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往巴黎的末班机/渡边淳一作品

$ 10.30

 

Only 4 left In Stock - 邮寄至 澳洲、新西兰(最快7个工作日送达)。目前由于疫情,物流公司无法保证邮寄时间,详情请看首页通知。

SKU: 10522413 分类:

Description

  商品基本信息,请以下列介绍为准
商品名称:   飞往巴黎的末班机/渡边淳一作品
作者:   (日)渡边淳一 著,魏岚 译 著作
ISBN号:   9787807414520
出版社:   文汇出版社
商品类型:   图书

  其他参考信息(以实物为准)
  装帧:平装   开本:   语种:
  出版时间:2009年02月01日   版次:   页数:
  印刷时间:   印次:   字数:110000

  目录
后背上的脸
海雾的女人
我的性生活
飞往巴黎的末班机
甜梦般的诱惑
回放的录像带
扼杀胎儿
樱红色的樱子

  主编推荐
长篇小说,有足够的篇幅使作者能对人生与社会作详细的描述,而短篇却只能撷取其一个断面,所谓要在螺蛳壳里做出道场来。打个不恰当的比喻:小说就像一根萝卜,长篇小说就是用一把刀将萝卜竖着,从头切到底,短篇小说则只能切其一块而却要让人们了解萝卜的全貌,无疑短篇小说的难度是要大得多的。
    ——渡边淳一

  精彩内容
    后背上的脸
内海发现有巳子臀部的那块疤痕是在六月初,那时他和有巳子正巧相好半年左右。
当时内海三十七岁,在北海道大学任英国文学副教授,已有妻儿。有巳子在札幌的薄野经营着一家小酒吧,同时还是当地K剧团的成员,参加剧团的表演。
内海作为文学系的教授,经常为当地报刊撰写剧评。偶然的一次,他给有巳子主演的K剧团写剧评,其中对有巳子的演技大为褒奖,这篇剧评让内海和有巳子相识了。
有巳子大概是从报社问来了电话号码,在内海的剧评登载在报刊上的第二天,她打电话到大学。
“来到这个偏僻的小城市,得不到别人的赏识,我心里说不出的郁闷。看了您的剧评,真让我信心倍增。”
有巳子的话听起来多少有点自吹自擂的味道。有巳子道完谢,接着说:“我开了一家小酒吧,叫‘小月’,有时间来坐坐吧。”
尽管有点夸张,内海只好接着她的话茬,“虽说是在小城市,可别灰心,一定要坚持下去呀。下次有机会一定去你店里看看。”有巳子这么发出邀请,但让内海一个人去她的酒吧,他还是有些顾虑的。
    就这样大概过了一个月,就算被邀请,差不多也过了有效期限了。这时,D报的女记者友野到内海的大学来取稿子,友野问内海:
    “先生有没有去过村越有巳子开的酒吧?”
    “还没有,一直想去看看,你常去吗?”
“我和她在女子中学是同一届的同学,有一阵还和她一起演过话剧,所以很熟的。”
    “那好啊,这就一起去坐坐。”
   内海和那位女记者一起离开大学,正值傍晚六点左右。深秋时节,天色已黑,薄野这座城市已淹没在霓虹灯流中了。那天正好下了今冬的场雪,傍晚时分,主干道的积雪已经融化,但楼与楼之间的小路上,还到处积着雪。
有巳子的酒吧是在一条小路尽头的左手,那里集中了五、六家酒吧和居酒屋。
正如有巳子自己说的,店很小,一张L字形的吧台上只够坐下八个人,但因为小,倒让人有种亲切感。内海在吧台很边上的空椅上落了座。
“这位是北海道大学文学系的……”
没等友野说完,有巳子早已知晓似的:“是内海先生吧?”
“是啊,你早就认识了?”
“哪里,只是凭直觉。先生,欢迎光临,我可是等了一个多月了。”
有巳子不加掩饰,高兴地招呼道,倒是内海感觉到周围的客人朝这边投来的视线,微微地有点害羞。
    “您要日本酒,还是威士忌?”
   “哦,下雪了,那就要日本酒吧。”
  “知道了。”
  有巳子手脚麻利地在酒壶里倒上酒,热上了。这酒吧虽小,但吧台内设计得很好紧凑,可以做一点简单的烧烤和炒菜。吧台一端的筐里放着鲽鱼、多春鱼、七星沙丁鱼。
内海不知道有巳子的确切年龄,心想她和友野同龄,应该已经三十四、五岁了。但吧台里的有巳子身材娇小,留着利落的短发,怎么看也就是三十左右吧。
那天晚上,内海在有巳子和友野的陪伴下,兴致颇浓,喝得酣畅。此间有客人也是搞话剧的,话题说到中央的品牌剧团,节目一成不变,毫无新意,和内海的观点颇为一致。友野因为丈夫在家,所以八点左右就走了,内海又喝了一会儿,十点左右才离开酒吧。
有巳子将步履不稳的内海一直送到小路口。
“下次我一个人来。”
“我等你。”
外面寒气逼人,眼看又要下雪了,有巳子双手抱肩,缩紧了身子。
内海从那时开始经常出入“小月”。从很初的一周一次,变成隔天,有时候还会一连五天都上那里。这样,内海和那里的客人也很快相熟了,知道内海是做剧评的大学教授,那些客人们对内海不由另眼相看,这让内海感觉不错。
内海和有巳子真正有了肉体关系是在一个月之后。那是十二月二十九日,正是年末。有巳子收起门帘,关上店门,和内海出了“小月”,又到另一家酒吧喝了一会,很后一起睡在了有巳子的公寓。
这事,两人谁也没先提起过,内海私下里已经想了有巳子很久,而有巳子对内海也早有意思,两人走到一起只是时间问题,现在正所谓水到渠成。
有巳子的公寓位于薄野一条偏僻的旅馆街,房间陈设很好简朴。八张榻榻米大小的房间带着厨房,房间中央放着小火炉,那是烧木柴的。房间里除了餐具橱,日式衣橱这些简单的家具,还有一台小型音响。除此之外,既没有电视机,也没有装饰品,更看不见女人喜欢的布娃娃之类的摆设。
一些书籍被堆放在音响和餐具橱之间,从那些书籍中可以看出,有巳子喜欢古典文学。
起初,有巳子表现得有点拘谨,面对中年内海的老道,她虽没有抵抗,却显得欲迎还拒。然而这仅仅是一瞬间的羞涩,很快,有巳子摆脱心绪的羁绊,如脱缰的野马驰骋起来。
有巳子那纤细、敏锐的身体一旦挣脱了之前所有的虚饰、抑制,突然变得大胆而放荡。因为有巳子一开始是那样的含蓄、娇羞,转眼之间竟如此奔放起来,把内海弄得真是亦惊亦喜。在几次翻云覆雨之后,有巳子喘息着,手指紧紧抠住内海的肩膀,慢慢平静下来。
内海搂着怀里的女人,身上感到一丝寒意。侧头望去,之前烧得红红的炉火暗淡下来,房间里充斥着寒气。
完事后的内海冷静下来,想起家里的妻子。内海和妻子近江很少争吵,但十年前的爱也已变得淡而无味。内海知道他可以住在有巳子这里,但明智的做法还是回家。
内海推了推有巳子露在被子外面的纤细的肩膀。
“唉……”内海不知道自己该如何称呼有巳子。叫妈妈桑不合适,直呼其名又显得太随便了。
  “炉火好像灭了。”
   “真抱歉。”有巳子急急忙忙穿上吊带裙,披上宽袖棉袍。
  “你这就要回家吗?”
  “回不回都行啊……”
睡下前,有巳子在炉子里装满的木屑球已经烧尽,只剩下一点红红的火星。
   “我可是都听你的。”
  有巳子就着余火,又在炉子里加了三个木屑球。
  不知为什么,内海踌躇着,说实话留在有巳子这里也就是倒头睡觉
而已,这样的话倒不如回家休息更轻松。
“挺冷啊。”内海看了一下钟,已是凌晨两点半了。
“可以的话,就住我这里吧。”
有巳子眼睛望着炉子,有些羞涩地说。炉火又重新点燃了,发出噼啪的燃烧声。望着侧身端坐在炉子前的有巳子,内海心头涌起一阵冲动,这冲动不同于男人的原始欲望,那是对先前那番亲昵细细品味油然而生的柔情。
  “要是你愿意,那我就住这儿了。”
  “那就这样吧。”
  有巳子轻轻笑了,这笑声倒让内海胡思乱想起来,如此风情万种的女人身旁,曾经有过怎样的男人啊。
自从和有巳子好上后,内海便不常去“小月”了。男人和女人一旦有了肉体关系,不知不觉中就变得亲昵起来。这种亲昵,让他们相互举止随便,你来我往的言辞也会变得毫无遮拦,凡此总总,不再像是客人和妈妈桑的关系。
内海不愿意用这样的举动将两人的关系公之于众,更何况让他摆出一副情人的姿态坐镇在店里,也并不是件体面的事。
于是,内海不再像以往那样天天频繁出入“小月”,而是改在周六、周日,或大学午休时的空余时间去有巳子的公寓。
每次内海去,有巳子总是欣欣然地迎他,而且只字不提他妻子的事。这对内海来说恰恰是求之不得的。不过内海也有顾虑,因为自从在“小月”进出,他曾带过几个同事一起去店里喝酒,那些同事自然也会一个人去。有巳子如果想知道内海家里的情况,从他们嘴里都可以打听到。事实上,有一位同事曾笑着说:“‘小月’的妈妈桑问起你太太是怎样的一个人,那妈妈桑对你有意思吧?”
   “那你是怎么告诉她的?”
   “我说内海的太太是个大美女,他们俩可是恋爱结婚的。”
   “你胡说些什么!”
   “还真发火啊,看来你也有意啊。”
   内海被说得哑口无言。他不由得默默思忖,自己到底是迷上了有巳子的哪一点呢?
有巳子是那种身材娇小的女人,这一点是内海喜欢的类型,但除此之外,她实在算不上是美女。额头扁平的脸,一双单眼皮的眼睛。一件高领毛衣,配上皮质短裙,让她显得有点孩子气,同时也让她看起来比实际年龄年轻许多。只有在她侧身时,那对小而高耸的乳房变得张扬起来,婀娜的腰肢和她孩子气的脸唱起反调,勾起男人种种幻想。再说有巳子聪明,思绪敏捷,是个有趣的谈话对象,但这些都不是真正令他着迷的地方。
  事实上,让内海真正着迷的,是有巳子外表知性,举止端庄,而在性爱的瞬间却突然判若两人,变得风情万种。
换句话说,男人很野性的欲望让内海接近拜倒在有巳子的脚下。
在他需要的时候,有巳子顺从地、无条件地将自己给了他,既不对他唠唠叨叨,指手画脚,也不向他索取什么。这样贤淑、实惠的女人,内海当然不会放手,但他也没想过要和现在的妻子离婚。倒不是他还爱着妻子,只是如一般的中年男人一样,他觉得离婚、结婚太麻烦,他不希望刻意改变现状,以至弄出些不必要的风波。
所以,男人与生俱来就是个利己主义者,无论他对女人如何痴迷,却依然想保持一定的距离。而女人却不同,一两次的逢场作戏另当别论,随着来往的增加,关系越来越密切,于是女人很难洒脱地将感情与肉体分开。和所有普通女人一样,有巳子慢慢地想要为内海做点什么。
“我替你买了内衣。”这是有巳子想为内海做点什么的个具体行动。那是在他俩相好两个月后,内海在有巳子公寓过夜后的第二天早晨,有巳子一边拿出内衣一边说:
   “你换一下,我帮你洗了。”
  内衣是男式的全棉短裤和汗衫,内海稍稍有些迟疑,但在有巳子一声“快”字催促下,无奈只好换上了。
这倒还仅仅是在两人私密之间,没有外人。然而有巳子的占有欲在众目睽睽的店里也变得露骨起来。
有时,内海傍晚去“小月”喝酒,中途起身说声“我走了”,有巳子必定会追问“上哪去?”如果内海含糊其辞地往外走,有巳子立即会从吧台后追出来,赶到门外问:“今晚过来吗?”
如果内海稍迟些时间露脸,那么就算还有客人在,有巳子也早早地关了店门,无所顾忌地说:“我这就走,你等我一会。”这样的事一而再三之后,两人的关系,店里的熟客也开始有所察觉。
    ……

Additional information

Weight 278.000 g
作者

出版社

文汇出版社

出版日期

2009-02-01

装帧

平装

开本

大32开

isbn

9787807414520

印刷时间

2009-02-01

商品编码

10522413

发货时间:可邮寄至 澳洲、新西兰。周一至周五 每天早上8点发货。
2KG 以下:国际快递(普通空运),邮费$15。发货后一般10~15个工作日到。(可买够2KG,自动升级为下面的国际特快。)
2KG 以上:国际特快,邮费$15。发货后一般7个工作日左右到。

--- 限时促销活动(查看首页) ---


邮寄公司:澳洲为AusPost负责送货;新西兰为NZPost。如送达时没人签收,可以前去附近的邮局领取。

查看 - 实际快递运输时间


注1:书本介绍页面有标明该书的重量 。结算时系统也会自动计算总重量。
注2:邮寄至新西兰有时需要多1~3个工作日。

我们的优势

  1. 可购买到超过25万种简体中文书。
  2. 快速邮寄-购买超过2KG的书便可自动升级为特快邮寄,发货后约7个工作日送达。
  3. 空运运输-所有书都是使用国际空运运输(不用在海上漂几个月)。
  4. 快速、简单的图书预订服务 -没有找到想要的书?我们会在1~2个工作日增加到网站上供您下单。
  5. 除网站外,还能微信直接留言下单/预订。
  6. 方便快速友好的咨询方式:微信(微信不打扰承诺),每天至少12小时在线(10am-10pm)。
  7. 新书介绍,原创书评(我们亲自读过并觉得不错的书;如果不合书友们的喜好,还望见谅;欢迎在书评下面留言:)
  8. 因为热爱,我们认真的对待每一本书

Reviews

There are no reviews yet.

Be the first to review “飞往巴黎的末班机/渡边淳一作品”