重新认识知识——知识不是无用,是你不会用;重新认识金钱——无节制地省钱是个大坑;重新认识时间——时间用在哪儿,决定你是谁;重新认识关系——尊重界限,找准自身定位;重新认识人生——格局,决定你的世界。

More than 10 In stock - 邮寄至 澳洲、新西兰(最快7个工作日送达)。目前由于疫情,物流公司无法保证邮寄时间,详情请看首页通知。

SKU: 1201542715 分类:

Description

  商品基本信息,请以下列介绍为准
商品名称:   认知突围
作者:   蔡垒磊 著
ISBN号:   9787508677620
出版社:   中信出版社
商品类型:   图书

  其他参考信息(以实物为准)
  装帧:简装   开本:   语种:中文
  出版时间:2017年08月01日   版次:1   页数:231
  印刷时间:   印次:1   字数:162千

  作者简介
蔡垒磊
江湖人称蔡叔,宁波思维工坊文化传媒有限公司CEO,高智商协会“胜寒”“门萨”双会员,一站式知识平台蚂蚁私塾创始人。
其个人微信公众号“请辩”有着30万+的订阅者,对人对事有着极其深刻的洞察力,总能用简单平实的语言戳中你的认知盲点。

  内容简介
有人说:为什么我懂得了这么多道理,依然过不好这一生?那是因为你根本没懂,但却以为自己懂了。认知是所有行为的内在逻辑,而行为是认知能力的外在表现。
《认知突围:做复杂时代的明白人》通过从源头上提升对每个人来说极重要的六件事(清醒认识自己、如何有效学习、建立恰当金钱观、高效利用时间、正确处理人际关系、如何看待成功)的基础认知,搞清楚它们的内在逻辑,指出大部分人的认识误区,直指生活中真正重要的道理,让你思维开挂,认知升级,成为真正意义上的人生赢家。

  目录
目录

章 来,狠狠抽自己耳光:重新认识自己
大脑每时每刻都在骗你
别装,千万别装
道理我都懂,只是懒?
没机会真的怪不了运气
你不是不势利,只是想占便宜
第二章 成为一个睿智的人:重新认识知识
谁说学生只要读书就行了
摄入有效知识的正确姿势
打造知识体系需要笨办法
持续学习,为何你无法坚持下来
知识不是无用,是你不会用
第三章 挣钱是一门手艺活:重新认识金钱
金钱是人性的放大器
你对金钱远没有那么渴望
无节制地省钱是个大坑
年轻人该拥有怎样的财富观
你的劳动很不值钱
究竟怎样才能挣到钱
第四章 赚时间就是赚寿命:重新认识时间
你对时间的理解可能并不正确
时间用在哪里,决定了你是谁
究竟该花时间还是花钱
时间是关于选择的艺术
正确赚时间的重要法则
丰富自己的时间经历
第五章 没人真正为你好:重新认识关系
人和人之间,需要一点界限
父母伟大,但没有那么伟大
恋爱和婚姻,是基于利益的模糊博弈
如何让合作持续下去
亲戚并不意味着更亲密
你是在社交吗?你可能在瞎忙活
知恩图报?知恩就得马上报
第六章 如何过好这一生:重新认识人生
放弃吧,人生没有假想的跑道
努力,不足以让你过上好日子
少走弯路,可能死得更惨
格局,决定你的世界
人生的消费和投资
幸福人人都能拥有
后 记

  主编推荐
为什么你那么努力却还一事无成?
为什么机会来了你却总也抓不住?
为什么用尽省钱招数还入不敷出?

方向错了,再多的努力都是徒劳!

《认知突围:做复杂时代的明白人》用层层递进的方式,颠覆错误认知,直指人生中很好重要的六件事:
重新认识自己——没机会真的怪不了运气
重新认识知识——知识不是无用,是你不会用
重新认识金钱——无节制地省钱是个大坑
重新认识时间——时间用在哪儿,决定你是谁
重新认识关系——尊重界限,找准自身定位
重新认识人生——格局,决定你的世界

6大关乎一生的重要命题
33个颠覆认知的现实真相
80条反转人生的辛辣见解

让认知优势成为你先人一步的竞争力!

  精彩内容
    大脑每时每刻都在骗你

看清自己有多难

很多人的家里有一面神奇的镜子,在这面镜子前,人们永远是明眸皓齿、楚楚动人,他们有半数的自拍都在这里完成。不过,这世上有另一些镜子,它们扭曲、邪恶,常常让人怀疑镜子里面的是不是自己,比如还没准备好时不经意瞥见的镜子,再比如任何其他人的手机镜头。
那么,究竟哪一个才是真实的自己?
当我们审视自己,眼睛定格在一瞬间的时候,我们所看到的其实是自己的某个切片。从这个角度来讲,如果将我们对自己的全面评价视为一个维度,那么被我们评价的那些切片,就是基于这个维度的低维投影。
很显然,无论是哪一个低维投影,都无法替代高维判断。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经常会发现自己:既自信,又自卑;既外向,又内向;既害怕孤独,又享受安静;既无所畏惧,又胆小懦弱。我们自己都分不清到底哪个才是真实的自己,因为我们一直在用切片思维思考问题。
有人问泰勒斯,什么是很困难的事,泰勒斯回复:“看清你自己。”看清自己,大约是这个世间很难的事,因为我们是人,是人就随时会产生各种各样的情绪:快乐、悲伤、愤怒、羞愧……而一旦人产生了情绪,就会为了维持或摆脱某种情绪状态而说服大脑将自己的真实意图隐藏起来,比如感受过快乐就想持续感受快乐,尝试过痛苦就想立刻摆脱痛苦。于是大脑就会为你创造一系列虚假指令来达到目的,比如自欺欺人等。久而久之,我们就真的会将这种虚假的思维指令当成是真实存在的。因此只要是人,必然是不能正确认识自己的。幸运的是,我们可以通过一定的认知训练来调节正确认识的程度。

每个人都有证实偏差

我们的大脑在很多时候是很顽固的,无关对错,就是单纯的顽固。这在有强烈“自我感”的人身上,会体现得更加明显一些。我们通常将这种顽固称为“证实偏差”。简单来说,就是当你的头脑中已经形成了某个预设立场或当你倾向于得到某个结果时,你就更容易在搜寻证据的途中不知不觉地偏离“公平”。我们常说的首因效应、晕轮效应等,都是证实偏差在某些时刻的表现:我先入为主认为你不错,那么你干什么都看起来不错;我看你着装得体、干净漂亮,那么你做起事来应该也是干净利落的。这些都是大脑骗人的方式。
寻找头脑中既有立场的正面证据似乎是我们与生俱来的技能,因为我们有强化自我意识的天性。在这一点上,不论你是心理学家,还是社会学家,不论你拥有多少相关的系统性知识,都难以接近摆脱。
有个心理学家做过一个实验,目的是测试“人在很好不错的震慑下,对于残忍的命令是会继续保持善良,还是会变得冷酷无情”。这位善良的心理学家认为人性是善良的,于是他设置了一个场景,随机挑选了一批实验对象,要求他们用电击的方式惩罚一名做错事的人。实验过后,他发现人们果然都很善良,多数人在面对很好不错的错误命令时不为所动。
这时有个与他持有相反意见的朋友也设置了一个同样的场景,实验结果却大相径庭,多数人都冷酷无情,在很好不错的命令下不断电击那个做错事的人。
为什么同一个实验会出现迥然相异的实验结果呢?
可能连他们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在实验之前,他们已经埋下了关于实验的预设立场。心理学家在挑选实验对象时,虽然已经尽量做到随机,但他的潜意识还是会帮他挑选一些看起来更为善良的人,而他的朋友则会“随机”挑选一些看上去更喜欢恶作剧的人。很后,结果自然就按他们预设的方向走了。
大脑骗人的方式是多种多样的,如果没有用科学的方法去验证,比如双盲测试、对照实验等,我们在很多时候都会完接近全被它欺骗。更神奇的是,对于被欺骗这件事,很可能我们永远都不会意识到,因为我们从心底里“乐意”被欺骗。而我们之所以没能真实地认清自己,也是因为比起真实的自我,我们更喜欢自我创造的那个。

记忆不靠谱

看起来我们的潜意识只会让我们不断加强“自我”,那么全然清晰地记在脑子里的事情总该是靠谱的吧?那也未必。
总有人怀念说小时候的食物更好吃,当你提出质疑的时候,他们会斩钉截铁地告诉你,他们清楚地记得小时候的味道,现在那些粗鄙货色根本无法与之相比,甚至连水都不如小时候的甘甜。
然而事实真的如此吗?在许多人的记忆深处,“小时候的东西”已然成了一个不可企及的标杆。虽然在事实上,我们大多数人可能并没有能力记得清几十年前的味道,但由于标杆的象征性意义,我们会将很好的味道安在它身上,因为那个味道在当时令人印象深刻。
从这个层面上来说,我们记住的并不是事实上拿来对比的客观味道,而是一种模糊的感觉,比如在当时的条件下是很好的、惊艳的,再比如终于能吃到了等。那些感觉是深刻且难忘的,至于咸甜的比例、具体的口感,我们可能就不那么确定了,因为人的记忆很难将过于细节的东西保存太久。一个人想要记住更多的东西,肯定需要不断用模糊词去归类,用更少的词语锁住更多的内容,从而给记忆其他事物腾出更多的空间。
每个人都有像上述这样或真或假的记忆,只是我们通常很少去怀疑它的真实性。
美国社会心理学家埃利奥特?阿伦森(Elliot Aronson)在《社会性动物》这本美国社会心理学的“圣经”中写下了如下的观点:也许你不会相信,但有一个事实是,记忆是一个重构的过程。记忆不像录音带或者录像机一样记录客观事实,它在生活中不停地被过滤和改造。
关于记忆很多时候是非真实的反应,还有一个十分经典且有趣的实验。
研究记忆的专家洛夫斯特曾将被试者分为A、B两组,让他们分别收看一段多车相撞的交通事故影片,看完后问A组:“汽车相撞时的速度大约是多少?”再问B组:“汽车撞毁时的速度大约是多少?”注意,前者是“相撞”,后者是“撞毁”。
结果,B组的被试者估出来的速度明显快于A组。一周后,当这些被试者重新被召回时,洛夫斯特询问了一个影片中根本未出现的问题:“你看到撞碎的玻璃了吗?”两组都有人十分笃定地声称自己看到了,但B组回答看到了的人数是A组的两倍多。
许多类似的实验都证明了,只要记忆已经过了一段时间,那么它在很大程度上,并非是过去某个时点的三维定格照片影像。它之所以能呈现在大脑中,是来自我们对信息的压缩、处理和加工。这里面可能掺杂了情感和主观成分,也可能包含了某些不知名时点的片段杂质。
每个人约有1000亿个脑细胞,索引是比记忆本身难得多的事情,如果不能简化抽象事物,我们完成记忆后将很难再将其提取出来。想象一下让你记一长串没有规律的电话号码,你默背几次后也许能勉强完成,但我敢保证,只要正常跟我聊上一分钟,你就难以将号码复述出来了。若是你将其转化为某种规律进行记忆,相信第二天还能记得。
记忆其他事物也是一样,为了给予索引提取以便利性,我们便会在潜意识里将记忆修修剪剪,去掉难以归类的部分,补上无关紧要的缺失,使之更便于我们日后调用,但此时的记忆显然不是客观事实的反映了。我们的生活在不断继续,各种片段和情感作为杂质一直不停地在记忆库中游走和穿插,相信每更新一次,我们都将拥有新的记忆和新的故事。
这没有什么神奇的,因为我们是自己记忆的剪辑师,我们的使命就是创造一个“虚假但我们更愿意看到的所谓现实”,这个现实包括我们自己。
大脑每时每刻都在骗你

看清自己有多难

很多人的家里有一面神奇的镜子,在这面镜子前,人们永远是明眸皓齿、楚楚动人,他们有半数的自拍都在这里完成。不过,这世上有另一些镜子,它们扭曲、邪恶,常常让人怀疑镜子里面的是不是自己,比如还没准备好时不经意瞥见的镜子,再比如任何其他人的手机镜头。
那么,究竟哪一个才是真实的自己?
当我们审视自己,眼睛定格在一瞬间的时候,我们所看到的其实是自己的某个切片。从这个角度来讲,如果将我们对自己的全面评价视为一个维度,那么被我们评价的那些切片,就是基于这个维度的低维投影。
很显然,无论是哪一个低维投影,都无法替代高维判断。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经常会发现自己:既自信,又自卑;既外向,又内向;既害怕孤独,又享受安静;既无所畏惧,又胆小懦弱。我们自己都分不清到底哪个才是真实的自己,因为我们一直在用切片思维思考问题。
有人问泰勒斯,什么是很困难的事,泰勒斯回复:“看清你自己。”看清自己,大约是这个世间很难的事,因为我们是人,是人就随时会产生各种各样的情绪:快乐、悲伤、愤怒、羞愧……而一旦人产生了情绪,就会为了维持或摆脱某种情绪状态而说服大脑将自己的真实意图隐藏起来,比如感受过快乐就想持续感受快乐,尝试过痛苦就想立刻摆脱痛苦。于是大脑就会为你创造一系列虚假指令来达到目的,比如自欺欺人等。久而久之,我们就真的会将这种虚假的思维指令当成是真实存在的。因此只要是人,必然是不能正确认识自己的。幸运的是,我们可以通过一定的认知训练来调节正确认识的程度。

每个人都有证实偏差

我们的大脑在很多时候是很顽固的,无关对错,就是单纯的顽固。这在有强烈“自我感”的人身上,会体现得更加明显一些。我们通常将这种顽固称为“证实偏差”。简单来说,就是当你的头脑中已经形成了某个预设立场或当你倾向于得到某个结果时,你就更容易在搜寻证据的途中不知不觉地偏离“公平”。我们常说的首因效应、晕轮效应等,都是证实偏差在某些时刻的表现:我先入为主认为你不错,那么你干什么都看起来不错;我看你着装得体、干净漂亮,那么你做起事来应该也是干净利落的。这些都是大脑骗人的方式。
寻找头脑中既有立场的正面证据似乎是我们与生俱来的技能,因为我们有强化自我意识的天性。在这一点上,不论你是心理学家,还是社会学家,不论你拥有多少相关的系统性知识,都难以接近摆脱。
有个心理学家做过一个实验,目的是测试“人在很好不错的震慑下,对于残忍的命令是会继续保持善良,还是会变得冷酷无情”。这位善良的心理学家认为人性是善良的,于是他设置了一个场景,随机挑选了一批实验对象,要求他们用电击的方式惩罚一名做错事的人。实验过后,他发现人们果然都很善良,多数人在面对很好不错的错误命令时不为所动。
这时有个与他持有相反意见的朋友也设置了一个同样的场景,实验结果却大相径庭,多数人都冷酷无情,在很好不错的命令下不断电击那个做错事的人。
为什么同一个实验会出现迥然相异的实验结果呢?
可能连他们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在实验之前,他们已经埋下了关于实验的预设立场。心理学家在挑选实验对象时,虽然已经尽量做到随机,但他的潜意识还是会帮他挑选一些看起来更为善良的人,而他的朋友则会“随机”挑选一些看上去更喜欢恶作剧的人。很后,结果自然就按他们预设的方向走了。
大脑骗人的方式是多种多样的,如果没有用科学的方法去验证,比如双盲测试、对照实验等,我们在很多时候都会完接近全被它欺骗。更神奇的是,对于被欺骗这件事,很可能我们永远都不会意识到,因为我们从心底里“乐意”被欺骗。而我们之所以没能真实地认清自己,也是因为比起真实的自我,我们更喜欢自我创造的那个。

记忆不靠谱

看起来我们的潜意识只会让我们不断加强“自我”,那么全然清晰地记在脑子里的事情总该是靠谱的吧?那也未必。
总有人怀念说小时候的食物更好吃,当你提出质疑的时候,他们会斩钉截铁地告诉你,他们清楚地记得小时候的味道,现在那些粗鄙货色根本无法与之相比,甚至连水都不如小时候的甘甜。
然而事实真的如此吗?在许多人的记忆深处,“小时候的东西”已然成了一个不可企及的标杆。虽然在事实上,我们大多数人可能并没有能力记得清几十年前的味道,但由于标杆的象征性意义,我们会将很好的味道安在它身上,因为那个味道在当时令人印象深刻。
从这个层面上来说,我们记住的并不是事实上拿来对比的客观味道,而是一种模糊的感觉,比如在当时的条件下是很好的、惊艳的,再比如终于能吃到了等。那些感觉是深刻且难忘的,至于咸甜的比例、具体的口感,我们可能就不那么确定了,因为人的记忆很难将过于细节的东西保存太久。一个人想要记住更多的东西,肯定需要不断用模糊词去归类,用更少的词语锁住更多的内容,从而给记忆其他事物腾出更多的空间。
每个人都有像上述这样或真或假的记忆,只是我们通常很少去怀疑它的真实性。
美国社会心理学家埃利奥特?阿伦森(Elliot Aronson)在《社会性动物》这本美国社会心理学的“圣经”中写下了如下的观点:也许你不会相信,但有一个事实是,记忆是一个重构的过程。记忆不像录音带或者录像机一样记录客观事实,它在生活中不停地被过滤和改造。
关于记忆很多时候是非真实的反应,还有一个十分经典且有趣的实验。
研究记忆的专家洛夫斯特曾将被试者分为A、B两组,让他们分别收看一段多车相撞的交通事故影片,看完后问A组:“汽车相撞时的速度大约是多少?”再问B组:“汽车撞毁时的速度大约是多少?”注意,前者是“相撞”,后者是“撞毁”。
结果,B组的被试者估出来的速度明显快于A组。一周后,当这些被试者重新被召回时,洛夫斯特询问了一个影片中根本未出现的问题:“你看到撞碎的玻璃了吗?”两组都有人十分笃定地声称自己看到了,但B组回答看到了的人数是A组的两倍多。
许多类似的实验都证明了,只要记忆已经过了一段时间,那么它在很大程度上,并非是过去某个时点的三维定格照片影像。它之所以能呈现在大脑中,是来自我们对信息的压缩、处理和加工。这里面可能掺杂了情感和主观成分,也可能包含了某些不知名时点的片段杂质。
每个人约有1000亿个脑细胞,索引是比记忆本身难得多的事情,如果不能简化抽象事物,我们完成记忆后将很难再将其提取出来。想象一下让你记一长串没有规律的电话号码,你默背几次后也许能勉强完成,但我敢保证,只要正常跟我聊上一分钟,你就难以将号码复述出来了。若是你将其转化为某种规律进行记忆,相信第二天还能记得。
记忆其他事物也是一样,为了给予索引提取以便利性,我们便会在潜意识里将记忆修修剪剪,去掉难以归类的部分,补上无关紧要的缺失,使之更便于我们日后调用,但此时的记忆显然不是客观事实的反映了。我们的生活在不断继续,各种片段和情感作为杂质一直不停地在记忆库中游走和穿插,相信每更新一次,我们都将拥有新的记忆和新的故事。
这没有什么神奇的,因为我们是自己记忆的剪辑师,我们的使命就是创造一个“虚假但我们更愿意看到的所谓现实”,这个现实包括我们自己。

Additional information

Weight 429.000 g
作者

出版社

中信出版社

页数

217

版次

1

出版日期

2017-08-01

装帧

精装

开本

32开

印次

1

isbn

9787508677620

印刷时间

2017-08-01

商品编码

1201542715

发货时间:可邮寄至 澳洲、新西兰。周一至周五 每天早上8点发货。
2KG 以下:国际快递(普通空运),邮费$15。发货后一般10~15个工作日到。(可买够2KG,自动升级为下面的国际特快。)
2KG 以上:国际特快,邮费$15。发货后一般7个工作日左右到。

--- 限时促销活动(查看首页) ---


邮寄公司:澳洲为AusPost负责送货;新西兰为NZPost。如送达时没人签收,可以前去附近的邮局领取。

查看 - 实际快递运输时间


注1:书本介绍页面有标明该书的重量 。结算时系统也会自动计算总重量。
注2:邮寄至新西兰有时需要多1~3个工作日。

我们的优势

  1. 可购买到超过25万种简体中文书。
  2. 快速邮寄-购买超过2KG的书便可自动升级为特快邮寄,发货后约7个工作日送达。
  3. 空运运输-所有书都是使用国际空运运输(不用在海上漂几个月)。
  4. 快速、简单的图书预订服务 -没有找到想要的书?我们会在1~2个工作日增加到网站上供您下单。
  5. 除网站外,还能微信直接留言下单/预订。
  6. 方便快速友好的咨询方式:微信(微信不打扰承诺),每天至少12小时在线(10am-10pm)。
  7. 新书介绍,原创书评(我们亲自读过并觉得不错的书;如果不合书友们的喜好,还望见谅;欢迎在书评下面留言:)
  8. 因为热爱,我们认真的对待每一本书

Reviews

There are no reviews yet.

Be the first to review “认知突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